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imagination at work
    欲进发改委,必先在传达室登记。

    在小小的传达室十几平米的房间里,已经人满为患。其中不少人的身后还拖着行李,显然刚从外地赶来。有人拿着手机,正焦急地与发改委大楼里的办公室联系,希望能够拿

    到一张宝贵的进门条。

    “我们到电力司。”

    李启迪爽快地上前,把进门条递了过去,这么多人不需排队直接拿到进门条,怪不得领导一直表扬。

    林荫脸上却是淡淡的,她拄着拐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院子。

    “发改委的办事方向和风格,越来越公开、高效、透明,”林荫道,“我们这趟主要跑国家发改委三个司,政策法规司,发展规划司,和电力司。”

    林荫走近绿色廊顶下那些台阶时,脚步慢了下来。

    市发改委主任刘永刚笑道,“小伙子上。”

    他与李志海都上了岁数,李启迪是一个女同志,这种体力活也只能由岳文来干。

    “林处,我背你。”岳文强忍住心头号悸动,在众目睽睽中俯下身子,林荫略一犹豫,还是把双拐交给李志海,趴在了岳文背上。

    大门外面排起长队,大楼里每个办公室都被围得水泄不通,站在外面,根本和领导都说不上几句话。

    林荫拄着拐根本挤不进去,岳文就是挤进去了,一大群人在边上围着、候着,他也只能赔笑、干等,没人搭理他。

    林荫的脸上慢慢渗出的汗珠,不断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汗水,无论是地方的同志还是国家发改委的同志,一方等着,一方被这么多人围着,又是大热天,都不容易!

    但林荫的形象,还是成功引起了其他省份的注意,一个拄着拐的女同志过来跑核电,也是独一份!

    岳文走出办公室,悄悄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这里连个坐的地儿也没有,还不知在这里要待多少天,他真怕林荫的脚撑不住。

    “我们先走吧。”

    林荫与刘永刚商量道,上午估计是没戏了,这么多人,省里、市里包括开发区是要好好商量一下下步的对策了,并给省领导和市领导汇报。

    “现在八、九个省份都在跑,不光沿海省份,我还看到内陆省份发改委的熟人,”出得大楼,林荫才道,“但我们与他们不一样,当前,我们最主要是得到发改委批复开展前期工作,只要批复,我们自然就进入国家的大盘子。”她看看岳文,“能走到这一步,我们是占了先机的,这都得益于开发区的努力。”

    刘永刚看看岳文,“小岳是下了功夫的,我们罗书记大会小会也一直表扬……”

    面对着刘永刚和李志海,林荫又恢复了美女处工的面孔,她虽然柔声细语,但口气不容商量,“现在大家都在争取进入中长期规划,这肯定对我们有影响,增添了批复的难度,国家不可能在中长期规划没有出台前,先批复一个省展开前期工作,这,就需要我们做工作。”

    “林处,我们回去后好好合计一下,这几天该靠在这里的靠在这里,该找关系的找关系。”刘永刚笑道,他对这位省里的处长很尊重,虽然他的级别是副厅,比林荫还高着一级。

    “林处,刘主任,”岳文扶着林荫拄好拐,“我有个想法,你们看,驻京办离这里太远,这几天,我们干脆在这里租几间房子,也省得来回把时间浪费在路上。”

    “嗯,这是个好主意,”林荫看看刘永刚,刘永刚正看着她,征求他的意见,“大家都在争,时间上要保证。”

    李启迪也没有提出异议,“林处,中午您想吃点什么?我原本安排在驻京办的,那要不晚上再过去?”她的思路转变也很快,不愧是驻京办主任。

    “我随意,刘主任?”林荫看看刘永刚,刘永刚也摇摇手,“这场面,我都快吃不下了,随便吃点吧。”

    几个人走出大门,到了不远处一家川菜饭馆简单吃了点,川菜下饭,刘永刚虽说自己上火,中午还是吃了两碗米饭。

    吃饭功夫,房子已经租好。不得不佩服李启迪的办事效率!

    房子是在亮马桥附近的一个小区,两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对门!

    “这样方便些,离着近。”李启迪解释道,“遇事也好商量。”

    等众人开车过去,进入房子,刘永刚自己住了一间,李志海与岳文一个房间,三个司机住客厅。另一套房内,李启迪与林荫住一块。

    岳文的司机也回来了,却抬着一个轮椅,林荫一看就知道是为自己准备的,“我们这也属于自带椅子。”岳文笑道。

    一阵说笑,顾不得休息,几个人就凑到一块,男人们住的那套房又充当会议室了。

    会议的结果就是,下午刘永刚与李志海再去国家发改委打探消息,岳文与李启迪去中核电拜访,争取中核电的领导给国家发改委打招呼。

    会议刚刚结束,一转眼,林荫就找不到岳文了。

    “你们岳主任呢?”李启迪马上问岳文的司机。

    “岳主任出去了。”司机察言观色,“我马上出去找,可能买冰棍冷饮去了。”

    “强将手下无弱兵,岳主任沉得住气。”李启迪道,她的意思林荫听出来了,明着表扬,暗地里却指岳文分不清轻重缓急,这个时候,各省都使出浑身解数,上午的情景也不好弄,他还有心思吃冰棍。

    正说着,李启迪的电话响了,电话是廖湘汀打来的,他也是打不通岳文的电话,才把电话打给李启迪,每逢周末他都会进京一趟,平时每日的工作也要李启迪电话跟他汇报。

    “你们岳主任怎么还不回来?”主要领导亲自布置任务,李启迪很高兴,她看看岳文的司机,“大掌柜的找他。”

    “我们岳主任正在跟人说话。”司机很委曲道,“他让我先回来,说中核电那边误不了事。”

    平时岳文话多,但轻重缓急是拎得清的,什么人让他这么着迷,李启迪开玩笑道,“是不是碰到小姑娘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林荫只觉得心里一动,象被针扎了一下。

    “不是小姑娘,是个大叔。”司机老老实实地回答,“听口音象本地人,开商店的。”

    “晚上上不能闲着,要不要我约一下……”

    “约谁也不行了,”岳文从外面走进来,“这时候的饭局约不成,一是人家不一定出来,二是要约的话,一周前怕就约好了。”

    就象他自己,只要想出去,饭局多的是,一个周前约好的饭局也数不过来。

    “你干嘛去了?”林荫看看他。

    “工作,”岳文也盯着林荫,“创造性地开展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