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无间道、韦小宝与令狐冲
    陶沙脸上一沉,光头后面又跟进一个人来。这个人他认识,正是区政法高官、公安局长周平安。

    “周局知道我们在一块,就过来了。”阮成钢淡淡道,却抬眼看看陶沙。

    “老陶,我知道你轻易不跟人一块吃饭,成钢跟我说,你在,老岳也在,”周平安很热情,满脸堆笑,岳文暗笑,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老岳了?“我就不请自来了,老哥请你多少次你不赏脸,今天敬我杯酒行不行?”

    作为区政法高官、公安局长,这一句话给足了陶沙的面子,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物,陶沙马上笑道,“赏脸?周书记是赏我饭吃,服务员,加双碗筷。”

    赏饭,陶沙说得委婉,其实就是他是公安局的法律顾问,公安局每年是需要要律师费的。

    “加两幅碗筷,还有一个客人,小姚出去接一下。”

    周平安看看刑警队的办公室主任,姚主任马上屁颠屁颠走出去,全区加上协警有几千警察,周书记能直接说出他的名字,这比什么都管用,这意味着在领导心里挂了号。

    什么客人?

    陶沙不问,那是不屑问;岳文不问,他知道,周平安带来的人,肯定不会让人不适;蒋晓云不问,她的话压根就少。

    周平安倒是对她关怀备切,话里话外,芙蓉街道指导员的位置就是过渡一下,如果愿意在基层干,可以,选一个好的街道任所长,当然,回区里更好。

    蒋晓云知道,为自己回区里任职这事,自己的妈妈找过周平安的老婆。

    姚主任一掀草帘,周平安接着就站了起来,大家也都站了起来,可是令岳文想不到的是,天翼重工的老总孙健一走了进来

    岳文一愣,但马上想到这是准备投资的节奏,这是提前在与当地各方搞好关系,看来,这个孙总,并不是一个技术男。

    陶沙与阮成钢等人并不认识他,岳文抢先迎了上去,伸出手来。

    孙健一却把岳文的手往前一带,直接伸出双臂,热情地拥抱住岳文,“谢谢了,兄弟!”

    一句话,让岳文心头一热,他也重重地拍了拍孙健一的肩膀。

    “腿好了?”孙健一笑着打量着他腿,问道,

    “好了,”岳文看看孙健一,又看看陶沙和阮成钢,周平安介绍,“这是天翼重工的孙总,以前可是沈飞的副总!这是平州律师事务所的陶主任!”

    陶沙笑着站起来,孙健一道,“您是陶主任,”他掏出一张名片,“天翼准备在开发区成立分公司,法律上的事还请您多关照。”

    大家都听得出来,这就是要请陶沙当法律顾问,白送钱的事。

    陶沙矜持笑道,很有老大气质,“感谢孙总看重,期待与您合作。”

    “这是阮局,我们开发区的神探,我这个政法高官能坐稳这个位置,一半的功劳是他的。”周平安指着阮成钢,神态就随便了很多。

    阮成钢一摆手,“周局又笑话我,当兵的,领导指哪我们打哪。”

    “坐坐。”周平安笑道,“把我带的红酒打开。”

    暗红色的液体慢慢倾倒进每个人的杯子里,孙健一却举杯站了起来,“周书记,借您的酒,我想先给岳文兄弟道个歉。”

    “孙总,这话怎么说的?”岳文赶紧也站了起来。

    “坐坐,站着说不算。”周平安打着圆场,虽然不知道里面的故事,但并不阻止。

    “初次见面,我考虑不周,兄弟腿瘸着,让他在门外站了那么久,这一杯我先干了。”孙健一诚恳道。

    岳文紧跟着也干了,他一亮杯底,“孙总能给我们开发区机会,我得回敬一杯,还有一层意思,我要喝两杯,第二杯,我还要敬一下孙总,感谢孙总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兄弟现在是工委督查处主任,电筹办主任,副处级干部。”阮成钢抽着烟斗,把话接了过去,周平安不抽烟,他照抽不误。

    “说实话,我没想到开发区有这种干部,”孙健一有些感慨,“这项目我选在开发区,不为虽的,就冲兄弟你!”

