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希望与死亡
    “小岳,快往里,快进来坐。”

    葛父早就看到那两只紧握的手,但愣是装作看不见,热情地把岳文往客厅里让。

    茶几上早就摆满了水果、瓜子、花生、糖块,估计姜秘书长提前打了招呼,家里提前作了准备。

    岳文在沙发上坐下,他发现,葛父葛母仍象往常一样热情,看他的神情仍象看待自己的孩子,他不由心里一暖。估计葛慧娴也没有跟家里提两人分手的事儿,岳文心里有又了几分把握。

    葛父葛母曾经也与方秀兰、岳魁通过电话,四位老人猜破头皮也想不出来,好端端的两人为什么马上就要结婚了,葛慧娴却远走他乡,问岳文岳文不说,问葛慧娴,葛慧娴也不答,四位老人被折腾得着实不轻。

    “叔叔,岳主任给你们带了点年货,放在后备箱里,我给您搬上来还是放地下室?”小武侍候领导,更有眼力价,他与岳文一样,给人送东西,人家说是放楼上,他俩都是给搬进屋,说是放地下室,他俩则只走到人家地下室的门口,从不往地下室多看一眼。

    “放地下室,放地下室。”葛父笑着说道,一边拿起桌上的烟往小武手里塞。

    这个年,可真是个肥年!

    老葛乐颠颠地下楼,虽然他挂着海州市纪委常委的名头,但在这个城市,纪委的常委只是副科级,与市委常委还是不一样的。

    那时,纪委的作用还不象十一年以后的纪委,十一年后成立了监察委,纪委的地位直线上升,而现在,他这个纪委常委,就是个清水衙门的清水官,过年,除了人情往来外,没有人给他送礼。

    可是,今年不一样,除了自己、老婆和女儿单位的福利外,市政府又送了两份,一份说是市里的意思,一份说是县里的意思,现在小武又搬来一个后备箱的年货,那小小的地下室可真盛不下了。

    葛母看看沙发上的二人,笑道,“我也下去搭把手。”

    她忍不住又看看岳文,这样好的女婿,第二次上门就是市政府秘书长亲自陪同,市长中午亲自宴请,打着灯笼也难找,她就闹不懂女儿的心思,这么好的人,咋说不结婚就不结婚呢。

    她刚走出门,迎面就碰到了对门的邻居,“曲科长,女婿来了?”

    “来了,来了。”葛母眉眼含笑,这个楼上住的都是机关干部,大家的眼力都颇尖。

    “女婿在秦湾?我听说给什么领导当秘书?刚才,我看见姜秘书长也亲自来了。”

    “陪着女婿一块过来的,”葛母自豪道,身在机关,她有涵养,并没有说出市长中午请女婿吃饭的话来,不过,下午这个楼里的邻居们就会都听说的。

    不提屋外喜笑颜开,屋内,却是纵有千言万语,一时涌上心头,岳文不知说什么好了,却一把搂住了葛慧娴,“你干什么,……”葛慧娴剧烈挣扎着,却小声嘟囔着。

    “姐,……”

    岳文感觉自己的心也跳得厉害,突然,他特别鄙视自己,都是老司机了,何况搂的还是自己的老婆,还是那个熟悉的身体,自己激动个啥子哟?!

    葛慧娴越挣扎,他搂得越紧,葛慧娴终于不再动了,喘着粗气,伏在他的胸膛上。

    岳文也不说话,静静地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我……”葛慧娴刚要说话,岳文却一把捂住她的嘴,“别说,我什么都知道!”

    “我爸……”葛慧娴到底还是张开了嘴,果然,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岳文忙放开葛慧娴,正了正脖子上领带,端起茶来慢慢喝了一口。

    葛慧娴满脸通红,却一转身进了洗手间。

    “小岳,快十二点了,姜秘书长派车过来了,我们走吧?”葛父客气地问道,却四处打量着,他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宝贝闺女。

    “好,马上走。”岳文笑道,他下意识地看看洗手间,葛慧娴从里面走了出来,脸颊带红,面如桃花。

    农历腊月二十九了,外面不断呼起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北风吹过,那浓重的硝烟的味道就直窜鼻孔,混合着不知谁家炸鱼炸肉的香味,哦,这就是我们北方的年味!

    红红的春联映照下,满院子都是放鞭放炮的人,烟花响起,这白日的焰火,却依然五颜六色,绚烂异常,不需寻找,岳文又准确地紧握凭住葛慧娴的手,这一次,葛慧娴没有再挣扎。

    岳文刚跨进车去,手机就又响了起来,他一看不是廖湘汀的电话,这才放下心来,电话工委办行政处打来的。

    “岳主任,出事了,……廖书记让你赶紧回来。”

    岳文脸色一变,葛慧娴就坐在他身边,她敏锐地注意到他的表情。

    岳文长舒一口气,他看看葛慧娴,“不行,这饭不能吃了,我得马上回去。”

    “什么……事?”葛慧娴问道。

    “事故!”岳文惜字如金,他一步跨下车来,“叔叔,阿姨,实在不好意思,区里出了点事,我们领导让我必须马上回去!”

    都在机关里工作,没看见猪肉还没看见猪跑吗,葛父葛母情知有大事发生,但多年的工作经历让他们忍住没有询问,“那么我们也不去了,小岳,你给刘市长和秘书长挂个电话解释一下。”

    “好,路上我就打电话,”岳文答应着,他看看从小武车上走下来的葛慧娴,“我走了。”

    葛慧娴点点头,没有说话,岳文看看他,一下关上车门。

    车子慢慢启动,葛慧娴却紧追几步,岳文急忙摇下玻璃,“注意安全!”葛慧娴把脸凑到窗前,“别不分什么事愣是往前冲!”

    “知道了。”岳文心里一暖,挥挥手,小武的车慢慢驶出小区。轿车缓缓驶出了小区。

    小武已经知道了区里的事,他的车开得很快,两人一路讨论着,当马上就要驶出海州市区时,小武突然大叫道,“我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岳文也紧张起来。

    “我忘了把廖书记的话当面转达了!”

    “下次吧,”岳文看看手表,又看看外面的炊烟与硝烟,距离事故已经四个小时了。

    ……………………………………

    ……………………………………

    时间回溯到昨天晚上七点。

    三十岁的矿工史江波抚抚头上的零星小雪,坐上了轰鸣作响的三轮车,夜色中,这三辆三轮车满载十六名工人,消失在夜色中。

    天寒,地冻,风急,这雪也一会下,一会不下,但这都阻挡不了腊月二十八的晚上他们再次走进姑娘山。

    马上就要过年了,中国人有句俗语,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可是今年这个年,他已经确定不回河北老家了。

    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马上到来,新,在中国,最大的含义可能就是代表着希望。

    人是靠希望活下去的。

    他不知道,此时的工委办公室,有人希望重新收获美好的爱情,此时的家里,父母却在希望他回家过年。

    可是,他与无数人一样,怀揣着对明年的希望,走进这姑娘山中,在快过年之前走进这姑娘山中,就是希望挣得更多一点,让家人过得更好一点,给儿子再买一些玩具拼图。

    几辆三轮车慢慢停在了半山腰,借着灯光,拨开覆盖的伪装,可以看到一处黑洞洞的入口,十几个人倒也不怕,大家开着玩笑就下了矿,穿过一段长约四五里地的巷道,爬下一段约三四十米的楼梯,前面就是一段能给他们带来希望的巷道,当然,希望与死亡,从来都是孪生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