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无利不起早
    “廖书记,”王玉印几乎是一流小跑跑了过来,先跟廖湘汀打了招呼,又与孙静握了握手,“谭主任进去了?”

    “进去了。”廖湘汀脸上又恢复了皱着眉头的神情,这神情,王玉印很熟,岳文也很熟。

    “我在沈南办点事,今天往回走,就想到医院再来看看,一进病房,才知道今天动手术。”王玉印解释道。

    “王总来过几次了,让你再跑一趟。”孙静感激道,谭文正如果不再是开发区管委主任,她自然不再是官太太,她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对吴锋与李丹枫的口气都明显亲切起来。

    “在泽水时,谭主任当时还是组织部长,我们就有交往,”王玉印道,“那时感情就非常好,都不是外人。”泽水市是离秦湾最远的一个县级市,也是秦湾经济最差的一个市。

    他看看廖湘汀,又依次与蔡永进、蒋胜等人握手,岳文却发现,他的眼珠子象在寻找什么。

    岳文又看看廖湘汀,廖湘汀却坐在椅子上一直盯着手术室的门。

    廖书记本可以走的,他是在等……郑权!噢,岳文马上明白了,这个王玉印也是在等郑权!

    正想着,他的手机就响起来,正是郑权的秘书衣见珠打来的,岳文马上把手机递给了廖湘汀,“郑市长,嗯,刚进手术室,我们都在外面等着…”

    “郑市长来了,”廖湘汀却不看王玉印,他直接对孙静说道,“我们去电梯口迎一迎。”他直接往电梯口走去,也不招呼王玉印。

    岳文看看王玉印,王玉印眼一睃,又马上笑起来,“老蒋,我们也去迎一迎吧。”他马上造了个台阶给自己下。

    呵呵,又学到一招,岳文乐了。廖湘汀是个很强势的领导,估计王玉印在他面前找不到自信。

    蒋胜看看蔡永进,心知肚明,两人却都热情地走在王玉印两边,往电梯口走去。

    电梯门慢慢打开了,郑权与秘书衣见珠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郑市长!”孙静有些怯怯地迎上去,这个时候,廖湘汀是走在孙静后面的。

    郑权朝众人点点头,又看看王玉印,岳文注意到,他对在这里看到王玉印并不显得惊讶。

    郑权简单慰问两句,随即问道,“进去多长时间了?”

    “半个小时吧。”廖湘汀道,陪着郑权朝手术室走去。

    “嗯,”郑权道,“手术顺利吗?”

    岳文看看孙静,又看看廖湘汀,心想,哪有这么问的,但郑权是市长,他这么问,没有人表现出有什么不妥。

    “顺利,昨天我与主刀的孙主任通过电话,待手术结束后,永进与老蒋一起,表表我们的心意。”

    “这种病,一次手术恐怕不行,孙主任这里,还得做好工作……”

    手术室的灯持续亮着,郑权坐了一会儿,就站了起来,“我还有事,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湘汀提,”他亲切地看着孙静,“也可以给我打电话,文正人很好,罗书记和我都很看重,……前些日子如果没有文正的付出,桃花岛核电恐怕就要付诸东流了,嗯,从这一点,秦湾八百六十万人民群众欠他一个感谢。”

    听到对自己丈夫的如此高的评价,孙静流泪了,“谢谢郑市长,廖书记都已经安排了,我们没有什么要求了。”

    郑权与他握握手,又看看廖湘汀,“几点了?”

    衣见珠马上抬腕看看手表,“快八点了。”

    “好,我有个同学是这里的院长,我们去看看。”不须郑权嘱咐,衣见珠马上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李院长刚到办公室。”

    “好,”郑权看看他们,“湘汀跟我去一趟。”三人一齐朝前面走去,岳文想了想,见廖湘汀没有发话,自己也跟了过去。

    李院长并不在行政楼那边,在这里的一间办公室等着他们。

    等进了办公室,岳文才发现,这位李亚梅院长是一位很漂亮的中年女人,举止投足间既干练又大气。

    衣见珠看看岳文,见他不眨眼地盯着李亚梅,遂轻轻碰碰他,岳文这才如梦方醒,两人轻轻退了出来。

    衣见珠很疲惫的样子,与岳文聊了几句就到车里补觉去了。

    这也是优秀秘书的本事,能随时睡觉,也能随时清醒。

    岳文百无聊赖,又回到手术室。

    可是他还没走到手术室,廖湘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在楼下等他,他就不去手术室了,他在车上也小睡一会儿。

    嗯,什么情况,衣见珠主动退出办公室,廖湘汀谈了一会儿又走了,……美女院长同学?是不是暗恋过或者明恋过?想着郑权官威颇重的样子,岳文还真想不出他年轻时恋爱的模样。

    “手术中”三个字仍是亮着,谭文正的两个姐姐陪着孙静说话,蒋胜、蔡永进、王玉印不知聊着什么,岳文则百无聊赖地吴锋搭话。

    这些日子,吴锋也明显瘦了。

    岳文明白他的心理,谭文正如果没有了,那他吴锋自然就不再是人人都高看一眼的管委主任秘书,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那不是……”岳文背对着电梯,吴锋正对着电梯,只听电梯门开,岳文赶紧又回过头来,只见霍达又匆匆走出电梯。

    他眼力很好,在人群中一眼就把孙静认了出来,孙静却不认识他,“这是交城市委霍书记。”蔡永进笑着介绍道。

    “麻烦你了,霍书记。”对于前来看望谭文正的人,此时,孙静都很感激。

    “我与老谭是老熟人,”霍达仿佛不胜感慨,样子也很沉痛,“进去多长时间了?”

    “快一个小时了吧。”岳文抢答道。

    “老谭就是太要强,一心扑在工作上。”霍达又感叹道,“这工作是干不完的,身体却是自己的,身体不好,嫂子你也跟着上火遭罪。”

    一席话,说得孙静又差点流下泪来。

    岳文早停止了与吴锋的交流,专心地看着霍达。

    那晚,霍达与王玉印的表现让他印象颇深,今天这二人同时现身谭文正的手术现场,打的是什么主意?

    “老廖呢?”廖湘汀不在,霍达并不称呼他为廖书记,岳文眉头不禁微微一挑。

    “跟郑市长去找院长了。”王玉印笑道,仍那么谦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就是管委办公室的普通工作人员。

    “噢,正好我有点事想跟郑市长汇报。”霍达一使眼色,身后的秘书马上拿出一个信封来,“嫂子,我一点心意,千万收下,千万收下。”

    孙静红着眼圈点点头。

    无利不起早,见他站了几分钟要走,岳文有些光火,你是来看谭主任还是看郑市长的?

    “我与你一起去。”王玉印笑道,“岳主任,能麻烦你带个路吗?”

    “您太客气了,王总。”这二人的神情他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

    二人在身后说着话,岳文则走在前面。

    等到了李院长办公室,他指指前面,“这里。”说完他朝二人笑笑,就开始往回走。

    王玉印与霍达敲敲门就相继走了进去,可是不过五分钟,二人又走了出来,二人脸上都是一幅窘色。

    打扰了领导会见女同学,还是漂亮的女同学?这不是触霉头吗?

    岳文躲在走廊尽头,偷偷地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