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路,还很长
    谭文正的车慢慢远去,消失在湖光晨曦中。

    众人又坐回小店,要了一桌子的饭,周长缨并没吃多少,谭文正也没吃几口,虽然葱花饼很香,老豆腐也很香。

    “结账吧。”看着廖湘汀喝了两口老豆腐后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岳文看看蒋胜,掏出钱来。

    “给罗书记打电话。”红光映在廖湘汀脸上,很肃穆也很庄严。

    岳文把电话打给了罗宏民的秘书,很快罗宏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挤进去了?”罗宏民兴致很高,“怎么挤进去的,难度不小吧?周长缨有些教条主义,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噢,文正去了……”

    电话里一时有些沉默,无论是秦湾还是沈南这边都静默下来。

    许多话,是不必说出来的,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在满足一个濒死的人生前的愿望。

    廖湘汀继续道,“廖书记,周主任也说了,我们在省内还有两关要闯,就是上了省长办公会和省委常委会也不敢保证不被拿下。”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罗宏民语气波澜不惊,却给人以信心,“出水才看两腿泥,……文正呢?”他突然问道。

    “准备去301作检查,今天会打电话跟您汇报,”廖湘汀道,“罗书记,我想申请保留文正的管委主任的职务。”这个位子,瞄着的人可太多了。

    “可以。”罗宏民没有丝毫犹豫,“只要他不倒下,就还是开发区的管委主任,不过,他身体这样,工委和管委两边的工作就要你一个人挑起来了。”

    “都一样干。”廖湘汀的鼻音又加重了。

    “可以联系京城的专家到山海来做手术,就在山大医院,我来联系。”罗宏民也很动情,“疾风知劲草,文正,是个好同志……”

    打完电话,廖湘汀的精神似乎好一点,他看看蒋胜,朝商务仓走去,“周主任早上在洗缨湖锻炼,怎么知道的?我记得以前他没有早上锻炼的习惯啊。”

    “是小岳说的。”蒋胜目示岳文

    “我听林处说的,”岳文老老实实道,“昨天下雨,我送林处去接孩子,聊了几句。”

    “嗯。”廖湘汀不置可否,可是仅仅一个字,岳文马上猜测到廖湘汀对林荫的话很感兴趣,他想听。

    “林处说,有些领导早上在洗缨湖晨练,还有,清河老豆腐不错。”这是重点了,但还有一句话,岳文马上又记了起来,“他还提到了交城的度假区。”

    响鼓不用重捶,廖湘汀眼光一闪,却没有再追问,只是说道,“能打听出这些信息来就很不容易了。”

    蒋胜夸道,“我们都以为没有机会了,要不是小岳打听到的这两条,您与谭主任又亲自过来,结果实在不好说。”这在岳文印象里还是蒋胜第一次夸奖他,他诧异地看看蒋胜,蒋胜却不看他。

    “这是林处在帮我们,”廖湘汀道,“志海,联系一下林处,看方便的时候吃顿饭。”

    车子慢慢开动起来,跑了一晚上夜路,廖湘汀很疲乏,他倚在后座上,副驾驶上的那个小伙子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

    嗯,看来,自己看人、识人、用人的眼光还不错,关键时候,知高低,知缓急,知轻重,知大小,关键时候,他也能冲得上去!

    昨天下午,当着那么多领导的面儿,有京城来的领导,也有省领导、市领导,越是着急的事儿,他却是面不改色,波澜不惊,不急不燥地把要讲的内容写到的手机里,就这一点,一般干部是做不到的。

    这次到沈南来,自己的本意就是想让他在关键时刻冲一冲,因为他知道,年轻干部都渴望建功,更渴望立业,这个小伙子也是年轻干部,也有建功立业的能力与本钱。

    在蒋胜、李志海等人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他果然不负众望,打听到到情报,在云海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早上成功翻盘。

    嗯,估计让蒋胜打电话给谭文正也是他的主意,不过,当着蒋胜的面儿,却不好再表扬岳文了。

    这样的主意,剑走偏锋,是他的风格,从处理中油化加油站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廖湘汀很肯定。

    “老蒋,文正这个身体一时半会恐怕不行,”廖湘汀道,“管委那边的工作你先担起来,嗯,核电你还要管,直接管,让小岳也参与核电的争取工作。”

    蒋胜莫名有些兴奋,廖湘汀的意思他很明白,这就意味着在谭文正病重期间,他实际上就要主持管委的工作了。

    从街道党工委书记到主持管委工作,这两年走得太快,快得他自己都不敢想,这两个,许多人动了,位置就出来了,就好象这位置是专门等待他去填补似的。

    “小岳,能办大事。”

    廖湘汀却不理会蒋胜的兴奋,意犹未尽地又加上了一句。

    …………………………………

    …………………………………

    几个人回到宾馆,却不敢回平州,生怕再生变数。

    上午发改委的会议,却不好打电话直接询问,岳文只是给林荫发了个信息。

    廖湘汀睡得很香,岳文也不打扰他,回到自己房间也小睡了一会儿,这两天,身体上的奔波劳苦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心理上承受的压力太大,这种心理上的累才是真正的累。

    说是小睡一会,等他被电话吵醒,抬手一看手表,已是将近中午。

    “周主任明年的重点工程建设名单里加上了桃花岛核电站。”电话中,林荫掩饰不住的震惊在听筒中如此清晰,“你赶紧转告廖书记吧。”她以为廖湘汀还在秦湾呢。

    “廖书记昨晚,不,”岳文笑了,“今天早上四点多钟,也到了沈南,这会儿,不知道醒了没有。”

    “他也来了?”林荫那边始终很安静,估计是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打的电话,“……让周主任郑重地加上桃花岛核电站,不容易,……你们怎么做到的?”

    “这还要感谢你。”岳文笑道。

    “感谢我?”林荫不解。

    “是林处您说有些领导早上在洗缨湖锻炼……”

    “我随便说的,你往心里听,”林荫笑了,“可是,你们是怎么说服周主任的?”

    “没有办法,我们打了悲情牌,谭主任亲自从秦湾赶了过来,早上七点多才到沈南。”

    电话里静默了,林荫叹口气才道,“不容易啊,一般人惊闻噩耗,说话都没有力气,他还有精力去争取项目。不过,秦湾也只剩下这一张条路了,……周主任向来对干事的干部高看一眼,他就是以前那种老干部。”

    “你不用去叫廖书记了,”林荫又恢复了处长的本色,“你转告廖书记吧,现在虽然上了名单,但后面路还很长,省内的关键是还要上两个会……我也跟你说过的,周围县市的情况,”岳文心里一动,“三个地市激烈竞争,其它两个地市都有领导支持,还得再想办法,就是云海,也不会放弃,……省委常委会上定稿才是真正的定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