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我是人民的勤务员
    他神秘地伸出手来,握成一个拳头。

    刘永刚、李志海、李启迪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这个拳头上,就连林荫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抬起头来看着岳文耍魔术,期待着从他手里能变出一张进门条来。

    “噗——”

    岳文看着刘永刚,笑着朝拳头吹了口气,“变!”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岳文一下张开了五指,“呵呵,什么也没有!”

    李启迪懊恼地看看他,李志海惊讶地看着他,这一天功夫,怎么就象是变了个人似的!从前那个稳重睿智的小伙子哪里去了?

    刘永刚长喘一口气,“岳文,你在逗我们玩吗?没有进门条,你现在就去排队!”

    “我不去!”岳文斩钉截铁道,口气不容辩驳,但脸上却是一脸坏笑。

    刘永刚一口气没喘上来,大热天差点背过去,一个正科级干部,跟自己这个副厅级干部叫起板来,这样的干部,在自己局里自己都不正眼看他们。

    林荫轻轻拍拍岳文的手,示电他不要跟刘永刚搞得太僵。

    她的手很柔软,岳文心里轻轻一颤,却笑道,“刘主任,您别生气,进门条一会儿就有。”

    “不排队怎么会有?又要变戏法?”刘永刚的声音一下大起来,吓了他自己一跳,周围排队、办事的各省的同志也都奇怪地朝这里看着。

    自己这是怎么了,让一个小伙子给自己气成这样!刘永刚正自懊悔,前面的一名武警见状朝这里走过来,“你,注意,不准大声喧哗。”

    “好,好,好。”刘永刚忙不迭声道,待武警离去,他才一脸怨毒地看着岳文,沉着脸看着岳文接起电话,“我要向你们廖书记反映。”

    李志海与李启迪明白,这是让岳文气得,想到廖湘汀跟前告状了,可是开发区的人干部都知道,岳文是廖湘汀眼前的红人,就是撵出工委办,不照样还是回来了。

    就为几句玩笑话,廖湘汀断然不会处理岳文的。

    “我在哪?”岳文笑着接着电话,“我就在大门口,对,推着一位美女,对对,那赶紧过来吧,还等什么?”

    谁的电话?

    众人的目光又都投向岳文,可是岳文马上放下了手机,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就挤了过来。

    “岳市长?”

    “你好,”岳文笑着伸出手来,“不要叫我市长,我就是人民的勤务员。”

    “勤务员好,勤务员好。”来人笑道,眼光却在林荫身上留恋,搭眼又瞄向李启迪。

    “东西呢?”岳文不乐意了,“我们都是人民的公仆,瞧你这眼光,这么看着公仆,居心何在?”

    “我哪敢有什么居心呀!”对方竟来了一句京腔,听得林荫与李启迪大夏天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刘永刚与李志海也皱着眉头,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鱼找鱼,虾找虾,王八找个鳖亲家,看来,岳文这趟京城之行大变性情是受引人影响喽!

    “东西忘不了,您交代的事,我能不办吗?您瞧好。”对方一口地道的京片子,紧接着掏出几张条子,“都在这了,够不够?”

    众人一下凑过来,什么东西?进门条呗!

    “老几位,东西我放这了,我得回去了,少陪!”

    那中年人大大咧咧地走了,众人却都傻傻地愣在当地。

    林荫从岳文手里接过进门条,“怎么这么多?”

    “这个嘛,”岳文笑着看看大家,“保密!”他又看看刘永刚,“刘主任,不用我再去排队了吧?”

    刘永刚看他的样子,不想搭理他,扭身别转过脸去。

    “行了,大热天的,别在这傻站着了,走吧。”李启迪笑着打圆场道。

    看着刘永刚与李志海走在前面,李启迪笑道,“岳主任,真看不出啊,廖书记身边的人就是有本事,你才来一天,你让我这个在京城待了十年的脸往哪放?”她亲热地碰碰岳文的胳膊,“告诉姐,你是怎么办到的,你看,……刘主任的脸都让你气黄了!”

    她最善长的就是察颜观色,怎么会看不出岳文故意在气刘永刚,这事放在别人身上,那是不知天高地厚,但放岳文身上,她知道肯定有深意,虽然她也猜不透,不过,对于廖湘汀的这位秘书,那能耐,她是亲眼见识过的。

    “想知道?交学费?”雪白细腻的胳膊触碰着他,让他心里泛阵阵阵涟漪。

    “我想交,你敢收吗?”李启迪眼波流转,那双眼睛真是桃花眼,水汪汪的。

    “行了,别卖关子了,”林荫也笑道,“刚才那是个什么人啊?”

    “复印店老板。”

    “复印店老板?”林荫与李启迪异口同声惊问道。

    “我能骗两位天仙姐姐吗?”岳文笑道,“你们平时接触的全是上层或者高层,我呢,可是有两个文凭,除了秦大中文系本科文凭以外,我还有一个文凭,就是社会大学本科。”

    走南闯北跑长途,岳文太明白了,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的生活方式和办事方式,什么人能办什么事,通过什么方法办什么事,他大概心里是有数的。

    “真是复印店老板,你们别小看这些在周围开店的人,有的在这都二十几年了,弄张进门条对他们来讲不困难吧,不过,有的老板,还真是神通广大,京城,这碗水太深了!”

    李启迪与林荫一时都说不出说话来,李启迪笑着对岳文伸了伸大拇指!

    “你昨天出去就为这?”林荫笑道。

    “我跑长途时形成一个习惯,办事的时候,先要跟门卫或者周围的小店主聊聊,说不定就会有收获!……”

    一行人说笑着又到了那绿色的廊檐底下,“林处,我背你。”

    林荫稍稍有些扭捏,却敢没有拒绝,“小岳辛苦了。”

    “不辛苦,为领导服务。”

    “背美女处长机会千载难逢,”李启迪开玩笑道,“林处太漂亮了,我都想背!”

    “下次机会给你,”岳文笑道,“我们也看看,美女背美女是什么样子!”

    一句话,刘永刚也禁不住笑起来,气氛仿佛又回到了昨天。

    “我们是不是第一个啊,其他省都在外面排队呢。”李启迪看看办公室里,人,明显比昨天少,少得多。

    “你们是哪个省的?”一个伙子抬起头来。

    “山海省的。”林荫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