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给我们一条活路
    车站,是一个城市中晚睡早起的地方。

    晚上九点多,这里依然有人出站,车站外面也依然热闹,卖小吃的,卖冷饮的,甚至车站门前的广场舞也没有停歇,但此时最扎眼的仍是这里横七竖八停放的出租车。

    岳文笑道,“车站这里客流量大,汽车站里也有厕所,你为什么不在这停靠?挣得还多,也不用担心乱停车警察贴罚单。“

    “你以为想停就停吗?“出租车司机笑了,”他们有关系,运管处的关系,或是车站的关系。“他又引申道,”维多利亚和百货大楼那里也有出租吧,那是给维多利亚和百货大楼交费才让你停。“

    噢,原来如些。

    这两年,自己是不是不接地气了?岳文暗暗问自己。

    车子慢慢驶入车站,一个个穿得清凉的出租车司机眼光一直盯着这辆车,“我是往这里送客的,你看,如果是过来拉客的,弄不好要挨揍了,不过,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除非是新手,不知道规矩。“

    岳文朝外面看去,此时正是一班客车进站,出租车司机就象见到猎物的猎人,赶紧迎了上去,果然,人数不满四人,出租车司机继续拉客,一点也没有开车的意思。????当一个小面包在这里悄悄停下的时候,这可捅了马蜂窝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十几辆出租车,瞬间把小面包围在中间。

    “我们都习惯了。“出租车司机笑道,”黑车什么费用也不用缴,去掉油钱,都是自己的,哪有这样的好事?!“

    “黑车,没有人整治吗?陈局长很有魄力。“岳文笑了。

    “陈大头?“出租车司机也笑了,”整治过几次,最后都雷声大雨点小,还不是一样,陈大头修了不少农村公路,还干点实事,上一任于大嘴,光会吹,一点实事不干。“

    嚯,看来每任局长都有个绰号,不外乎这些出租车司机给起的,岳文不禁暗自琢磨,我,他们将来会怎么称呼?

    黑八就象他肚子里的蛔虫,不禁回头看看岳文,“师傅,整治总比不整治强吧?“

    “也就是三两天的事,“出租车司机道,”过了这三两天,黑车照样干,出租办也不管了。再说了,现在黑车都精了,他们专门到稽查大队和出租办的公示栏里,把稽查人员的照片都拍下来,这些人他们都认识了,看到这些人上车,只要不收钱,就证明不了他是黑车!“

    黑八笑了,笑得很怪异,“现在好了,听说交通局换新局长了。“

    事关自己的风评与老百姓的口碑,岳文还是提起了耳朵。

    “听说了,原来的陈大头升了,这次好象来了个秘书,我看,还不如陈大头,陈大头原来还是街道的一把手,这个,恐怕就是人端茶倒水侍候人的角色,没有什么能力。“

    岳文一阵气苦,却不好亮明身份同他理论,出租车却慢慢停下来。

    “多少钱?“黑八殷勤地问道。

    “六十。“司机眼睛也不眨。

    六十?从维多利亚到这里能有六十块?

    “师傅,你没打表。“岳文笑着看看计价器。

    出租司机面不改色,“你放心,我这个人,童叟无欺,这趟路,我一天最少跑十趟。“

    “我上次打车,我记着是不到五十。“黑八插话了。

    “你看看手表,“岳文抬起手,快十点了,”晚上十点,加十块钱,爱坐不坐。“司机态度很蛮横。

    “那下雨下雪?“

    “对,规矩你懂嘛,”司机笑了,“下雨下雪起步价十块,过年正月初八之前,跑街道一百起,市区十块起步。“

    好嘛,一个行来有一个行业的潜规则。刚刚升起的一点好印象和同情心,又破灭了。

    “师傅,你心里有数也得打表啊,“黑八指了指身前贴着的黄纸,上面有出租办的提醒,还有出租办的电话,”这里写着,不打表可以拒付。“

    “我也不是二鬼子,还知道拒付车钱,“哟嗬,这句话就是骂人了,”有本事你去投诉去!“

    看着黑八与司要理论,岳文却看着车窗外面一个个出租车司机,有的只穿一件背心,有的却光着膀子,再看看自己座位上,不知谁吐的一块口香糖沾在座位上,已经变得黑乎乎的了。

    在岳文的印象里,自己好象工作半年后,就远离了出租车与公交车,学生时代与葛慧娴挤公交,情人节一辆出租车塞下十二个人的时候,似乎也离自己很遥远了。

    出行,要么是汽车要么是飞机,所以他今天要实地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不多收你们一分钱,“司机笑道,语气有缓和下来,”凭良心做买卖,你们常打出租车就知道了。“

    “不付,走!“岳文一把推开车门,夏夜的空气中有流动的风,一下凉爽起来。

    刚才司机也没开空调,估计是舍不得汽油吧。

    “走?“司机顺手拿过一个扳手,跳下车来,面目狰狞,挡住去路。

    岳文笑了,特么地,全天下司机一个德行,打架都拿这玩艺!

    黑八慌了,“这是新来的岳局长,微服私访来了。“

    一听这话,岳文很不友善地看看黑八,张国立的电视剧看多了吧?满脑子封建思想。

    司机一打量他,“他,这么年轻,局长?靠,市长也不行,老太太我不跟她计较,你们不行!少一分钱砸断你们的腿。“

    司机一喊,就象狼在召唤同伴,立马又围过不少人来,绝大多数是出租车司机,一个个眼神很不友善,在这一点他们很团结。

    “真是局长,还没上任。“面对着一帮糙哥,黑八有些哆嗦,用他自己的话讲,从小没打过架。

    岳文又生气地看他一眼,“给他钱。“

    黑八胖胖的嘴唇一哆嗦,“发票,给我发票!“

    司机也痛快,返向从车里扯了两张发票递给他,“够不够,不够我这里还有。“看来,只要给钱,一切好说。

    岳文抬步朝前走去,黑八紧紧跟在后面,后面可有人议论开了。

    “这个人,以前我在维多利亚的时候见过,就是廖湘汀的秘书。“

    “对啊,他现在就是交通局长。“

    “大军,好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把局长得罪了。“

    一帮的哥开始拿着叫大军的出租车司机打趣了,大军的脸都绿了。

    “这个人不简单,听说工作才几年,就直接过来干局长,施忠孝都知道吧,听说就是栽在他手里!“

    “不过,我二舅家就是芙蓉街道周疃的,说起他,都伸大拇指头,修了辛河,引进了核电站,是个好官!“

    他们正说着,一转头大军不见了,出租车仍停在原地。

    “岳,岳局。“大军喘着粗气从后面追上来,手里捏着刚才的六十元钱,”钱我不要了,就算我倒霉,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

    “谁是泰山,我还没结婚,将来生儿子生姑娘还不一定,你就给我看准了?“岳文笑着,”钱拿着,就当给你补偿老太太的车费。“

    他这样开着玩笑,大军反而愣了。

    “八哥,留他一个电话。“岳文嘱咐道,自己又前面走去。

    可是还没走几步,出租车司机又追了上来,“岳局长,我刚才也听说了,你是个好官,你一定好好干,给我们出租车司机一条活路。“

    岳文慢慢停住脚步,路灯下,他认真地审视着这个粗糙的汉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