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辞旧迎新
    刘志广看看楼上,“怎么回事?”祝明星说了句“我去看看”,刚要往楼上走,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急步走下楼来,见到刘志广,露出一口白白的糯米牙。

    祝明星问道,“宝宝,怎么了?”

    这位叫宝宝的大姓潘,名叫德宝,短发圆脸,说起话来很象给周星驰配音的那位,他有些气喘,“陈主任气得把杯子都摔了,我下来拿扫帚。”

    刘志广抬头再看看楼上,却很轻松地对祝明星说道,“以后小岳就安排在办公室了,嗯,我休息一会儿,小岳,跟着祝主任好好干。”

    岳文笑呵呵地说道,“刘书记,您多关照。”

    刘志广头一扬,大气地说道,“什么关照不关照,都是弟兄们,都得维护着干工作,你说我好,我说你好,大家都好,才是真的好。”他无意中说出一句著名的广告辞,大家都乐了,岳文一想,话虽幽默,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这人身上有江湖气,岳文看着他的背影,跟着祝明星走进办公室。

    楼上镇长还在忙活,刘志广却去休息,看来两人有矛盾,至少关系并不和谐,并且前面挡门他也不管,这是不是在组织部的人面前给那个没见过面的陈主任上眼药?他再想到胡鸿政的话,“江平这个主任当得挺辛苦”,嗯,辛苦二字,蛮有意思,组织部就是研究人的,人家什么情况看不出来?

    办公室里的格局外面两大间,里面一小间,可是大间里却空无一人。祝明星一皱眉,介绍道,“咱们办公室七个人,刚才上去的是潘德宝,党委秘书是李海燕……”

    岳文一听,呵,女同志担任党委秘书,少见,嗯,这个女人哪,肯定不寻常!

    “你看我,鼻子出血了!电话,我在厕所也能听见!”他正想着,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清脆又利落。岳文一扭头,一个又矮又胖留着齐耳短发的女人走了进来,她满脸堆笑,眼光不断打量着岳文。

    刘志广的司机笑着说道,“你们女同志,每个月都流血,怎么还流鼻血?”

    岳文小声接话道,“那是大姨妈走错路了。”

    司机看了看李海燕,又指指岳文,一下笑出声来,笑得茬了气,又捂住自己的肚子,祝明星一皱眉,但还是忍不住,也笑起来,李海燕上前打了岳文一下,“怎么没大没小的?结婚了没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什么也懂啊?!”她打量了一下岳文,“这就是刚来的选调生吧,呵呵,你挺有才啊!”

    多年跑长途的经历,让岳文在第一眼就能把一个人琢磨得**不离十,他也知道乡镇的女干部在这些小调侃面前早就练得面不红心不跳,到了这个环境,他仿佛回家一般,感觉很轻松,“李姐你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请您多关照。”他学着日?本人的口气,装模作样地给李海燕鞠了个躬。

    这一弯腰把李海燕逗得直乐,“呵呵,办公室本来有一宝,这又来了一宝,以后办公室可热闹了,祝主任,我可得要小伙子跟我干,宝宝不愿意接我这一摊,我现在可算抓着人了。”

    祝明星认真看看她,“再议,屁股还没坐热呢。”他看看院子里,走进办公室里面的套间,关上了门。

    李海燕让岳文坐她对面,就开始拉扯起来,她很健谈,话里话外也不断打听岳文的情况,岳文故意装作不知道,不断逗她,逗得李海燕指指楼上,捂着嘴咯咯直笑。

    谈笑间,李海燕指指窗外,“又回来了。”岳文往外一看,中午走掉的村民又重新占领了大院中央,有的拿着方便面、饼干,有的还夹着铺盖卷,看来是要“长驻沙家浜”了。

    祝明星这时也拉开了套间的门,他板着脸,严肃地说道,“陈主任让我们把村民劝回去。”

    李海燕收敛起笑容,“不是有信?访?办吗?”

    祝明星不耐

    烦地说,“领导说了,我们就得干,不能强调客观理由。”

    李海燕偷偷撇撇嘴,“陈主任从管委大院出来的,他习惯了管委办公室管信?访,你得跟领导提。”

    祝明星的脸象要拧下水来,“先别说这个了,通知信?访?办吧。”

    “赵玉卫是咱们芙蓉街道的四大精,别说陈主任发话让办公室干,就是陈主任没发话,他也是出工不出力。”李海燕提出了反对意见。

    “那就通知全体机关干部,都出来做工作。”祝明星好象很能听得进去李海燕的话。

    “都做了一上午了,有效果吗?”李海燕坐了下来,任祝明星站在桌旁。

    祝明星不悦地说道,“通知派出所。”

    “这不是激化矛盾吗?去年金鸡岭换届选举,老李包村,不是被打破头了吗?派出所去了,不照样也打起来了。”李海燕轻飘飘回道。

    “眼看快下班了,再堵着门,领导出不去,机关干部出不去,就成笑话了。”祝明星终于露出愁容,突然他看看岳文,“来,大家都说说,小岳有什么办法?”

    岳文对祝明星的印象,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他想了想,看看重新被堵上的大门,“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不过,要给我从外面找几辆大客车。”他看看祝明星。

    祝明星看看李海燕,“好,让班车马上开过来。”

    “有笔和本吗?给我准备五十支笔,五十本笔记本。”

    “好,一百本一百支也行。”祝明星虽然有些不解,但痛快答应着。

    见他答应得痛快,岳文轻声说了几句,祝明星一摸下巴,怀疑地望着他,“这能行吗?不行,可就闹大了,那就不是现在的规模了,全村人还不得把政府掀喽!到时,我们的责任就大了!”

    李海燕不置可否,只是笑道,“小伙子这个脑子还真不一般哪!呵呵,你把火药桶点着,陈主任到时踹死你的心都有了!”

    岳文眨眨眼,笑道,“这不行,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祝明星抬头看看挂钟,烦躁地又拿出手机,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一咬牙,“我去打电话。”

    岳文却轻松地坐下,“燕姐,你接着说。”两个小时下来,李海燕就变成了燕姐。

    ………………………

    ………………………

    “叮铃铃,叮铃铃,”芙蓉街道中心小学校长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校长正在开校务会,但看看电话,马上接了起来,“金鸡岭的学生?好,”他看看墙上的钟,“好,班主任老师带队,马上在校门口集合。”

    接着,芙蓉街道初中、芙蓉街道高中也都接到了祝明星的电话,内容相同,语气一样,时间一致。

    接着,三所学校的班主任老师也都接到各自学校教导处的通知,所有金鸡岭的学生也都被不明所以的班主任老师带到了学校门口。

    已经快放学了,学生们也无心上最后的自习。平时一个村的学生,相互间都很熟悉,这时,伙伴见面,个个都象脱离牢笼的小鸟一样,兴奋盎然,他们才不管要干什么呢,在学校,老师的话比家长的话要管用得多。

    班主任们也在互相议论,都是一头雾水,校长只对他们说,让他们到街道听一个姓岳的领导安排。

    芙蓉路街道的班车很快就来了,随着在各处学校门前的停留,在各个班主任带领下,金鸡岭的学生很快坐满了车厢。

    ………………………

    ………………………

    芙蓉路街道大院,下午五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