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无需多虑
    愛去÷小?說→網,。

    林荫一身紧身红色短袖高领t恤,t恤紧贴在身上,勾勒出曼妙诱人的曲线,而红色,却让她的皮肤更显白嫩细滑。

    “林处。”岳文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倚在门上,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小岳?”林荫下意识地抬腕看看手表,此时已经下班,大楼里也很安静,“你来得这么快啊。”

    “打电话时我就在省委家属院那边,”岳文笑道,“我们对沈南的路很熟,不用堵车就飞过来了。”

    “五一回秦湾陪女朋友了?”林荫合上本子站起来,身子却倚上办公桌前,话起了家常,可是家常归家常,只要在办公室里,她就摆脱不了身上的处长气质。

    简单寒暄之后马上进入正题,“我正要给你打电话,你们就来了。”林荫顺手把门关上了。

    t恤很贴身,也很短,配上下身白色的休闲裤,更显双腿修长,个子高挑。

    “省委常委会要开了?”岳文有意无意地往前走了一步,林荫身上的幽香马上直冲脑际,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让他更为迷醉。

    “对啊,你怎么知道?”林荫有些愣,“省委办公厅下午刚刚下通知要求准备材料,你们就到了,我本想晚会再打电话。”

    “我有千里眼,顺风耳,一听就赶过来了。”岳文笑道,他知道省发改委的处长肯定心思玲珑,但也不多说。

    “那你还有飞毛腿。”林荫笑了,见岳文的目光不时在红色的巍峨上留恋,她不作声地看看他,又回到椅子上。

    “现在可是关键时期,我估计现在四个地市都接到消息了,可惜廖书记在省委党校学习,不能做工作,不过,罗宏民书记是省委常委,他的话很有份量。”

    “他们愿意做工作就去做吧,我们不用做工作,你就静候佳音吧,林处,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你们这么有信心?”林荫的头发烫得很蓬松,既庄重又有女人味,“上次,因为韩省长反对,你们可是差点没有进入大盘子。”

    岳文此生永远也不会忘记洗缨湖畔的一幕,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会想想那个清晨,那个生死攸关的清晨。

    “这次,我们有办法。”岳文笑道,他有意无意来到林荫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桌子上的相框里,于润儿搂着林荫正笑得开心。

    在这一点上,林荫没有深问,转而谈起了其它地市,“昌威有韩省长支持,是志在必得,他们的经济本来就落后于秦湾与云海,眼前有这么大的项目,我知道的是,上至市委书记范盛文,下至乐安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卯足了劲,乐安的书记和市长还在范盛文跟前立下了军令状!”

    “荣阳也赶上来了,前期还懵懵懂懂的,他们本有三个候选地址,这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劣势,不知谁指点了他们,现在他们力推石头圈代表荣阳作为候选地,其它两个地点作补充,势头很猛,听说省里不少领导也倾向于荣阳。”

    “各市的实力都不弱,不过,我们更强,”岳文笑道,“李云龙说过,狭路相逢勇者胜,赶明儿我就把名儿改成岳云龙。”

    林荫笑了,笑得很轻松,岳文看得出,林荫起码不讨厌自己,说话间少了许多公对公的应酬式语言,她也很关心开发区的事儿,毕竟她是开发区的儿媳妇。

    “你的电话。”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从裤兜里传了出来,岳文却不想接,但是林荫都听到了,他只能把手机掏出来。

     

    电话是蔡永进打来的,语气少有的严肃,岳文的脸上却波澜不惊,“秘书长,这些我都跟廖书汇报过,……噢,时间,就是财政局年终结算那天晚上,就在廖书记回家里时汇报的,”电话那头明显放松下来,蔡永进的语气也缓和了许多,“我确实是拿了几万块钱,给我对象买了戒指,这是我的年终分红,车呢,是村里的户头,不是给我买的,有事我就回村里借车……”

    电话那头蔡永进明显放松下来,又安慰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林荫好象不关心这些事情,但岳文马上说道,“林处,我不是在芙蓉街道的村里挂职吗?这个村的十八家金矿收回来后,我与村民一起享受了第一次年终分红,这事陈局长知道,廖书记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又被人翻出来了。”

    林荫笑着看看他,却不插言。

    “前阵子,围绕核电,有人又是请客吃饭,又是招商引资,”岳文也不着急也不生气,他隐约猜到了那人是谁,“但能不能搞点有智商的手段啊,再说,搞我有什么意思?我就是一个小秘书,左右不了进程的。”

    他又看看林荫,林荫笑道,“跟领导说了就行了,领导没说什么一般不会有事。”

    胆欲大而心欲小,岳文也不担心,他从不在金鸡岭报账或是搞特权,就是猎豹车也是村里的,而分红,他也只是接受一次,他自认为是他该得的。

    但此时是关键时刻,这事一出,就象只癞蛤蟆一样,不咬人但膈应人,“有人是不是想扯到廖书记身上,”当初他进金鸡岭,表面是陈江平安排,可是后面的推手却是廖湘汀,“那他们就打错了算盘。”

    “这事,区里打算怎么处理?”林荫站了起来,岳文也站起来,两人隔着很近。

    “让我说明情况,情况很明显,主要就是分红,我也不是贪污,也不是挪用,也不是滥用职权,以权谋私,这当时村里还都公示过,”岳文笑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有人指望着通过这个影响核电前程,那他们真是黔驴技穷了,现在,对于核电争取,岳文基本就敢说四个字了,那就是胸有成竹,对其它三个地市,也是四个字——无需多虑。

    不过,一切,都要等到省委常委会开过之后,这些日子开发区的全部努力与工作就会揭晓。

    …………………………………

    …………………………………

    日子波澜不惊地过去,省委党校考察组在开发区的考察很顺利,对开发区的的发展都很赞赏,对开发区缺电的局面感同身受,这些写进报告里,体现在舆论上,对秦湾开发区争取核电益处良多。

    根据日程安排,厅级干部春季培训班的座谈会也如期举行,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骆旻亲自参加,会后,依照惯例,所有学员发言的电子稿与纸质稿都上交。

    “今天就上会了,鹿死谁手,中午见分晓,”早饭后,齐鲁辽拉着廖湘汀在校园里散起步来,沈南的早上还是格外凉爽的,“云海太需要这样的大项目了,山海省也太需要这样的大项目了。”

    “今天上会,嗯,估计省里现在也基本上定下来了。”廖湘汀笑道,他对齐鲁辽尊重中带着亲热,这种地位之差他很是很清楚的。

    “领导的想法归领导的想法,我们家年书记这几天就在沈南,我听说昌威的范书记也过来了,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齐鲁辽道,“这事太大了。”

    廖湘汀看看外面,晨曦中,岳文正匆匆朝他们走过来,他的身影很挺拔,正行走在生机勃勃的春天校园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