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分手总要在雨天
    大海,沙滩,啤酒,海鲜……

    秦湾的八月,可以满足你对一个城市的所有幻想!

    当又一年的八月不期而至,秦湾,又一次与世界激情干杯,整个城市、整个八月就此进入欢乐时间!

    来自天南海北的人群,以啤酒为名相聚,体验醇香的美酒氤氲出属于这座城市的独特魅力。

    可是今年的啤酒节,却与这一年的亚洲杯相逢,二零零四年的那个夏天,那是中国足球距离亚洲之巅最近的一次,是中国足球发展抛物线的一个峰值。

    当足球遇见啤酒,你就会知道,一个夏日的城市能火爆到什么程度?那巨大的狂欢当量瞬间把整个城市点燃,熊熊燃烧!

    好在秦湾啤酒节向来与雨结缘,无论是提前举办、当天举办还是延期举办,那倾盆大雨总会不期而至,也为狂欢的中的人群洒下些许清凉!

    “在家里喝不过瘾,没气氛,”阮成钢摇晃着站起来,在孙健一家里,这几个人也不知喝了多少瓶啤酒了,“就我们几个守着一台电视,没劲!”

    “那么我们走,去啤酒大篷,边看球边喝啤酒!”孙健一豪爽道,自打在开发区投资,孙健一与陶沙、阮成钢相见恨晚,借啤酒节之便,邀请二位过来畅聊、畅饮、畅玩!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这是二零零四年的八月七日。

    中国国家队历史上第二次站上了亚洲杯决赛的舞台。在那二十年前,国足曾经杀入决赛,但最终负于沙特;二十年后,面临宿敌日本,举国上下、全城之中,都在等待最终的判决!

    “干死小日本!”陶沙也喝多了,嘴里骂着粗话,“可惜大头受伤缺阵!”

    “关键时刻还得看我们山海人,赫海东带伤出阵,又有英超的孙继海和德甲的邵佳一,我看阵容不错!”孙健一的舌头有些大,但眼神不乱。

    一行人开车来到啤酒城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可是丝毫不影响球迷和游客的热情,啤酒、海鲜、足球、音乐已经开启了这座城市的狂欢模式!

    好在,没有等待多久,几个人就走进了一处面积一万多平米的啤酒大篷内,当岳文赶到时,几个人的桌上又摆满了啤酒瓶!

    “兄弟,想喝什么酒,自己挑!”震耳欲聋的狂欢声中,一阵一阵的声浪中,孙健一大声喊着。

    岳文是刚从酒店赶过来,廖湘汀刚结束了一个活动,也不拘着他,就给他放了假。

    从优雅的饭桌乍到狂野的舞台,岳文感觉身上的荷尔蒙都在飞,“孙哥,我什么都想喝!”他也大声回应道。

    德国慕尼黑、百帝王、埃尔巴赫、美国百威、丹麦嘉士伯、西班牙伟士堡、捷克百得福……

    当所有的啤酒摆上桌子,阮成钢瞥了一眼,吐出两字,“我靠!”

    岳文却顾不得阮成钢了,嘴里喝着啤酒,手里拿着烧烤,眼睛就盯在电视上。

    出师不利与巴林打成平局,却以小组第一昂首进级,半决赛中拿下伊拉克,点球打战险胜伊朗晋级决赛,岳文都没有时间观看。

    廖湘汀不好足球,也没有看球的习惯,害得岳文早上就打开搜狐,先过了把瘾再说。

    “阿里汉,臭手!”岳文狠狠地把一根串撸进口里,“李毅大帝怎么放在了板凳上?特么地,我现在怎么看穿蓝衣服的这么不顺眼呢?”

    日本队的上衣就是蓝色的,他一回头,阮成钢正笑着看着他,陶沙也穿了一件蓝色的t恤衫,“老大,瞧,这衫撞得……”岳文吡笑道。

    他话音未落,全场突然一片嘘声,第21分钟,中村俊辅利用标志性的任意球造成国足门前混乱,福西崇史接队友头球摆渡破门得分,国足1球落后!

    整个大篷里瞬间好似安静了下来。

    “罚酒,”岳文举起啤酒瓶,“老大,你可别因为一件衣服成为民族和历史的罪人!”

    陶沙笑着脱下了t恤衫,露出白白的一身肥肉,整个大篷里光膀子的汉子不在少数。

    “我也脱!”阮成钢喝了几杯后也脱了,突然,大篷里的欢呼声响彻云霄,差点把篷顶给掀了,仅仅十分钟后,闫嵩左路突破后低传,老将李明迎球左脚低射破门,1-1!国足便扳平了比分!

    “喝酒,老阮,你这一脱,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有益于足球,历史必将记住你这一脱!”岳文兴奋地红了脸,脚踩在塑料板凳上,高举着啤酒杯,狂声大喊道,“冲冠一脱为足球,秦湾有血性的老少爷们,为了胜利,把衣服脱掉啊!”

    他带头一把脱下自己的白衫衣,疯狂地挥舞着,却被阮成钢一把抢了过来,“白旗,不象话!”

    喧嚣中,却没有人注意到二人,整个大篷里的人群沸腾了,集体无意识了,男同志兴奋地脱掉了身上的各色衣服,露出了不同肤色的上身,举着啤酒,狂吼乱叫!

    岳文举着啤酒杯,突然一摸自己的口袋,兜里的手机在震动,“嘿,掌柜的有事找我,要看不成球了!”

    他以为是廖湘汀的电话,可是掏出手机一看,整个人石化了,在喧嚣沸腾的人群中,他感觉喉头一咸。

    “老婆”两个字在手机屏幕上不断地闪烁。

    他长吸一口气,颤抖着手接起了电话。

    这几个月,他不断地给葛慧娴打电话和发信息,可葛慧娴不是不接,就是不回,他回到家里,家俱依旧,香味依旧,可就是再也见不到葛慧娴的人。

    今天葛慧娴一反常态把电话打给他,他有些忐忑,在这个欢腾的时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头慢慢在冷却。

    “在啤酒城吗?”葛慧娴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让岳文感觉到窒息。

    “老大和老阮都在呢,你在哪,我去接你!”岳文努力营造着以前的气氛,想让电话那头感受到往日的温情。

    “我也在啤酒城,”葛慧娴那边也很闹腾,“我在捷克百得福啤酒城门口等你……”

    “好,我马上过去!”岳文兴奋地站了起来就往外跑,可是跑了几步又跑了回来,抓起桌上的衫衣又跑了出去,“你们玩吧,我得陪老婆去喽!”

    孙健一看看陶沙与阮成钢,“有情况?”

    “嗯,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乐子,看球!”阮成钢举起啤酒杯……

    刚刚进球的欢乐余温仍在,可是大篷外的雨却下得更大了,但啤酒城里到处是举着伞的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在昏暗的天地中伴随着霓虹灯的闪烁,构成了五颜六色的花海。

    远远地,岳文看到了,看到了,葛慧娴就站在一个巨大的充气啤酒瓶下,她没有打伞,雨水淋湿了她的头发,可是她却面容平静,呆呆伫立。

    “老婆!”岳文兴奋挤了过去,把手中的衫衣举在了葛慧娴的头顶,“外面雨大,快进去吧。”

    葛慧娴脸上一动,在岳文的脸上盯了片刻,又慢慢把岳文手上的推衣拿到一边,“我不进去了,……让你当面过来,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明天……要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