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猪八戒照镜子
    照惯例,婚礼仪式之前总会先上一点小凉菜,虽然没有人动筷,但这是一道必要的程序。

    可是,现在连小凉菜也没有,只有喜主家自带的饮料和各色烟酒摆在桌上。

    可是,这个消息并没有象刚才明抢红包一样传播开来,现在就是喜主家及婚礼总管知道。

    黑八,作为今天最大的官,今天的主角,自然也知道了,这招虽然不动声色,却比刚才那招还损,这四十八桌的领导亲戚,到了饭点,如果只交红包吃不上饭,那他家的面子在平州是真丢尽了!

    他气呼呼地来到岳文的包间,把门一关,坐在了椅子上,“这婚我不结了!结不了了!”

    刘媛媛看一眼紧跟着进来站在黑八身后的新娘子,“怎么了,熊了?”

    “饭都没法吃了,我家不得让人笑话死。”黑八气呼呼地看着岳文,郎建萍也可怜巴巴地看着岳文,“文哥,看在我哥的面儿上,别跟我们过不去了。”

    骄横如斯的郎建萍,在岳文跟前却是发不起火来,她看看要扶着她坐下的蒋晓云,那眼神里充满了恳求。

    “真是你干的?”蒋晓云受不了这眼神了,这是今天的新娘子啊!她的眼神很凌厉,象对待犯人一样看着岳文。

    还没等岳文说话,王凤插嘴道,“这没什么不可能,八哥,你记着,今天发生什么事就找他!”她用手一指岳文,立马得到刘媛媛的响应,几个女人同仇敌忾了。

    “八哥,你也别光在这干坐着,”蒋晓云提醒道,“去找一下维多利亚的老总啊!厨师还不都听老总的!”

    “李总说他管不了,他也说,”黑八的声音低了下去,“接过这么多婚宴,还从没看到过不让娘家人过来的……他跟文哥关系很好,我知道……”他又开始气呼呼地盯着岳文。

    “看什么,解决问题。”蒋晓云不客气了。

    “别给我打官腔,”岳文立马道,“你是指导员,我现在是小兵一个,呵呵,但不归你领导。”

    蒋晓云让他这一揶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黑八却一下站了起来,“我知道你被工委办炒鱿鱼心里有气,可是,也不能借着给我大舅哥出气,把气撒到我们家身上吧!”

    “对,他这就是没地儿撒气,跑回平州撒气来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刘媛媛神补刀。

    岳文老脸不变,吡笑道,“这你们都看出来了啊。”

    “文哥,我和萍萍大喜的日子,刚才你闹也闹了,把红包给我们家扫了个干净,我说一个不字了吗?”黑八的脸跟他爸一样,胀得通红,“你还问我有意见没有?我说有意见了吗?你不就是想请我大舅哥来吗,我也想他来,好了,这下可以跟我爸妈说了!”

    郎建萍的目光马上投向黑八,眼里氤氲着一层雾气。

    “说吧,就是这个目的,……在你爸办公室你爸的所作所为我就不说了,你大舅哥现在就在外面的车里,你,让你爸妈亲自把他请进来,后厨立马开工,告诉宋局,就说我说的!”岳文一拍桌子,下意识往外看看,他知道,指不定宋德良现在就在外面心急火燎地候着呢。

    黑八不再犹豫,“我去,我现在就去。”

    “咣当——”

    门带上了,郎建萍看看岳文,一句话不说也出去了。

    “得,人家小郎连个谢字都没有,你为人家哥哥出头,人家也不念你的好,你啊你,彻底把黑八一家得罪惨了

    ,……人家是亲戚,打断骨头连筋,”王凤道,“看吧,将来你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行了,有完没完了,”岳文不耐烦了,“只要把这理找回来,我乐意。”

    蒋晓云却继续替黑八一家担心,“今天来的可都是领导,这菜能来得及吗?”

    岳文看看她,一挑眉毛道,“看样子你没进过厨房,给你免费科普一下啊,就这婚宴,你吃的四喜丸子,是直接放到洗衣盆里,用脚搅拌出来的,里面的油……就是那种烤鸭烤鸡剩下的,这样吃起来香!”

    “别说了,恶心死了,等会儿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刘媛媛身旁一个女生开始抗议了。

    “凉菜,基本是用手拌出来的,”岳文却不搭理她,“可能厨师刚从厕所回来,手都没洗,就给你拌上了!”

    “这是五星级酒店。”王凤反驳道。

    “六星级也一样,”岳文继续打击几位美女的胃口,“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婚礼上的菜都是大锅菜,有些菜品都是预制菜,成品菜和半成品菜,什么梅干扣肉、宫爆鸡丁,红烧牛腩,只要热一下就成,婚宴啊,我都能当大厨,你们放心,绝对不会耽误上菜!”

    “你耽误我们吃饭了!”刘媛媛不满道。

    “吃饭?”岳文夸张地看一下刘媛媛高耸的胸部,却惹得刘媛媛转身扭了蒋晓云一把,“你看你,都肿成什么样了?我真是为你们好,这鱼啊,是提前一天过油炸出来的,再说,天下厨房一个样,谁能保证后厨没有老鼠,没有蟑螂?嗯,肘子,也是一样,也被小动物们光顾过才进你们口里的……”

    “恶心!”众美女一齐投来鄙视的目光。

    “呵呵,这就是你们站错队的惩罚。”岳文笑着摸起茶杯,却不见一丁点茶水,“倒水啊,愣着干嘛,没看把岳教授渴成什么样子了?”

    蒋晓云站起来,却并不拿桌上的茶壶,“谁惩罚谁还不一定呢?”

    “怎么惩罚他?”刘媛媛也笑着站起来,王凤也笑着望着他,看样子也想打太平拳。

    岳文看看自己的腿,马上感觉到巨大的危险降临,好汉不吃眼前亏,“姑奶奶们,刚才我错了,……”

    “还知道错了?”刘媛媛威胁道,“我……”

    他话没说完,黑八就又冲了进来,“我大舅哥来了!”

    他期待地看着岳文,众美女也斯待着看着岳文,岳文掏出手机,打到免提上,大叫一声,“上菜!”

    “好唻!”那边很痛快,接着就响起了大灶熊熊燃烧的声音,响起了锅碗瓢盆的撞击声音……

    “走,看仪式去!”岳文赶紧自己摇着轮椅往外走,“都好好观摩啊,别到时自己结婚时手艺不熟,那你们可对不起岳教授了!哎哟,姑奶奶们,轻点,轻点,耳朵疼……”

    ……

    外面,宋德良礼让着大灰狼往里走,来来往往的人只当是他亲自邀请亲家前来,毕竟现在知道前面过节的不多。

    在宋德良干笑着的陪同下,大灰狼也很礼貌,甚至表现得很拘谨,他一身崭新的衬衣,还打了领带,比黑八穿得还正式。

    宝宝马上跟司仪沟通,让加上娘家人牵手送新娘子这一环节,加上娘家人讲话这一环节,加上娘家人上台这一环节……又忙着更改房间坐次,在一客位置上加上大灰狼的名字

    ……

    婚礼,终于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