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每临大事有静气
    领导最怕两长,一是检察院的检察长,二是医院的院长。

    前者可以终结他的政治生命,而后者可能终结他的**生命,当然,前提是违法违纪和被病魔所吞噬。

    两件事,对开发区来讲都是大事,两件事,对开发区来讲都是急事。

    岳文把葡萄放到茶几上,看到葛慧娴急得手足无措,“别着急,天塌不下来,什么情况?怎么说变就变?”

    葛慧娴急道,“分房名单上又没有我的名字了,原本是有的,我的条件也够了,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要不,李姐也不会把钥匙给我,不行,我们得马上回去看看。”

    板上钉钉的事还能改,那肯定是有人作了工作。葛慧娴在街道人缘很好,岳文眼前马上闪现出陈江平那给琢磨不透的脸来,他暗叹一声,这领导可真是流氓,不高兴了,这脸说变就变,肯定他从中作梗。

    可他却不想给葛慧娴讲金鸡岭那些烂事,“走,我们回去看看,我就不信了,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路上,岳文给任功成打了电话,尼亮在一所民办高校当老师,他估计他的手肯定伸不到市南区。

    任功成答应得很痛快,让岳文跟葛慧娴直接到电视台找他。

    可是还没下车,任功成又把电话打了回来,“老六,我打电话给慧娴她们街道领导了,人家答应给问问,我也是小兵一个,人家用我时喊我一声任记者,不用时,走路碰头都装没看见,我心里也没有谱,……在机关里,一是进步,二是房子,都有多少人盯着呢,你们没找领导表示表示?”

    “这个,还真没有,”岳文看看葛慧娴,“那你盯着点,我们再想想办法。”

    好不容易挨到下了车,两人直奔电视台,任功成早在楼下等着了。

    “放假了,说是找不着人,慧娴,是不是你的名额被人顶了?要不我找找我女朋友?”任功成也是很着急。

    “你什么时候又交上女朋友了?”岳文很惊讶。

    葛慧娴却道,“那,功成,麻烦你了,这事对我和岳文来说就是大事了,我们俩在秦湾谁也不认识,就是两眼一抹黑。”

    任功成看看岳文,得意地看着一辆缓缓驶来的红色轿车,“没有找不到的女人,只有不努力的男人,哪,这就是我女朋友的车。”

    可是他的女朋友并没有下车,任功成尴尬地跑过去,介绍着,“这是我大学时最好的哥们,没有之一,我常跟你提的,……”

    “上车吧,今天来的全是你们台领导,你可不能迟到啊!”车里的女子轻飘飘地说道。

    任功成有些糗,又跑回来,“老六,慧娴,不好意思啊,中午她爸替我约了我们台领导,你们放心,上车我就跟她讲,我……”

    “行了,废话怎么比你们台的广告还多,快走吧。”岳文理解地踢了他一脚。

    看着任功成讪讪地坐上轿车飞快离去,葛慧娴的神情再次黯淡下来。

    “功成这个女朋友要么是个官二代,就是个富二代,他不会骗我们的,说不定就能成呢。”岳文安慰着,“我们也不能一棵树上吊死,上次不是冤大头请客时见过你们街道的领导了吗,找就找一把手,你打个电话,我们晚上到他家里去一趟。”

    “我离党委书记还差得太远,”她万难拿出手机,强撑起笑脸,“韩书记,您好,不好意思打扰您……”她刚说了要去看看的话,那边也不知说了什么,葛慧娴马上提到房子的事,可是两三句话后,她失望地合上手机,“韩书记说不在家,问我有什么事,他说记得名单上有我,就没再说什么。”

    “这领导可真是流氓,上次吃饭时还那么亲热,你给你们街道老三打电话,”岳文恨恨地道,见葛慧娴不解,他双眉一挑,“就是你们街道的副书记,老大老二一般尿不到一个壶里,副书记管着分房吧,那就直接找他。”

    等两人从街道何书记家里出来的时候,事情却仍是毫无着落。何书记不在家,他爱人倒很热情,只是答应何书记回来把事情跟他说说。

    任功成始终没有回电话,两个领导也没有准话,葛慧娴情绪很低落,岳文笑道,“要是有个地方能出卖自己的灵魂就好了!”

    “为什么?”葛慧娴不解。

    “换取房子啊。”岳文笑道。

    可是葛慧娴却没有笑,她若有所思,突然说道,“你们家陈主任不是跟周书记的秘书很熟吗,找他啊,他说话肯定管用,他对你也不错。”葛慧娴的情绪一下高了起来。

    “这个,”岳文犹豫了,“我,……”

    “你什么你,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葛慧娴学着他的语气,“你想不想结婚了?想不想……”葛慧娴掐了他一下,娇羞地鼓励道。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岳文有些牙疼,“求他,那是与虎谋皮,我猜,这事说不定就是他在背后搞鬼,想逼我就范。”

    葛慧娴有些糊涂,岳文正想解释,葛慧娴电话又响起来。

    “唉哟,李姐,你可吓死我了,”葛慧娴的表情一下亮了起来,有如一盏灯光,点亮了这个冷清的薄暮,“没事,没事,你这也是关心我嘛,我知道了,好的,明天见。”

    葛慧娴放下电话,一下扑了过来,幸福地喊道,“我就说嘛,我们不会这么倒霉。”她搂住岳文,笑着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李姐来电话,搞错了,何书记的儿子在他办公室上网,在纸上乱画乱写,李姐却以为把我们的名字划掉了。”

    “我靠,这倒霉孩子…”岳文也无语了,费了这么大劲,却是因为孩子一个无意中的动作,“幸亏你在名单内了,让我们做工作真是太麻烦了”。

    这时,葛慧娴的手机又响了,“嘘,我们家韩书记,”她脸上严肃起来,“韩书记,您好,……噢……噢……我记住了,麻烦您了,噢,好的,谢谢韩书记。”

    葛慧娴放下电话,“我们老大,他刚才问了一下,说名单从没变过,他说,前两天还跟你们家陈主任吃过饭,还有区委办的姜主任,他们对你评价都很高,也让韩书记多关心我,”她看看一脸懵懂的岳文,“他说,本来我的条件不太够,这也是领导关照,……你们家领导对你真好,回去你一定去看看人家,遇上这样的好领导……”

    好领导?岳文彻底纳闷了,他现在真是不能把陈江平与好领导划等号,可是为什么自己不去金鸡岭,陈江平还对自己这么好?他本以为房子的事是他在搞鬼,可是他仍象往常一样“关照”自己?

    他的手机这时也突然响起来,“八哥,什么事?什么?让我发言?”他脸上一幅纳闷的表情,竟有些小小激动。

    见葛慧娴询问似地望着他,他一挑眉毛,“明天下午区工委组织部召开选调生座谈会,街道组织办通知我发言。”

    “好事啊,”葛慧娴一下高兴起来,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我就说嘛,你们家陈主任对你不错,乖啊,一定要好好表现,有事没事多找你们家陈主任汇报汇报工作,早请示晚汇报最容易拉近与领导的距离了……”

    …………………....………

    …………………..………

    十月九号下午,区工委组织部会议室。

    岳文老老实实坐在一群选调生当中,相对于其它选调生互攀交情、互留电话的热情,他显得很平静。

    他的发言稿是由现在兼任组织委员的刘志广亲自审定的,主题就是不畏艰难困苦,投身农村基层,切实化解村庄矛盾纠纷,确保农村社会稳定和长远发展,用刘志广的话就是,“别的选调生基本都在街道工作,人无我有,扎根农村,这才是你的优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