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还是开会抓捕,老样子,怕行不通……”

    “家里没有枪吗?这个形势下,你敢保证他的枪不带回家……”

    “他不敢开枪?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一系列的方案讨论来讨论去,始终没有一个让大家眼前一亮、共同点头的方案。

    可是,在人选的调配上,大家不用商议,却达到一致的共识。

    那就是检察院检察官与武警共同行动,在武警保护下宣布对他的处理措施。

    可是,检察院的人,级别低了没有说服力,就是处长一级的,特别是反贪与反渎的检察官,全区的领导基乎都认识。

    认识就会打草惊蛇,增添抓捕难度,甚至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现在一号大案,他肯定知晓,甚至做好了各项准备,各种不测、各种意外都要想到。

    “我去。”岳文笑道,“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去他的办公室,办公室不比家里,不比会场,是他最容易放松警惕的地方,我呢,一方面是督查处主任,一方面是专案组副组长,可以代表组织宣读对他的处理措施。”

    这是好事,但大家却都明白里面的危险。

    “要不要请示一下廖书记?”

    岳文在这里只是起到上传下达、熟悉情况的作用,但现在却要冲上最危险的一线,周平安犹豫不决。

    “我也去。”

    蒋晓云白皙的脸有点红,声音却很坚定。

    “晓云的速射在全国拿过名次,”周平安下定决心,他看看墙上的时钟,“现在八点,八点半准时出发。”

    目的地——区公安局!

    …………………………………

    …………………………………

    廿载勋名身外影,百年荣辱镜中花。

    岳文的车子慢慢停在了区公安局的院子里,他刚要下车,迎面却碰上了刘媛媛。

    “二掌柜,今天怎么不穿你的羊绒大衣,穿起了羽绒服?”

    岳文一阵牙疼,这个女子观察得还真仔细,里面不是穿着防弹背心,他至于这么不要风度吗?

    “谁是二掌柜,你才是二掌柜?朱政委在家吗?”

    刘媛媛与宝宝的感情很稳定,自打拿宝宝当一家人,那对宝宝的顶头上司岳文在说话上低调了许多,“在家,三楼,我带你过去。”

    “哟,晓云,你们俩怎么组团过来的吗?”刘媛媛刚要往上走,就见蒋晓云从车的另一面走了下来,“找朱政委,是不是要开结婚证?”

    “去你的。”蒋晓云如临大敌,此时,敢禁不住红霞扑面,“胡说什么呢,我找你。”

    “他找朱政委?你找我?还坐一辆车?”刘媛媛道,“那可真巧了。”她颇有深意地看看岳文,转身提前带路。

    她没有看到,身后两辆面包车也在院子里停了下来。

    “砰砰砰——”

    刘媛媛敲响了朱弘毅的门,岳文深深吸一口气,感觉心脏在剧烈跳动,手指竟微微颤抖。

    “朱政委,岳主任过来了。”刘媛媛笑着推开门,作了个请的姿势。

    “小岳?”坐在办公桌后的朱弘毅笑着站了起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刘媛媛顺手拿起茶杯要给岳文泡茶,她拿起暖壶一摇,暖壶里面还没有打开水,她抱歉地一笑,拿着暖瓶出去了。

    可是刚出门,就看到蒋晓云掣枪在手,十个武警手拿微冲,刘媛媛一紧张,手里的暖瓶差点掉在地上。

    蒋晓云赶紧接过来,低声道,“快走。”

    刘媛媛不敢怠慢,一溜烟小跑着去了。

    “朱政委,没事,老家一个亲戚在这干点工程,出现点纠纷,我过来给你汇报一下。”这种谎话,岳文张嘴就来,但谎话归谎话,只要目的正确,也不算道德不好。

    “多大点事儿,”朱弘毅笑了,“也值得你亲自跑一趟,前阵子十八户的事儿,我还没感谢你呢。”

    “感谢什么,我这个人,你不知道,就愿意帮助别人。”岳文吡笑着看着朱弘毅。

    朱弘毅的眼光在岳文脸上一闪,“你的亲戚叫什么名字?对方什么情况?”他顺手拿过一个本子来。

    门,无声无息地开了,蒋晓云走了进来,顺手把两把暖瓶放到小柜子上。

    “政委。”此时面对朱弘毅,她显得很尊重。

    朱弘毅有些惊讶,“晓云,有事?”

    蒋晓云看看岳文,岳文站了起来,“我们一样的事。”

    “什么事?”朱弘毅神情一顿,“你们不是有好事吧?”

    “没有好事,有坏事,”岳文笑着站了起来,“朱弘毅,我代表专案组向你宣布,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从即日起,对你进行调查。”

    蒋晓云很紧张,手下意识地放到腰间。

    朱弘毅显然注意到了蒋晓云的动作,“晓云,你也把我当成犯罪分子了?”他神情轻松,根本没有离开座位,“岳文,你,不是纪委,也不是检察院,你在跟我开玩笑?!年底了,我这里还有一个报告给区委。”

    岳文笑了,“老朱,别忙了,也不用拾掇东西,但要给你换个地儿,有时间给你写东西。”

    朱弘毅突然急躁起来,“我哪里也不去,你们不是纪委的,也不是检察院的,程序上不对,岳文,你特么地什么时候到了纪委?”

    门突然被从外面踢开了,武警迅速冲了进来,里面的声音太大,他们也怕朱弘毅动用武器。

    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朱弘毅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怒视岳文,“这是陷害,这是陷害。”

    岳文笑着在沙发上坐下来,“是不是陷害,到里面去说吧,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坏人,也不会,啊,啊,”他面上虽然笑着,但内心里实在紧张,这一紧张,竟忘词了。

    蒋晓云也不补充,多说无益,她本来就是行动派,不是理论派。

    朱弘毅没有理会岳文,“我倒杯水。”他拿起了杯子,在十支微冲的枪口下,走向小柜子。

    一个武警急忙冲在他前面,朱弘毅笑了,把暖瓶给我。

    武警考虑到他动手的可能,甚至柜子里是否有枪,暖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朱弘毅接过暖瓶,打开暖瓶盖,冷冷地看着岳文。

    不好。

    岳文暗叫一声。

    只见朱弘毅举起暖瓶,举过头顶,滚烫的开水冒着热气从头顶直流而下,流过朱弘毅的脸,流进他的毛衣里。

    这是蒋晓云刚刚打的热水!刚刚烧开的热水!

    岳文的心里一阵抽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