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找熟人
    别人过年,或者说以前过年,都是走走亲戚,搓搓麻将,打打扑克,喝喝小酒,可是这个年,自打正月初一,岳文发现自己就象上了弦的发条,不停地连轴转。

    初一中午,在廖湘汀曾经服务的老领导家里吃饭,下午回到开发区,廖湘汀宴请外地回平州的几个领导,大醉。

    大年初二,督查处和行政处就上班了,大年初三,政研室上班了,到了初四,工委办全体正常上班,管委办那边也一样。

    初四这天,安排的是团拜,平州籍在外工作的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回家过年的来了很多,岳文跟在廖湘汀后面,时刻注意着,一直微笑着,精神高度集中。

    可是,他也是忙里偷闲,把老书记、胡开岭、黑八、宝宝等人叫到宾馆,单独安排了一桌,可是只是中途过去敬了一杯酒,就再没时间露面。

    林荫也参加了团拜,在一众男性领导干部中,女性很少见,而漂亮的女性更是少见,不只岳文的目光在林荫身上追逐,大家见到林荫也都要寒暄一下,有的领导甚至开玩笑,就是冲着林荫,也得每年回来一次,看看家乡,看看林处长……

    不只工委、管委这边的人在忙,人大办和政协办那边也是马上不停蹄,初七下午,平州区政协会议率先开幕……

    人大、政协会议后就是全区的一系列重要会议,一直开到正月十四这天,岳文才算喘了口气。

    年前,胡开岭到底把车买了回来,还没来得及“温车”,下午,岳文就开着这辆崭新的猎豹回了秦湾。

    正月十五以后就是全市的两会,廖湘汀准备十六这天再去,岳文提前走,在秦湾打打前站。

    两家人知道他忙,正月十五这天,都来到了秦湾,而母亲方秀兰中午吃过饭后却拉着葛慧娴,让岳文开着车,直接到了公交五公司往北4s店集中的地方。

    关于买车,方秀兰提过好几次了,葛慧娴也知道她不是空口说白话,也在网上查找相关的车型,新婚的同事,或是刚订婚的同事,有买好车的,比如二十多万的雅阁、帕萨特之类的车,也有买思域、卡罗拉等十几万的车的,但大多是夏利、雪佛兰之类的五、六万的车型或是轿车中的越野车——捷达。

    但是看车,真是乱花渐欲眯人眼,比较来比较去,就从五万的车看到了八万的车,马上就过了十万。

    十万以下的车一个档次,十万以上的车又是一个档次,葛慧娴一时犹豫不决了。

    一起转了几个店,东瀛车价格较高但钣金太薄,用岳魁的话说,“按一指头能按出一个窝来。”

    美利坚的车,皮实是皮实,就是油耗太高,得,也pass掉。

    选来选去还是又进了大众4s店,方秀兰也走累了,拉着葛慧娴的母亲一下坐在椅子上,“慧娴,你选吧,看中哪辆挑哪辆,不用考虑钱。”

    瞧,这话说的大气!

    4s店里原本眼高于顶的服务员立马喜笑颜开,大众的店可不象别的店,从不缺顾客,服务员也不会象其它四儿子店一样,服务态度那么好。

    岳文笑道,“这都是让中国人惯的。”那个年代,谁让大众还是神车的代名词呢。

    葛慧娴看看岳文,又看看方秀兰两口子,再看看不停地摸着新车的小姑子岳言,心里地流过一阵暖流,在这个依然冰冷的初春,她却感觉到满满的春意。

    “不用太贵的车,”葛慧娴的母亲忙道,“刚学出证来,蹭蹭刮刮的,不用那么贵的车。”

    原本应是男方买房子,女方陪嫁车,现在好了,整个掉了个个!嗯,不过嘛,单位里的捷达就很好,底盘高,皮实耐用,葛慧娴的母亲倒是看中了这款捷达。

    她看看自己的姑娘,眼光却停留在另一款车型上,卖车的小姑娘很精明,知道在这群看车的人当中,谁才是最后的拍板人,“姐,这辆宝来是去年的新款,这款车,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家用车的标杆……”

    乳白的颜色,稳重的车身,葛慧娴情不自禁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手扶在方向盘上,又看看各种按键,越看越爱不释手

    街道有个同事年前结的婚,买的就是这款宝来,据说性能很不错。

    “行了,这就辆车了。”方秀兰立马拍板,“宝来,这名字也好,我们是把娴娴当宝贝的,宝来,宝来,宝贝来了……老头子,交钱。”

    一句话,却惹得宝贝闺女不乐意了,直撇嘴,“妈,你酸不酸,也不怕人家笑话,”确实,大厅里来看车的人不看车了,都瞅着这宝贝的一家子,“再说,家里已经有了两宝了,得,又加上一宝,成了加(家)多宝了!”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家里就不怕宝贝多,别人家想要还没有呢。”岳魁也不以为意,笑着站了起来。

    “这会不会太贵了?”葛慧娴的父亲忙阻止道。

    “不贵,不贵,娴娴看中,那就买下来。”作为村里的书记,家里还有果园,方秀兰很有底气,她看看站在车旁跟葛慧娴笑着说着的岳文,几次想伸手掏烟,可就是没有掏出来。

    “车肯定是好车,”岳魁笑呵呵道,“你们这有什么优惠吗?”

    “叔叔,阿姨,不用买这么贵的车,”葛慧娴见岳魁开始认真地讨价还价,她看看自己的父母,“我刚学出车来,捷达就行。”

    “捷达是皮实耐用,但不是小姑娘开的车。”岳魁一口给否了,“宝来,光听名字就好听,别的不说,就冲这名字有钱都要多买几辆。”

    “那您干脆买宝马得了,那名字更好听,”岳文吡笑道,“也别买多了,一辆就行。”

    满大厅的买车、卖车的人又都笑了,感情这家子真有两“活宝”。

    “你小子,”岳魁也忍不住笑了,扬手在岳文头上打了一下,“奔驰,宝马,我都见过,也坐过,有本事,自己挣去,小姑娘,过来,说正经的,这车有什么优惠?”

    看这架式,就是一幅认真讲价、当场提车的表情。

    “我们这里没有优惠,也没有现车,”卖车的小姑娘微笑道,“不过有熟人的话,找找我们经理,有优惠的,也能尽快提车。”她神秘兮兮地低声笑道,“这车,今天交订金的话,得三个月后才能提车。”

    “老五,在哪呢?”说到熟人,岳文想也不想,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在公司。”任功成那边听起来很忙碌,“……这个嘛,我说话恐怕不管用,我这个策划公司,开业的时候你不是不知道,许多花篮还是我自己租的,对了,你找我干嘛啊,你找姜主任啊,前天吃饭我们还说起你来。”

    “姜主任,哪个姜主任?”岳文一愣。

    “我们秦南区周平书记的秘书姜正明啊,前天周书记有个采访任务,老大家里有事实在走不开我去替补,中午还提到你,姜主任说你们是老熟人了……”

    姜正明?

    岳文马上想到那次在凯悦大酒店,面对闻振宇的挑衅,还是他给自己找回了面子,当然,这得益于陈江平,目的却是想让自己去金鸡岭……

    唉,都是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不过,姜正明会记得自己吗?他看看葛慧娴,正一脸期望地看着自己。

    他一咬牙,拨通了电话,电话响了两声之后却提示对方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很显然,姜正明把电话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