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百鸟朝凤
    临安的法云舒缦,毗临灵隐寺与永福寺,晨钟暮鼓之间,佛香悠扬。

    慢慢踏上那号称临安最美的小径——法云径,这是酒店的主道,徜徉于其中,可以慢慢发现,酒店其实就是一个小村落。

    会场内。

    “因9号投标商根本不具有投标的资格,投标文件也是一份带病的投标文件,我建议,评标委员会将9号作出剔除出局的决定,请评标委员会全体成员和监标人签字确认。”

    这位胖胖的评委看看大家,本以为会很快得到大家的响应,但除了一位评委微微点头后,竟无人附和,场内气氛一时比较微妙。

    “佟工,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您的意见呢?”林荫看看白发苍苍的老专家,笑道。

    这才是面对权威的正确姿态!

    佟工很受用,“招标文件上也没有说过,负债企业不能参与投标,是不是刘总?”

    中建设的评委点点头,“是的,没有这一条款。”

    “嗯,况且银行已经解除查封,再加上有区里的扶持,有大量的基建项目作支撑,我看秦湾水泥厂生存不成问题。”

    “我同意佟工的意见。”林**,一句话,简洁明快。

    “好,请10号投标商进场。”主持人道。

    六位评委都低下头,在打分表上打下了分数。

    ……………………………………

    ……………………………………

    “我估计我们现在排名第三,这是两个包,我们一定要拿到其中的一个。”

    “第三?”周厚德差点跳起来,“不被剔除出局就不错了,还第三?不可能!”他的头摇得象拨浪鼓。

    “呵呵,你以为我给专家倒水是白倒的?”岳文吡笑道,“我看了六位评委的打分表,排在第一的山海,第二的是中广,几个评委都是这样,我们的水泥质量不差,报价又最低,如果评委不质疑我们的资格,我们就有希望,嗯,我们必须把中广拿下,……根据报价,后面的海润一家对我们有威胁,只要这两家出局,我们就能进入侯选名单,其它的小水泥厂不需再管。”

    “怎么拿下?”周厚德看看岳文,岳文的手段他听说过一些,作为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技术人员,他不无担心,“岳主任,这是省城!”

    这意思很明白,这可不是你那一亩三分地,由着你的性子胡来!

    “我知道,”岳文不为所动,“胡哥你去!”

    “我去?”胡开岭仍懵懂,“去干什么?”

    岳文附耳窃笑,王凤推他一把,埋怨道,“这会儿还有什么秘密?”

    “八哥,你也去,”岳文顺手从王凤手里拿过自己的包,拿出墨镜给黑八带上,“得,都不用化妆。”

    “怎么象个黑涩会!”郎建萍笑道,“这事应让我哥来。”

    岳文看看她,“那就真成黑涩会了!”

    胡开岭一抹粗粝的脸腮,胡子扎手“好,这个我会,小八,走!”

    看着他的背影,周厚德看看王凤,好象明白过来一些,“这能行吗,这可是在省城?”

    “我们不是真的黑涩会,呵呵,老周这下你明白了吧,我带胡哥过来,就是因为标书上说过是按价格中标,我们的价格我想肯定是最低的,但也不排除有比我们更低的,到时让胡哥去……,呵呵,你懂得……现在名次大体出来了,虽然中广比我们价格高,但逼退他们,我想还是没问题的。”

    “逼退他们,也不选我们怎么办?”这个问题很现实,周厚德仍是忧心忡忡。

    “那只能听天由命了,”岳文双眉一挑,“我们的命运不会这么差吧?”

    ………………………………

    ………………………………

    “今天的评标进入最后一个步骤,定标阶段,请各位专家评委发表意见。”

    会场里,主持人的声音很轻松,可是忙了一天,六位专家却并不轻松。

    佟工:“从投标情况看,9号投标商的报价最低,且抽样送检各项技术指标均满足招标条件,如果不考虑负债经营等因素,我同意8号山海水泥与9号秦湾水泥作为中标侯选人。”

    张工:“秦湾水泥厂一度面临倒闭,虽然有区里的支持,但面临许多不确定因素,我建议,将8号山海与16号中广作为中标侯选人。……”

    冯工:“我同意将山海与中广作为中标侯选人。”

    林荫:“我同意佟工的意见。”

    二比二平,几位评委和主持人、记录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建设的两位经理。

    刘总:“秦湾水泥的报价最低,同等厂家,这一点确实很有诱惑力,可是,同样,秦湾水泥也存在许多不可确定的因素,如果不存在企业经营情况,可以考虑。”

    张总:“嗯,可以考虑,可以考虑的。”

    主持人笑了,依次从六位评委手中接过打分表,朝着记录人念道,“第一名山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总分是540分,平均分是90分,”他看看佟工与林荫,“第二名中广水泥集团,……第三名秦湾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由于本次招标分为两个包,现形成评委会第2号决议,同意2号山海水泥、10号中广水泥集团作为中标侯选人……”

    …………………………………

    …………………………………

    “没看电视剧里,老大脖子上都带一条金链子吗?”黑八愤愤不平道,“这角色扮演,没有道具怎么成?”

    “你以为拴狗呢?”胡开岭瞪他一眼,他就不敢再说话,这也是在金鸡岭形成的习惯,“铁霖,就你这卖相,根本不用打扮,往这一站,跟街上的小痞子没什么两样。”

    “你才是痞子呢?”黑八却只敢腹诽,不敢说出口来。

    “中广与海润的人在哪?”胡开岭在休息室里瞅了瞅,却不见人影。

    “人家财大气粗的,哪会在这吃,出去吃饭还没回来吧。”

    “好,我们出去等他。”

    两人刚走出休息室,迎面就碰到了中广的代表,“胡哥,看看,那就是,还带着徽章呢。”看来也是记挂着开标结果,吃也吃不慰贴。

    “你们是中广集团的?”胡开岭双眼一瞪,对方代表立马声音低了下去,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模样立马冷了下来。

    “走,跟我去洗手间。”胡开岭人高马大,见对方不愿动弹,钢钳一样的手立马卡住了脖子,“哎哎,放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