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阻力军
    这一年,这个人很低调,低调得足迹从没有再踏放开发区一步,即使开发区的干部到秦湾开会,会场上碰到到他,也只是简单寒暄即止,并不多言。

    当然,在一地为官,身边总会有几个亲近的人,几个受恩于他的人,这些人专门上门去看他,他该接待接待,但谈起开发区,却应付几句之后顾左右而言他。

    “您好,温局。”庞金光手里捏着手机,直到走出会议室才接起电话,祝明亮见他出来,刚要说话,庞金光却直接拐进会议室隔壁的民政办。

    “金光,忙什么,”电话那头,正是前开发区政法高官、现任市司法局副局长、党高官的温起武,“别人来秦湾都过来看看我,老弟你把我忘了?”

    庞金光笑道,“冤枉啊,温书记,”他故意称呼温起武在开发区时的职务,“我去司法局三次,你都不在,第一次是在今年春天,大概三、四月份……”

    他嘴里数落着,可是心里明白,温起武此时露面儿,肯定不是无缘无故地想起他庞金光来,他二百多斤还有甲亢,脾气也不好,真心惦记他的除了父母妻儿外,还真不多。

    估计电话那边的温起武也是同样的心思,调笑几句、亲热几句这都是惯有的过门,下面就该进入正题了,“金光,听说你们在搞金矿整治,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区里的安排,噢,蒋主任亲自坐阵开会,”温起武的声音应接既往地平和,“老蒋是老蒋,你庞金光是你庞金光,我电话就打给你,”温起武是什么人,马上听出庞金光有推脱的意思来,马上用语言截住了他,“老哥哥从开发区走后还没要求你办什么事,以前芙蓉街道的老施——施忠孝过去找找你,有些事他当面跟你汇报,看我的面子,你见见他,……”

    这些话说得很客气,不要说温起武以前是开发区的领导,就是相熟的朋友,说这些话,庞金光也得答应下来,况且,人家并没有说什么事,虽然庞金光知道,肯定与金矿整治有关。

    他刚放下温起武的电话,还在琢磨着这个人怎么说出山就出山了呢,是这个施忠孝面子太大还是……还没等他考虑清楚,电话又响了起来,电话是省农业厅一个处长打来的,农业厅近几年一直往各地拨款,庞金光还上去争取过项目,这个人也得罪不起,他只得又接起了电话。

    待这两通电话打完,他心里就有数了,待从民政办走出来,脸还是沉着,心却硬不起来了。

    “明亮,”口气与杜**截然不同,很严厉,“你在这大吵大闹,还办不办公了?!这是机关,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嗯,有事到一楼办公室去说,啊,一会儿找我说也行。”

    祝明亮显然是有所顾虑的,并没有象对待杜**一样,出言相讥,他的声音降了下来,“庞书记,我们就是心里憋屈,就是想找领导要个说法,说得我们心服口服,我们自然会走,家里一大摊子事,挣钱还挣不够,谁愿意干这些没用的营生。”

    “那也不能在这不讲规矩!”杜**脸色犹自铁青,他三十多岁的年纪,是从组织部出来的,正是要好的时候。

    “政府,是老百姓的政府,还不让我们老百姓到自己家里说事了?!”

    这句话没毛病!

    一句话就把杜**噎了回去。

    “办事处就是我们自己家,我们爱来就来,爱走就走。”祝明亮给庞金光面子,却丝毫不给杜**面子。

    会议室里的蒋胜脸色铁灰,自己在街道开个现场会,会没开成,倒让人堵到会议室里了,这传出去也不好听。

    公安局的政委朱弘毅拿起电话直接打给派出所刘宏,岳文则站了起来,慢慢踱了出去,他倒是想看看,这个祝明亮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外面,在庞金光的压制下,几个街道干部,二哥二哥的叫着,又哄又拉地把祝明亮往一楼办公室拖,后面跟着祝明亮的一群人却仍在吵吵。

    “有的有手续,有的没有,手续不全就停电?我们的损失谁来赔?”

    “你们说补办手续,我们补办就是了,我看新闻了,区里光说清查,也没说没有手续的就停电!”

    “我们有手续,又不是在桃花岛上,现在也给我们停了,我们能干扰核电站?”

    这些金矿小老板一个个声色俱厉,琅琊街道的干部则陪着小心,陪着笑脸,笑着敬着烟。

    岳文明白,区里说的两查,重点确实不是针对手续不全的,是针对黑矿和盗采矿山,庞金光确实在工作中走到了前面,可是也惹下麻烦。

    他很理解庞金光,都到这个岁数了,如果不再搏一搏,恐怕副厅级与他无缘了。

    庞金光见祝明亮往一楼走去,剩下的人不成障碍,杜**和王国尧可以应付,他又重新走进会议室,“妈的,说情说到省里了,还让不让人干工作了。”

    大家都看着他,脸上都不意外,岳文马上猜想到,恐怕在坐这些人也都收到过类似的电话,蒋胜道,“这是区里的行动,不光你琅琊街道一家……”

    他话未说完,自己的电话也响了,蒋胜眉头一皱,站了起来,待走到走廊上,方才道,“闻局,你好。”

    岳文就站在会议室门边,蒋胜的声音直击心底,他心头一凛。

    温局?温起武!

    蒋胜的电话没有打多长时间就走回来,却笑着对大家道,“温局的电话,年底市里调整干部,听说马上要提拔成局长了。”

    温起武去司法局的时候是党高官、副局长,看样子当时就是奔着接局长去的。

    当时看来是降级使用,现在看来却是提拔任用,这官场上的事,扑朔迷离,真不好说,但肯定的是,话从蒋胜嘴里说出来,那意味着此事**不离十了,也就是产房传喜讯,人家又升了。

    岳文心里五味杂陈,这个人,以前就是施忠孝的后台,在水泥厂搬迁及大集整治过程中,他起了什么作用,自己也最清楚,他,这个时候,给蒋胜打电话,看来是携风夹雨,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温局也很关心区里的整治。”蒋胜有意无意看看岳文,话说的隐晦含蓄。

    嗯,看来讲情的讲到蒋胜头上了,他心里暗笑,却不料自己手机也响起来,“林处,你好。”他也学着蒋胜的样子出了门,到了走廊上才接起电话来。

    “有人给我打电话,具体我不说是谁了,请求为金矿的事找区里通融一下,”林荫的声音很好听,听到她的声音,就象看到了春天,“我没有跟蒋主任说,先找你打听一下情况。”

    “蒋主任在琅琊街道开现场会呢,”岳文笑道,“你说吧,具体什么情况,我去看看,能通融我来想办法,不能通融我再给你打电话。”他主动说道。

    尼玛,这阻力军也太大了,电话都打到了省里,说情的都说到我这个电筹办主任头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