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暗流涌动
    沈南,顺发园菜馆。

    熘腰花,溜肝尖,溜黄菜,溜丸子……

    陈江平的副局长,人称萨达姆的正殷勤地点菜上饭,他一脸络腮胡子,很象那位中东的枭雄。

    其实,除他之外,交通局还有一副局长,阴郁的眼神特象中东的卡扎菲。两人的绰号有区里广泛流传,还得益于岳文的功劳。有一次交通局请客,交通局班子全体出席,岳文喝多了调戏二人的酒话,没想在全区传开了,就连区领导见到这人也戏称他老萨。

    陈江平来了,萨达姆来了,交通局的办公室主任也来了,他们是来争取农村公路建设资金的。

    “在这泡了一个周了吧?”有副职去忙活,陈江平与区环保局局长李桂生、电筹办主任岳文坐在椅子上说起话来,这是一家大排档式的餐厅,食客众多,嘈杂鼎沸。

    岳文笑道,“没办法,霍主任下了命令,啃不下这块骨头,桂生局长跟我都回不去……你说,杜江波提的这些意见都是嘛意见?让他到基层试试,都这样循规蹈矩干工作,所有工作都不用干了!”

    李桂生也很气愤,“我们把工作干到前面,省领导都表扬我们,再说,公示不就是走个过场吗?前面记者包括博客的事不都查清楚了吗?”

    陈江平笑了,他一捋背头,这头发更少了,发际线往后靠的厉害,肚子也更大了,但岳文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却倍感亲切,这是他踏入机关之后的第一个师傅!虽然,这个师傅的教学方式让他几次濒临险境!

    “你们认为问题出在哪里?”陈江平问道。

    “没有问题,我们没有问题,”岳文道,菜上来了,他夹一块问道,“老萨,这溜黄菜是嘛玩意?”

    “就是鸡蛋。”萨达姆笑得很谦逊,但岳文可不相信他甘于这样侍候人,据传,这个人部队转业出身,很有个性,也很有手腕,但照样被陈江平摆布得服服帖帖。

    “我看,他就是想卡我们。”李桂生不平道。

    岳文笑着伸开拇指、食指与中指,在一块一捻。

    “这是省里的大项目,全省都在关注,”陈江平平静道,“你们认为他敢吗?”

    “敢,”李桂生夹起一块溜肝尖,也不急着放嘴里,“既然是省里的的项目,他顺水推舟报上去就行了,他就是想让我们表示表示,我也想过了,该送就送,该表示就表示,我们想往前赶,不能耗在这里,把预评审会赶紧开会,好进行下一步手续。”

    李桂生说完,看看岳文,“上午我们过去他人不在,打电话说下午请了假陪老娘去医院看眼睛,生病,这不就是让我们表示吗?”

    岳文点点头,心里却在犯嘀咕,这个老领导脸上笑着,笑得比以前更慈眉善目,自己更看不透他在琢磨什么。

    “那表示后就没问题了?”陈江平道。

    “差不多吧,”李桂生道,“见好就收吧,他也二线了。”

    “我看,怕是难。”岳文马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前面他与李桂生分析一致,到现在却分道扬镳了。

    “为什么?”陈江平的笑容骤然凝聚到一块。

    岳文不答,却朝李桂生笑道,“李局,你下午去表示,他肯定不敢收。”

    “为什么,”李桂生道,“他不是就想我们这样吗?”

    “杜江波胃口很大,核电又是大项目,他也快退休了,厅里也要给他面子,他说话有份量,这样的人在临退休之前会疯狂的,小打小闹怕很难打动他,”岳文补充道,“后面开工后,一期二期有许多手续,怕处长这个位子不是他的了。”

    “我看不会。”李桂生坚持道,“毕竟这个项目不比其它项目,下午我们一块再去会会他。”

    陈江平打断李桂生

    ,“环保局的事,你熟。我有点私事,让小岳与我一块去办一下。”

    谁都知道岳文出自芙蓉街道,李桂生也不推辞,下午的事也不是有难度的事发,他一个人完全可以办了。

    ……………………………………

    ……………………………………

    岳文没想到,陈江平下午哪里没去,从吃完饭到现在,就是与自己瞎聊。

    这不禁又让他想起了第一次与陈江平长谈时的情景,那时是在凯悦,就是从那次谈话开始,自己一步一步走进了陈东平精心设计好的棋局中。

    “现在区里的形势,很复杂。”陈江平上来第一句话就把岳文的思绪成功拉回了现实。

    虽然两人不在一个单位,陈江平不会给自己下套,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还是有些忌讳,一听复杂二字,立时升起戒备之心。

    “《矛盾论》,廖书记没让你读?”陈江平舒坦地倚在床头上。

    “廖书记让我让我读毛选。”

    “矛盾不是两人之间的过节,”陈江平好象来了兴趣,“一切对抗、冲突、不同都是矛盾。”他眼睛亮起来,好似越说越带劲,“桃花岛核电站现在是全区的主要矛盾,围绕着这座核电站,有很多矛盾。”

    “我们先看省外,有我们山海省与各部委、与各省的矛盾,这是围绕核电的争取引发的;省级层面,有韩高官与罗书记的矛盾,有罗书记与郑市长的矛盾,当然,这都是工作矛盾,这些矛盾,因为工作思路不同而引发,随时可以化解;市内层面呢,”他看看一言不发的岳文,“有廖书记与霍主任的矛盾……”

    岳文的眼皮子一跳,这也说得太直接了吧,虽然他强调不同就是矛盾,但廖与霍二人,那肯定是对抗性质的矛盾!

    “廖书记与温起武的矛盾,也有廖书记与王玉印因为地皮产生的矛盾,王玉印这人能量很不一般……”

    “琅琊街道层面呢,有庞金光与杜**的矛盾,杜**可能并不象你看到的那样,都是组织部出身,我了解他,除了他们,还有因为金矿引发的祝家与施忠孝的矛盾……”

    陈江平看看岳文,“你与杜江波、开发区与环保厅的矛盾也在这些矛盾中……所以说,非常复杂!”

    说绕口令哪,我都被你绕晕了!

    岳文暗自腹诽,但有一点,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以两人情谊,吃顿饭陈江平就回开发区,或者接着去办事,把他单独叫到宾馆肯定别有用意,说了这么多,好象在提醒他。

    “现在开发区暗流涌动,琅琊街道桃花岛成为几方博弈的地方,但第一枪怕是在在这里打响。”

    果不其然,陈江平下了定论。

    “我不管什么矛盾,我就在矛盾中心,风暴中心最平静,”岳文笑道,“我一言一行都可以光明正大拿到桌面上,有什么矛盾我也不怕。”

    陈江平一愣,却转移话题,“你不喜欢送礼?”

    “我送礼但不行贿,二者有界限,”岳文笑道,陶沙那里的案子很多,涉及到机关事业单位的他都研究过。

    “我家常年种苹果,我上初中时,果园里的苹果卖到南方,货款全让人带着跑路了,那一年,我爸我妈差点上吊自杀,……”岳文的神情有些冷,“我不贪污,也最恨贪污!”

    他还想说什么,电话就响了,陈江平看着他接起电话,电话是李桂生打来的,他的声音很沮丧,“没收……”

    岳文笑道,“就象禅让,你不三请四请,人家怎么才肯登基?”

    “那你准备怎么办?”陈江平有些紧张地问道。

    岳文有些惊异地看看他,“反正我就是不表示,打死也不表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