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心里拔凉拔凉的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

    十年后,岳文最喜欢吃一种水果,这种水果确实甜,但岳文要品的是种水果的老人那种不信邪、不服气的傲劲,那种越挫越勇、屡败屡战的豪迈,那种从生命里、从骨子里迸发出的韧性。

    他相信,这种韧性自己身上也有,开发区许多干部身上也有,他也相信,只要这种韧性不灭,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他都能克服。

    另一个伟人给这种韧性下的定义更是举国皆知,那就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最后的胜利。

    沈南的初春,已经很暖和了,这里比秦湾的温度要高五、六度左右。

    当他们到达时,天已经擦黑了,可是众人并没有感觉到多少暖意,前路的艰难仍摆在大家面前,蒋胜的脸也黑得很厉害,借用那个演小品后来得了金马奖影帝的老乡一句话,“心里拔凉拔凉的。”

    蒋胜脸虽黑,可并不象李志海那样着急,他睡了一会儿,直到车子快进沈南时才醒过来。

    可是,一醒过来,他就与李志海开始商量,看来他也没睡着,不过是借着睡觉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开发区的人都说他走好运,管委副主任干了一年就接任常务副主任,这,是对他这个新常务的第一次大考,尤其是谭文正患病的情况下。

    蒋胜与李志海商量着,岳文坐在商务仓的副驾驶位上,,没有人征求他的意见,虽说他现在是督查处的副主任,但也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他又曾是蒋胜的下属,在副厅级的蒋胜面前和老牌正处级的李志海面前,还没有他说话的份儿。

    他聚精会神听着后面两人商量,服务蒋胜的管委办副主任不时插句嘴,而此时,手机,却不合时时宜地震动起来,屏幕闪亮,“宝宝”两个字在屏幕上快速地抖动着,就象他本人一样,笑起来身体也是不住地抖动。

    “文哥,晚上一块吃饭吧,”宝宝很精明,知道他事多,打电话从不啰嗦,都是直接说事,“今天工地上有人闹事,派出所出警,我们请请蒋警花……哎呦,这名字是文哥起的,你晚上跟他算账……”

    看样子,是在蒋晓云的办公室。

    静静的车厢里,突然没了声响,宝宝声音太大,车厢里又太静,大家肯定都听到了。

    岳文尴尬地稍稍扭头看看后面,几个人都在看着他,不过,蒋胜马上又说起话来。

    “我在外面,不方便……”岳文捂着话筒低声道,“是我……”听筒里传来了蒋晓云的声音。

    从刑警队来到派了所干指导员,整天面对的是村民、商贩,无形中蒋晓云的声音大了不少,但话语却依然不多,“宝宝、曹雷都在我这儿,晚上想一块吃饭,我还叫了刘媛媛……”

    自从去年唱歌,宝宝就看中了公安局法制科的刘媛媛,岳文也给蒋晓云说过,让她帮忙创造一些机会,可是机会来了,他却不在现场,只能宝宝自己一人把握了。

    蒋胜虽然在跟李志海商量着,可是不时看看打电话的岳文,当蒋晓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时,他又是一愣。

    “我在沈南呢,跟蒋主任在一块。”岳文看也不看后面,索性把蒋胜抬了出来,果然,蒋晓云也是一愣,但官家子女就这点好处,从小耳濡目染,在这上面情商很高,蒋晓云并没有多问,也没有多说,“好吧,等你回来,给你接风。”

    岳文放下手机,装模作样地看着前面,后面依然传来蒋胜的谈话声。

    李志海看看蒋胜,又看看岳文,心里暗笑。

    外面都在传,去年八月十五,蒋胜家姑娘都没在家里过节,专门去陪男朋友,还带着男朋友到公安局的基地去打靶,这上杆子不是买卖,不过,女追男隔层纸,也别说,工委书记的秘书娶管委常务副主任的闺女,也算门当户对。

    不过,他心里暗笑起一,这小伙子听说从芙蓉街道开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听说把蒋胜老婆当鬼给踢了两脚,这要是将来成为一家人,那将来怎么处?……

    他闲吃萝卜淡操心地看看蒋胜的黑脸,蒋胜却盯了他一下,他就象被蚊子咬了一下,摩挲起自己的脸来。

    “岳文,”别的领导都亲热地称呼他为小岳,惟独蒋胜直呼其名,虽然有时也能赏他一个笑脸,“你有什么想法?”

    廖湘汀让自己过来,是让自己来学习还是象公安局行动时那样起联络作用,廖湘汀没有明说。

    但现在桃花岛核电站摆明已经无望,他不想掺和,他自忖这是聪明人的做法,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嘛。

    “我没有什么想法,领导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他滑头地说道。

    蒋胜眉头一皱,马上想起他刚来报到时象个小跑堂给大家端茶倒水的样子,他脸一黑,“廖书记叫你过来,是看中你的冲劲,不是让你当看客的。”那意思就是挤不进去,你一样有责任!

    我有嘛责任?我有嘛责任?

    岳文在左眉一挑,你当我是刚进机关的菜鸟啊,你一吓唬我就跟着你飞起来了,“领导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给领导跑跑腿,打打杂,搞好后勤服务。”他主动把自己的工作范围给框定了。

    蒋胜也听出了他话里面的意思,这小伙子虽然滑头,但是个精明人,也算能干事、会干事、敢干事的人,他现在都一个劲地往后躲,看来,这核电站的争取希望真是不大了!

    但岳文是廖湘汀的秘书,廖湘汀也是个护犊子的人,他对这个岳文培养重用的心思,整个工委大院里没有人不知道,他也就打消了训他的念头。

    进了市区,天空中淅淅沥沥飘起雨来,沈南的路也更堵了,前方的车灯被雨水映得色彩斑斓,汇成闪亮一片的灯海,那傍晚的雨丝被车灯的亮光也映成密密的斜线。

    车堵着,心里却不能堵。

    岳文看着前方的灯海,暗暗合计着。

    去省政府,那肯定不行,门都不会让你进。

    去找周长缨主任,不一定能见着,嗯,不是不一定,估计是肯定见不着。

    周长缨这个发改委主任是正厅,这个正厅的含金量那实在是太高,与副省长差不多,蒋胜虽是副厅级,也是一个开发区的副职,人家不见也在情理之中。

    那找发改委的副主任,这个蒋胜倒是刚才提过,李志海就能牵线,不过,在常务副省长拍板后,这个副主任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了。

    “喂,您好,衣主任,”李志海的脸上笑开了花,“我是秦湾开发区的老李,……对对,就是桃花岛核电站的事,还得拜托您,……已经定下了,我知道已经定稿了,这不……”

    电话里又说了几句就挂断了,李志海的脸上顿时沮丧起来,“韩省长定稿,改不了了,明天上午就上省发改委的主任办公会,等李国华省长从秦湾回来就直接上省长办公会。”

    车厢里一阵静寂,难言的静寂,“要不要跟廖书记汇报一下?”李志海看看岳文。

    “先不用汇报,还是得找周主任,”蒋胜脸更黑了“找其他人用处都不大。我们去找周主任,无论如何要见到周主任,”蒋胜看看李志海,“你联系一下发改委的办公室主任,看怎么能见到周主任,这个时间,等我们到发改委,差不多也下班了。”

    岳文突然道,“李主任,能源交通处的林处长怎么说?”

    “电话就是林处打的,通知我们,也是例行公事,”李志海正在查找电话,语气里却是有些不屑,“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办法吧。”

    电话打通了,可是,发改委办公室主任却没有答应李志海,等车子慢慢驶进北大街时,岳文眼前一亮,那间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