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举手之劳还要以身相许?
    “洪总,您好。”

    岳文笑着迎了上去,洪秀榕春风满面,举止沉稳,“你好。”她并没有询问岳文是谁,认不认识。

    贵人语迟,岳文笑着自我介绍道,“我是山海秦湾市开发区岳文,中建工的黄总给您打过电话。”

    “噢,你好。”洪秀榕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岳文,“我记得。”

    “洪总,我们秦湾是全国最早的沿海开放城市,是山海省的经济中心,我们开发区在全国二百六十五家国家级开发区中名列……”

    开头的这几句话,昨晚岳文琢磨了一晚上,怎么才能迅速引起洪秀榕的好感,推介秦湾开发区,公路投资的事,黄总肯定在电话中跟洪秀榕提过。

    “洪总,”一位着套装的年轻女性快速走过来,打断了岳文的话,“妇联的方主席到了,夏社长请您过去。”

    全国妇联的副主席,也是今天的特邀嘉宾,根据日程,要作今天的开幕演讲,洪秀榕对岳文一笑,“对不起,我们待会再聊。”????在套装女的指引下,她匆匆朝前面走去。

    态度亲切,颇有礼貌,岳文却禁不住一阵沮丧,大好的机会就这样光溜走了。

    可是,自己的地位当然无法与妇联主席相提并论,他一挑眉毛,“八哥,走,到前面去。”

    岳文抬起手腕,还有十五分钟才到九点,大厅里,来自全国自行各业的女性精英有的在互相攀谈,有的在握手寒暄,有的在互相介绍,甚是热闹。

    卢姗姗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岳局长,进展还顺利吗?”

    刚才的一幕她尽收眼底,见岳文脸上风轻云淡,一派从容,并不象刘姥姥进大观园,她不禁也暗自好奇,这个县级区的交通局长,还是个见惯大场面的人。

    “顺利,洪董事长与岳局长刚才进行了亲切的交谈,交谈是在热烈而友好的气氛里进行的。”黑八笑着抢答道。

    卢姗姗扑哧笑了,这真是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但她看看黑八黑红的脸色下那条紫色的领结,不由掩嘴偷笑,今天莅临现场的男嘉宾都穿着很随意,黑八哥,可能是今天穿着最为隆重的一位男士了。

    “我与洪总确实不熟,”卢姗姗笑道,“帅哥,祝你好运。”

    “good luck to you!”岳文笑着一挑眉毛,在这个高端同雅的环境中,他又开始飙英文,肚子里其实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

    大厅里慢慢安静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上主席台,不用说,这就是《中国商界》杂志社的社长了,在热情洋溢的声音中,他开始致欢迎辞。

    “八哥,我们的资料呢?”岳文从在后面,突然一个激灵,想起了最重要的东西。

    黑八一拍脑袋,“我忘在宾馆里了……”

    “忘哪了?”岳文一阵光火,同样的错误再犯第二遍,是不可饶恕的,刚和,幸亏没有把资料递给洪秀榕,这是要出丑的,“回去拿,马上。”

    黑八悻悻地站起来,眼睛眨了眨,“我还能进来吗?”

    “再晚了连饭也吃不上了。”岳文一挑眉毛道,黑八这才看看他,快步朝外面走去。

    ………………………………

    会议的日程安排得很紧凑,一项接一项,效率很高,内容也很丰富,不得不说,如果说这也算是会务组织的话,机关里要进行完这些内容,起码要花三天的的时间。

    岳文一边听着摩根斯坦利的中国证券主席的演讲,一边欣赏着台上和台下的女性。如果说前二十八年对女性的认知只停留在秦湾和开发区还有南下羊城碰到的饮食男女之外,今天,在场的,不管是中年女性还是年轻女性,都颠覆了他对女性的认知。

    主题演讲之后是主题论坛,

    “去年,国内的金融杠杆很高,达到gdp的160%,但是我国的金融债务水平与其他国家不同,我国储蓄率很高……”

    “我们了解债务的问题需要考虑更多,企业的债务需要做更多配置,gdp的增长和债务的增长应该差不多……”

    岳文坐在台下认真地听着,许多名词他并不明白,可是努力地用脑子去记,把政府也当成一个企业去理解。

    此时,什么酒场漩涡离他很远,而头脑风暴正在形成。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文哥,你能不能下来接接我,人家不让我上去。”

    岳文长叹一声,起身朝外面走去,这家伙,关键时刻总掉链子。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天是好种黄黑色,异地的雨也来得别有滋味。

    他出到一楼大堂,却没有看到黑八,这里有五座建筑共同组成,他猜想,黑八可能走错了门,迷路了。

    秋雨,京城的秋雨没有萧瑟,只有喧嚣。

    岳文走出大门,看着远处的灯光,不知为什么,他有些想念秦湾,想念开发区。

    一辆出租车慢慢驶了过来,后面紧跟着一辆商务仓。

    商务仓的门拉开了,一个漂亮姑娘出现在里面,岳文眼前禁不住一亮。

    其实,现代社会,不要说什么苏杭出美女,什么哪里出美女,美女其实都集中在了北上广深,美女已打破地域,大城市集中了全国各地的美女。

    眼前的美女抱着一摞资料就下了车,黑八也抱着一摞资料下了车,岳文站在台阶之上,看着雨中匆匆拾及而上的两人。

    黑八穿着皮鞋,仍打着领结,他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岳文,如释重负道,“可算是找着你了,这家伙,这里实在太大了。”

    岳文伸手接过资料,就在他一转身之际,美女穿着高跟鞋走得太急,身子一歪,手里的资料撒落一地。

    她慌忙把伞放下,手忙脚乱地开始捡拾地上的资料,天上的雨突然停了,她下意识抬头一望,岳文正给她打着伞。

    “八哥,快帮忙。”岳文招呼道,他自己也俯下身子,把资料夹在腿与肚子中间,可是资料太多,整理得也不齐整,竟从腿间滑了出来,掉在了雨地里。

    秋风秋雨中,风过雨打,资料瞬间湿透了。

    “你的资料。”美女抬头提醒道。

    “没事,”岳文的伞还是罩在美女头上,和她的资料上,自己身上却淋湿了,资料也湿透了。

    “谢谢。”

    在岳文与黑八的努力下,美女的资料很快从雨地里捡起,她的淡妆也没有打湿,她看看岳文与黑八,道声谢谢,匆匆而去。

    “她就这样走了?”黑八不满道。

    “举手之劳,还要以身相许不成?”岳文用手往后捋捋湿漉漉的头发,又看看手中的资料,得,这下白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