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蔚蓝色之花?

    蔚蓝色之花!

    这个比喻很形象,真的很形象。

    “曾老师,今天很突然,我们也没有什么准备,”面对着妹妹岳言将来要考的导师,岳文说话正经严肃起来,“我们也没有准备,改天,我们正式邀请,希望您一定赏光。”

    曾敏笑了,“小言不错,这几个月,我们接触很多,”岳文看看妹妹,却见她正尝着梅酒,那嗞味可能不对口味,正龇牙咧嘴呢,“这几天不是啤酒节嘛,我家在外地,在这里没有朋友,小言说有几个哥哥嫂嫂聚会,我就冒昧来了。”

    她看看葛慧娴,“也不知道葛科长今天从新加坡回来,确实打扰了。”

    葛慧娴笑道,“曾老师,您说哪里去了?”她看看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子,也不知用了什么招数,把将来的研究生导师都搞定了,“我们邀请还来不及呢,来,我们敬您一杯,您加冰吗?”

    曾敏看看眼前的三得利梅酒,笑道,“加吧。”

    “来,一起。”岳文举起了杯子,“敬一下曾老师。”

    男人的酒任功成点了两份,一份是雪中熟成纯米吟酿,一份是獭祭纯米大吟酿,度数都不高,但岳文感觉很适合曾敏的格调。

    “曾老师家是哪里?”任功成对曾敏也很感兴趣。

    “临安。”曾敏笑道,“但我喜欢秦湾这个城市,喜欢大海,我现在认为我是一个秦湾人。”

    岳文不由一拍桌子道,“对,秦湾这个城市就是如此,在这里,只要你有能力,又肯吃苦,那就干吧!没有人问你从哪里来,不管你什么学历文凭,就看你能不能干,有没有能力。”

    “北方这么多城市,秦湾几首是唯一没有外来人概念的城市,只要你来到这个城市,你就是这个城市的一员,不管你有没有户口,只要你在秦湾做事,你就可以说,我是深圳人。”

    他看看曾敏,“曾老师,欢迎,其实我们也是外来人,但我们现在都是秦湾人,我们与你一样,也喜欢秦湾。”

    曾敏也举起杯子,“这就是城市发展的马太效应,一个城市越强,就能越吸引人才,人才越多,就发展得更好,城市就越强,”她看看大家,“希望这个城市越好,希望大家更好!”

    “干杯!”

    在日料店里喝清酒喝梅子酒,竟能喝了秦湾啤酒的感觉,那至少说明,啤酒已经流淌进每个人的血管里。

    几个女人凑到一块,在说着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曾敏也去过,看来对那里也挺熟。

    岳文感觉毕业四年,他们几个人的眼界都在增长,交往的人层次也在提高,不象当初,交往面仅限于同学同事。

    在这个城市里,任功成看来活得很滋泣,他就象八角章鱼,触角伸向四面八方,总能吸附不同的东西。

    “结账。”任功成道。

    “啊,难道还想让我们结账?”岳文吡笑道。

    “多少钱?”岳言抢过账单,但马上又塞还给任功成,“四千百八十八,哥,你说我们我会吃,吃出这么吉祥一个数字!”

    兄妹两人笑着伸出手掌拍在一起,好象成就很大似的。

    “兄妹一对吃货!”任功成笑着点点他们,曾敏却饶有兴趣地看着。

    看着任功成牙疼的样子,岳言好象还不算完,“五哥,下次你再请客的时候,我在外面等你们,我不进来,吃完后你把我的那份给我结了行吗?”

    众人又笑了,葛慧娴看着自己这个小姑,这些奇思妙想,也就是老岳家的人能想得出来。她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岳文的女朋友,是不是也是岳家的人了呢?

    “五哥,大款五哥,”岳言围着任功成,“饭也吃完了,待会去哪玩?”

    任功成一时无语了,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妹,他看看一脸吡笑的岳文,“岳局,今天不是啤酒节吗?去那里?我跟四哥,一个出车,一个请客,你这个正头香主,下面你有什么惊喜带给慧娴?”

    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岳文身上,却见岳文当着曾敏的面儿,也不避讳,搂住葛慧娴的腰,“没有惊喜,都老夫老妻了,就是把我的大好青春都给了这个姑娘。”他看看葛慧娴,那诗朗诵一般的腔调却让众人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青春,再见青春,……我把青春也献给你!”任功成搂着尼亮,不知是不是想起了李榕,他很是伤感,“走,喝啤酒去,谁也不许不去。”他与尼亮一左一右象左右护法似地看住了岳文。

    曾敏笑着要告辞,却被葛慧娴与张倩拉住,一行人上车急驰而去。

    ……………………………………

    …...………………………………

    在老秦湾人和新秦湾人的心目中,来过啤酒节现场,这个夏天才完整。

    今年的啤酒节,恰巧与七夕重叠,当啤酒遇上浪漫,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

    在炫目的灯光中,远远望去,无数个啤酒大棚里,几乎全是年轻人。

    相比去年啤酒节现场的火爆异常,摇滚、热舞、美

    女……令人热血澎湃的激情演出在啤酒节的现场轮番上

    演,今年的啤酒节仿佛是浸染上了七夕特有的浪漫情怀。

    “我想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在人潮汹涌中,岳文拉着葛慧娴的手,生怕她丢了似的。

    葛慧娴却有些触景生情,两年前,就是在这里,在那个大雨滂沱的日子,写下了她一生中最灰暗的时刻。

    今天不下雨吗

    早下完了!雨,总是与秦湾啤酒节分不开,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一个人提两年前的事。

    啤酒街上依然是那么熟悉,百得福啤酒大篷依旧。

    大家进入到一个大篷内,迎面就是身着秦湾大学t裇的学弟学妹。

    “我要考牛津!”一个小青年举着金黄色的啤酒杯,大声豪情地宣示着。

    三兄弟顿时感动不已,没想到他们学校也有如此有志青年,下决定看看是哪位,那位有志青年突然一转头,大声喊道,“服务员,再给我来两串猪腰子!”

    我靠!

    任功成笑骂道,拉着岳文,小声道,“两年前,是在这里吗?”

    “就是这个大篷!”

    “my god ,那你还敢来,玩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