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狼行千里吃肉
    “咳咳—咳—”

    “大家伙儿闻闻,什么味?”

    “我闻着怎么象是石灰?对,就是石灰味。”

    一个工人使劲嗅嗅鼻子,“对头,就是石灰!特么地,我们挖的是金矿,不是石灰矿。”

    工人们纷纷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巷道里头灯乱晃,只见光亮闪处,空气中弥漫着一片白色的粉末。

    “咳咳咳——”

    更多的工人咳了起来,“刘头,好象有人往巷道里吹石灰粉?”出渣的工人蹿了回来,脸色灰黑,黑色上面却有一层白色粉末状的东西。

    “快跑,咳咳咳——”

    带头的工人最先受不住了,捂着口鼻往洞口窜去,“咣当咣当”,工人们纷纷撩下手里的工具,跟在后面四散奔逃。

    “哈哈哈——”

    矿洞口,一个头发象狼尾巴一样的车轴汉子正抽着烟依在一棵树上,守株待兔一样看着从矿洞里跑出来的工人,一个一个咳个不停的工人跑出洞口,果真象兔子一样钻进了口袋。

    “一个,两个,三个,”二腚奸笑着数着,“十二个……十六个。”

    “咳咳咳——”

    那个被叫作刘头的闻到新鲜空气,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中,在泪眼模糊中,终于看到了周围的人,依在树上那个人正狼一样盯着他。

    他一抹眼睛边上的泪水,脸上立时花成一片。

    跑!

    他想也没想,直接朝山下跑去。

    “哎哟——我的妈!”

    大灰狼长腿一伸,刘头立马一个狗吃屎呛倒在地上,还没等他站起来,胖嫚手一挥,后面的一群横眉竖眼的年轻人立马上来,朝着刘头号就是一顿胖揍。

    只几分钟功夫,刘头就口鼻渗血,只有进气的份,没有出气的份了。

    十几个工人手抱头蹲在地下,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下一个挨揍的就是自己。

    这个动作,大灰狼、二腚等人都很熟悉,他们已经无数次被这样专政过,今天现学现卖,把这一套用到了工人头上。

    “好了,”大灰狼一挥手,“工人都是干活的,你们回去给祝明亮带个话!”

    “让你们带话,听见了没有?”咸鲅鱼踢了一脚离他最近的工人,“郎哥说话你耳朵聋了?”

    “听见,听见了。”十五、六个工人参差不齐地说道。

    “侯满银的矿,以后我们罩着,我们五哥在里面有股份,你们打他就是打五哥,滚蛋吧。”

    大灰狼又一挥手,现在颇有大哥风范,一群工人立马就跑,“等等,真不仗义,”大灰狼指指地上的刘头,“给有他。”

    几人工人偷偷看看大灰狼,扶起地上的刘头,仓皇而去。

    “狼哥,我们在这等着,这事祝明亮肯定不算完。”二腚道,他摩梭着手里的钢管,钢管前前端用齿轮磨得很尖,即能捅人又能砸人。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他们来就让他们吃屎去吧。”大灰狼笑道,“招呼我们的工人干活,五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施忠孝跑路到粤东待过两年,咸鲅鱼立马说道,“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开工。”大灰狼又是一挥手。

    ………………………………

    矿洞里,突然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大灰狼看看二腚等人,个个如临大敌,他看看手上的劳力士黑鬼,手表的指针慢慢指向凌晨一点十七分。

    “兄弟们,谁跟钱过不去,谁跟金子过不去,就去当缩头乌龟,想发财的跟我来。”他顺手操起一杆猎枪,带头迎了过去。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声声踩在每个痞子的心上,二腚紧紧握住手里的钢管,牙齿磨得霍霍作响。

    “大灰狼,滚出来!滚——出——”

    地下巷道里的回音很好,二刚的声音显得很有威势。

    头灯乱晃,大功率手电照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二刚带着二十多人,带着猎枪、撬杠等凶神恶煞般出现在大灰狼等人面前。

    相比有生力量,大灰狼的人数就少多了,加上二腚等骨干,一共才十一个人。

    “二刚,你们金鸡岭我就认识胡开岭,你算哪根葱!”大灰狼睥睨地看着二刚,手里轻松地玩着一个“小炮”(用易拉罐做成的自制炸弹),痞子也要讲资历、论辈分,那意思二刚你与我大灰狼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靠,你装什么大尾巴狼,”相对于大灰狼,二刚气势丝毫不弱,“施忠孝怎么样?还不是让我们送进去了,你别说,我今天真还想跟你过过招!”

    大灰狼脸色色一沉,“你,还没有这个本事,”他突然后退一步,“卧倒!”

    “轰——”

    手里的就投了出去,只见火光一闪,小炮在狭窄的巷道里爆炸了,人群里立马鬼哭狼嚎起来。

    “砰砰砰——”

    二刚手里的猎枪也响了起来,呛人的火药味过后,双方立马混战在一起,钢管与刀片齐飞,撬杠与木棒共舞了。

    “快跑!”

    大灰狼左冲右突,却见二刚的人是越来越多,巷道后面的头灯不断乱晃,显然还有人增援。

    大灰狼的先跑了,二腚、咸鲅鱼等人都不敢恋战,可是走在最后的一个年轻人跑得慢了几步,被打得起兴的青皮蝙蝠搂头就是一撬杠。

    人,就象一瞬间抽走了骨架一样,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小伟,小伟!”

    胖嫚不敢恋战,见倒地那人始终不应,自己一横心,胳膊上挨了一棍子,还是闪身夺路而去。

    “不用追了。”

    见大获全胜,二刚意气风发,可是,青皮蝙蝠好象没听到一样,带人追了上去。

    黑暗中,二腚举着钢管躲在一矿石后面,见青皮蝙蝠跑过去,搂头就砸了下去,青皮蝙蝠下意识一偏头,钢管砸歪了,正砸在青皮蝙蝠肩上。

    “砰!”

    二腚顾前不顾后,他自己想偷袭别人,却没有躲开身后的偷袭,一把弹簧刀捅进他的身体……

    这一刀,直接造成了二腚以后痛苦不堪的气血胸,要死不得,要生不能……

    大获全胜!

    二刚看着地下的尸体,把电话打给了祝明亮,“明亮说了,回去后每人五万块,走漏一点风声……”

    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又作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二哥,那怎么办?”有人指指地上的尸体。

    “找个地埋了。”二刚横着眼一扫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