    “我们一起干一杯,为发展、发财、发达!”周平安笑着站起来提议道,菜还没上,这酒都喝了几杯了,这气氛,好得一塌糊涂,“开发区要发展离不开项目,投资促进生产力,朋友就是生产力,”政法高官的敬酒辞符合身份,又不落俗套,“也祝老孙发财,你发财,我们发展,才是双赢,最后祝下小岳主任,荣升!”

    “哐当——”

    杯子碰到了一块,大家一齐干杯。

    岳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还是《闯将令》的曲子。

    “这是周星驰的音乐,”阮成钢道“孙总,我们这帮人在一块,平常说的就是诗与音乐。”

    孙健一笑道,“我也喜欢,但这不是周星驰的曲子,……”

    “是于会泳的,大跃进时谱的曲。”岳文笑道。

    孙健一惊讶地看看他,站起来,“不行,岳主任,我们得碰一杯。”二人都站了起来,喝干了杯中的红酒。

    “于会泳是谁?”黑八问道。

    “曾经的文化部长,八个样板戏的创作者,”孙健一道,“这是为大跃进时谱的曲子,被周星驰拿来用在电影中,……开发区多闯将,来,为我们的闯将干一杯!”他看看岳文。

    又是一阵喧腾,不得不说,孙健一很会调节气氛,也颇好爽。

    “音乐是一个时代的背影。”孙健一看看阮成钢,呼应着他刚才的话。

    阮成钢也看看他,“我们年纪差不多,我们这代人都喜欢港台音乐。”

    孙健一笑着一拍桌子道,“还有金庸的小说。”

    说起金庸的小说,连蒋晓云也插了几句,周平安却插不上话,当又说起香港电影,他就只能附和着喝酒了。

    “来,祝你在警察部一帆风顺。”

    陶沙笑着举起杯子,这是《无间道》的台词,却隐喻祝孙健一项目成功的意思。

    孙健一也笑着站起来,“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做个好人。”这也是里面的台词,却是隐喻想为开发区做点贡献。

    “有些事终究要去做的。”岳文笑道,却借里面的台词隐喻开发区是孙健一惟一正确的选择。

    “你长得帅,我对你有信心。”孙健一笑道,话一说完,大家都笑了。

    “对不起,我是警察。”阮成钢举杯补充道。

    “谁知道?”孙健看看他,丝毫不落下风。

    众人又都相视而笑,孙健一却继续道,“往往都是事情改变了人,人改变不了事情。但是有些人他们改变了一些事情!来,敬岳文。”

    众人一齐举杯,又是一饮而尽。

    孙健一笑着放杯落座,“有这么一帮好兄弟,周书记,我们认识得晚了。”

    陶沙笑道,“有共同语言,能唱粤语歌、爱看金庸小说的都是朋友。”

    孙健一站起来伸出手来,陶沙也伸出手来,二人重重地一握。

    “你们三兄弟,周书记,我用金大侠的小说来比喻一下。”

    “老陶有老大气质,象乔峰!”陶沙笑着又端起杯子敬酒,“我们一直在说这个事儿,成钢一直跟我抢,好了,今天孙总见证了,以后我的网名就是乔峰了。”

    阮成钢不服气地看看孙健一,孙健一笑道,“成钢象胡一刀,为朋友重义气,豪气干云!”

    “好。”岳文轰然叫好。

    阮成钢把烟斗放下,“好,从此我就是阮一刀。”他也端起杯子。

    “岳文?”孙健一看着岳文,端详着,岳文也作出一幅正儿八经的模样。

    蒋晓云饶有兴趣,想不到这个以前沈飞的副总是这样的人,想不到这个在秦湾实业与地产做得同样出色的人,是这样一个人。

    “岳文他象韦小宝。”她抢先插话了。

    孙健一笑着看看蒋晓云,岳文却委曲道,“韦小宝有七个老婆,我一个也没有!”

    这句话有信息量了,蒋晓云敏锐地看他一眼,又看看阮成钢,阮成钢没有注意,陶沙作为律师却很敏感,他也看看岳文。

    “韦小宝,是大智慧,我觉着小岳象韦小宝,但我觉着他更象令狐冲!”

    “对,我就是令狐冲!”岳文一拍桌子,“孙哥,相见恨晚!”他端起酒杯,却改了称呼,“敬你!”

    多少年之后,当孙健一事涉泼天大案、身陷囹圄,岳文总记得那晚的欢笑,和酒醉之后在ktv里孙健一的歌声

    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

    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

    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阑珊处

    去不到终点回到原点

    享受那走不完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