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第195 三重门
    卫绍远住的小区离国家发改委不算远,也不算近。

    这个距离骑自行车上班,在高铁、公交、出租发达的京城,可以理解为健身,也可以理解为爱好,一个发改委的老处长,买车,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卫处的小区,李局长,你以前去过吗?”岳文的车慢慢在一座楼前停下,借着路灯昏黄的光,他看看不断往嗓子里喷着喷雾的李志海。

    “没来过,你怎么知道他住这里,贾处长说的?”李志海不想丢面子。

    “贾处长不说,甄处长也会说,”岳文笑道,“都在发改委大楼里,一个老处长住哪里,还能打听不出来,不过,有一点,可能你不知道。”

    “什么?”李志海问道。

    “平时去他家的人很少,不是没有人去,而是他不喜欢,他也从来不邀请别人到家里。”

    李志海一下不说话了,借着夜色,他却能看到岳文一脸吡笑,他气道,“那我们这不是自找霉头吗?”

    这些情况,当然是那个干了二十多年的复印店老板提供的,“所以啊,大家都知道路径,都以为这条路堵死了,那我们就一试,不成功,……”

    “则成仁?”李志海气道。

    “不成功,就撤退嘛!”岳文笑道,“敲门去。”

    楼宇门的门铃被按响了,楼上果然传来了卫绍远的声音,“你好,找哪位?”声音也是处长的声音,语气还是处长的语气。

    “卫处你好,不好意思,晚上还打扰你……”李志海忙笑道,尽管楼上看不见。

    岳文暗笑,自打出了开发区,李志海一口标准的平州普通话,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即然是晚上了,那有事明天说吧。”卫绍民淡淡道楼宇门的对讲器里立马传来一阵嘟嘟声,显然卫绍民把对讲挂了。

    “挂了?”李志海皱皱眉,“不好再按。”

    “不能再按,”岳文道,“里面总有人出来吧,外面总有人进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到车里吧,”老小区里面绿化还是不错的,但草皮植物招来大量的蚊子,人在外,一会儿功夫就要咬起几个大包,那些在小区里面推着婴儿车的老人,随手都拿着一把扇子,即给孩子扇凉,也给孩子驱蚊。

    可是,今天出来没有看日历,可能是不宜出行的缘故吧,这从七点钟等到十点钟,不是有人进去,他们等在车上来不及上前门就关上了,就是有人出来,根本不理会他们重新开门的要求。

    “我下车等。”岳文阻止司机,“你与李主任坐车上。”

    他大义凛然地下了车,可是没想到京城里的蚊子,对待他是一视同仁,并不因为他来自秦湾远来是客就少咬他几口,咬得他最后没有办法,扯了一条柳枝随意抽打着,就这样,脸上、胳膊上也咬起数个大包来。

    可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底是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大爷从外面把门打开了,岳文赶紧扶住门,“大爷,小心点,别夹着孩子。”

    “谢谢啊,小伙子,真有眼力价。”大爷一口京腔,顺嘴夸了他一句。

    “没事,应该做的,您走好,我来关门。”岳文笑道,那模样人畜无害,李志海早已下车,“上楼吧,这样只带点金石是不是不成敬意?”

    “值不了几个钱,就象到人家家里买点水果一样,不过拿着好看罢了。”岳文笑道,“人家这个层次,想给你办,你不用送东西也给你办,不想给你办,你送座金山也没用。”

    “砰砰砰——”

    岳文敲响了卫绍远家的门,李志海在后气喘吁吁地刚爬上来。

    “您找谁?”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嫂子您好,我是秦湾开发区发改委,过来……”李志海气喘吁吁道。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有事明天说。”卫绍远的声音从防盗门里面传过来,可是防盗门并没有开。

    “卫处,我们就想……”

    “行了,你们的事儿我知道了,明天到我办公室吧。”卫绍远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

    李志海的声音一下哑了下来,“接着说啊,怎么哑火了?”岳文埋怨道,“我来,卫处……”

    可是里面根本没有人应承了,他连叫几声,就象泥牛入海一样,卫绍远就象神遁一般。

    “回去吧。”李志海神情沮丧,本想建功立业,可是却灰头土脸,家门都没进去一步,这对于常在外争项目、跑项目的区发改委主任来讲,那是很失败的。

    “回什么啊,今天他不见我,我就把铺盖卷搬过来。”岳文的牛劲上来了。

    李志海吓一跳,他很严肃道,“这是京城,你不能胡来啊。”

    “再敲。”岳文作势挽着衣袖,可是夏天穿的都是短袖,哪有袖子可撸?

    “砰砰砰——”

    里面还是不应声。

    十分钟后,敲门之声又响,“砰砰砰——”

    “走吧,第四次了,再敲人家就烦了。”里面的卫绍远没急,外面的李志海急了,他一急,对着岳文也说起平州普通话来,那乖离怪味的普通话让岳文一阵牙酸。

    “我进个门容易吗我,”岳文掏出手机,“敲了四次,我容易吗我,我还就不信了,我……”

    “你要干什么?”李志海一急,就要上来夺他的手机。

    “别动,”岳文也急了,“你才四十多岁,爬几层楼就累成那样,回家怎么侍候嫂子!别动啊,你争不过我!”

    李志海软了,“争项目跑项目不是这样争的,不是这样跑的,兄弟,听哥哥一句话,你不能意气用事。”

    岳文这次来京城,处处透着古怪,与去年省两会前那敏捷的思路形成鲜明对比,李志海也怀疑他是不是有些魔怔。

    “谁意气用事了?”岳文招架着李志海,手机已经拨了出去,卫绍远的声音马上从手机中传了出来,李志海的动作一下停止了,他的呼吸一下屏住了,聚精会神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

    “你们还有完没完了?”其实,不用手机,卫绍远的声音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

    “卫处,我们这么晚来打扰您,不是为个人的事情,是为了山海省的发展,为了秦湾市的发展,桃花岛核电站我们准备了二十年,也盼了二十年,我们在外面别说等三个小时,就是等三十个小时,等三百个小时,我们也等,……我们这次来,全平州一百二十万老百姓都在看着我们,盼着我们,……您就这大夏天大晚上的,我们走到您门上要口水喝!”

    李志海不由捏紧了拳头,岳文也屏住了呼吸,时间一秒一分地过去,可是门里面却没有人说话了。

    岳文神情一黯,他长叹一口气,转过身去,李志海看看他,也默然地跟在后面。

    他们的脚步很沉重,也很慢,但身后的门仍然没开。

    楼宇门开了,防盗门没开,卫绍远的心门,也没有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