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墙
    卢姗姗看看李咏,眼波流动,李咏会意,她娇笑道,“杨市长,全市的干部不都是您的兵吗,您的兵遇到困难不来找您找谁啊?”

    “我的兵?”杨宏伟笑了,情绪仍然很好,“好,那……,”他一看工商联主席,工商联主席马上在人群中寻找孙健一,待看到孙健一后,又亲自快步走过去,把他叫了过来

    “小岳啊,”杨宏伟和颜悦色道,“强将手下无弱兵,都说开发区的干部敢想敢说敢干,呵呵,拉项目都拉到这里来了……”

    “这不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吗?有您在,我们感觉就有主心骨。”岳文笑道。

    “呵呵,”杨市长好象并不为所动,他看着快步走来的孙健一,“就是他吗?”

    “你好,杨市长。”孙健一并没有受宠若惊的样子,在杨宏伟跟前,他仍是不卑不亢。

    杨宏伟笑道,“健一,早就听钱主席介绍过你,沈飞的总工,视野很宽,技术也很过硬,呵呵,我们秦湾的企业家队伍里又多了一员大将,……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开发区的岳文,廖常委的秘书。”

    孙健一注意到了站在杨宏伟身旁的岳文,但杨宏伟亲自介绍,他仍有些惊愕,“杨市长,我们认识。”

    “认识就好,”杨宏伟不想多谈,“开发区是秦湾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发展势头很好,嗯,企业与地方也要优势互补,这样才有合作前景……”

    岳文就站在杨宏伟身旁,拄拐鹤立,他明显感觉到眼前灯光一闪,闪头一看,黑八主动拿起相机,给他们照起像来。

    杨宏伟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现场有太多的人围在他的周围,“孙总,这是我们的资料,”岳文从黑八手中接过资料,双手恭敬地递给孙健一。

    孙健一也用双手接了过来,岳文见他如此重视,心里一喜,却不料孙健连打开也没打开,“看资料需要平心静气,这样的场合不合适,我回去再看。”

    岳文的脑袋转得很快,“好,那孙总,我能给您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开发区发展风电的优势吗?”

    “这个,资料里不是有吗?”孙健一看看他,眼中却没有一丝想听的样子。

    “资料里可能……”岳文还没有说完,那名领班模样的女人出现在他的右侧,“先生,请您这边请。”

    “干嘛?”岳文看看领班。

    “您没有邀请函,请您别为难我们。”领班莺歌燕语,满面微笑。

    岳文下意识地看看孙健一,孙健一却道声“回见”就朝另一侧走去。

    岳文心里的气有如火苗一样“腾”地窜了起来,“这饭都吃到一半了,你们想起我没有邀请函了,”可是,他马上省得这个场合是不能随便乱发脾气的,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况且,这个领班也是在做自己的工作,“刚才,杨市长与我握手交谈,你看见了吗?”

    “这,我们不知道,”领班的态度仍很和蔼,“但是请您遵守这里的规矩,要不等会儿保安进来会不好看的。”

    这句话就带着威胁的味道了,岳文马上省得,强留下去,出丑的是自己,就是杨市长问起来,人家也会推到保安头上,最后让人看轻的还是自己。

    “我这人啊,最守规矩,”岳文吡笑着看看远处的王玉印、施忠孝等人,“我们进来就是找人来了,人找着了我们也要走了,走,八哥!”

    他拿起另一只拐,昂头朝门口走去。

    大厅里仍是热闹异常,几个企业家正在台上联唱,全场的目光都放在了台上,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注意到那个拄着拐的年轻人被人“请”出了大厅。

    “这叫什么事,这叫什么事?”黑八跟在后面喋喋不休,“好好的让人给撵出来了……”

    “我们摆了别人一道,有人现在也想给我们使绊子,”岳文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

    “王玉印?”黑八道,“文哥,你不是说你有仇当场就报了吗?”

    “这个嘛,我们能把孙健一邀请到开发区,就是压他一头。”岳文突然停住了脚步,“杨市长虽然替我们出头,墙已打通,但王玉印和大海龟给我们造成的负面影响还没有消除,心里的这堵墙仍在,他就是接受了我们的资料,也不会来开发区的!”

    “那怎么办?”黑八一屁股在大厅里坐下来。

    可是那领班如影随形地也跟了过来,“先生,能请您到外面去坐吗?”

    “外面去坐?”黑八有些不解,他看看外面“哗哗”下着的大雨,他猛然明白过来,“赶我们哪!”

    岳文越气脸上越笑,“凯悦很了不起吗?我们住宿不行吗?”

    “对不起,”领班轻轻地笑道,“不行。”她身后突然多了两个虎背熊腰的保安,“送二位先生走好。”

    “别,别,别,我们自己走。”好汉不吃眼前亏,岳文马上道,特么地,这事太蹊跷,大学时代,这里是自己休息的据点啊,今天是撞了鬼了还是……对,还是犯小人!

    他不想再想里面的关节,一团烂絮最后的尽头无非还是那一根线,现在那根线就在上面呢,能指挥酒店的人除了我亲爱的玉印兄还真没有别人!

    “文哥,真走啊,”黑八立马感觉到了不对,今天这事太蹊跷,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岳文低眉顺眼象个小媳妇似地乖乖把气咽下去了,那肯定是今天这日子不对!

    外面的雨,瓢泼似的,砸得地上的水泡连成一片。

    旋转门自动又转到里面,岳文却在门前站住了,他往里看看,领班已经不见了身影。

    “里面不让我们待,我们就在这里。”

    “这里?”黑八看看两个门童,“这多丢人啊,我不在这,我要回车里,”他看看岳文的伤腿,“你还瘸着腿呢?”

    “腿瘸着不算什么,现在几点了?”岳文看看手表,“我估摸着待会儿就有人出来了,这样的场合,不会都坚持到最后,我们就在这里等孙健一,我要让他,看到我们的诚意。”

    “诚意?还不够诚意吗?”黑八不满道,“这跑了两个月的资料还不是诚意?让副市长出面说话还不是诚意?”

    “投资不是行政命令,这就好比结婚一样,得你情我愿,”岳文笑道,“我保证,王玉印待会儿就会为他的举动后悔。”

    黑八抹一把脸上飘过来的雨丝,“真的?奶奶的,从没让人从酒店里赶出来过,顾客不是上帝吗?他们就是这么对待上帝的?!”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等会儿你就看着王玉印被上帝嘲笑吧。”

    ……………………………

    果然,不出岳文所料,有的企业家没有等到完场,就提前出来了,当他们出门时,看到刚才拄拐的那个年轻人在雨中伫立,不禁都很吃惊。

    岳文却笑着接起电话,天地之中,雨幕之下,仿佛混沌初开,一切都不在他心中,“刘书记,你们到了吗?噢,好,下高速了,我们还在凯悦,好,我在这等你们。”

    他放下电话,看看黑八,“摘桃子的人到了,成败就在这半个小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