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硬汉?昔日英雄?

    罪犯?穷途末路?

    今天的违法可并不能代替往日的功勋,奈何朱弘毅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朱弘紧咬牙关,满脸水泡,脸色通红,身体却不住在颤抖,显然正在忍受这非一般的痛苦。

    看着武警把朱弘毅带走,虽然抓捕很顺利,但岳文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他看看蒋晓云,蒋晓云脸上仍是那幅沉静如水的样子,却也带着淡淡的悲伤。

    人与人之间,不发生事情,你永远不会真正了解一个人。

    对朱弘毅过往的英雄史,岳文听阮成钢提过,也听高明讲过,他对朱弘毅的印象与其他处局长们并无两样,就是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个性也并不鲜明。

    可是,今天,朱弘毅给他的感觉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一百摄氏度的开水自行从头浇到尾,这不是铁石之躯,是血肉之身!

    是什么促使他这么毅然决然?

    岳文轻轻踱到窗前,朱弘毅已被押进警车,然而目地的不是专案组驻地,却是医院。

    刚才的一幕可以用惨烈来形容,虽然没有动手,更没有动枪,但这一瞬间,岳文的心里极度悲凉。

    检察院的检察官已经走了进来,正在仔细搜查着朱弘毅的办公室。

    “老……朱弘毅烫伤了?”周平安也走进来,但开始从姓名上与朱弘毅划清界限了,“你没事吧?刚才反应很强烈吧?”他上下打量着岳文。

    我有事还在这里站着吗?

    岳文淡淡道,“不强烈,一点也不强烈,……就是例行程序,他也很配合。”

    现在,他懒得同任何人说话,也懒得对任何笑,就想一个人快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躺在沙发上,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可是,这点愿望也由不得他。

    成果很快出来了,检察官们把“成果”展示给周平安。

    护照,共6本,分别是加拿大、美国、英国、德国、挪威、澳大利亚的假护照,悉数运用化名。还有两本港、澳特区作业签证护照。

    存折,有9本,其中6本运用的是化名、匿名,有三本存折用的是本人名字。共有存款460万元。

    另外,从保险柜中还抄出两张经香港飞往欧洲的商务机票,机票日期是12月15日至6月15日,半年期效。

    可以说,朱弘毅随时可走,看来早有准备。

    “什么也不用说了……”

    周平安喟然长叹,这么多存款,可能还只是一小部分,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朱弘毅是板上钉钉了。

    检察院下午就可能决定是否拘捕他。

    …………………………………

    …………………………………

    同一天,同一个上午,毗邻开发区的交城市公安局会议室,公安局队伍建设大会正在召开。

    全市公安系统的中层全部到会,政委、副局长们早早在主席台上就座,就等阮成钢的到来。

    侧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青年干警走在前面,阮成钢昂首步入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阵轻微骚动。

    大家惊奇地发现,局长阮成钢今天罕见地穿了一身正装没有唐装,没有军挎,也罕见地没拿烟斗。

    可是,会场里的骚动更厉害了。

    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了,从后面走过几个荷枪实弹的刑警,会列会议室过道的两侧。

    台上的局领导和台下的中层都坐不住了,政委想问,但看看阮成钢如钢铁一般的脸色,又打住了话头。

    台下的中层已经忘记窃窃私语,都专注地看着台上的阮成钢。

    “邱大伟、苏玉林、姜海涛,站起来!”

    阮成钢的声音不大,但很严厉,正端着杯子喝水的政委手一抖,茶水就撒在桌面上。

    阮成钢看也没有看他,却直视坐在最前排的几个派出所长。

    三人犹豫着,踟蹰着,有的脸色苍白,有的台霜打的茄子。

    马上有刑警过来,三个人却没有勇气问出一个字,为什么抓捕自己?

    “我宣布,从即日起,解除邱大伟、苏玉林、姜海涛的职务,接受纪委审查。”

    门外,几个穿着便服的纪委人员迅速走上前来,其中一个冲着台上的阮成钢一笑,想打个招呼,可是阮成钢根本没有正眼看他,他只好尴尬地收回笑容。

    “押出去!”

    阮成钢看看坐在身旁的政委,“开始吧。”

    政委一愣神道,“你不是上午还有会吗?这样,先请阮局作重要指示!”他象是在征求阮成钢的意见,又象是在鼓动大家鼓掌。

    虽然他的声音也不高,但会议室里排山倒海的掌声接着响了起来,台上几位领导都目视阮成钢,那目光充满尊重。

    今天,才彻底地成为一把手!

    阮成钢不动颜色,却又点上烟斗。

    “今天,我们召开全局的队伍建设大会……”

    这本是政委的营生,可是局长给代劳了,但阮成钢并没有多讲,当他站起来时,几个副局长不由自主地也站起来目送他离开。

    在清一色的黑色制服中,在如林肃立的警察队伍中,阮成钢缓缓穿过……

    “市政府。”上了车,阮成钢狠狠地吸了口烟,舒坦,从嗓子眼里一直通到心里的舒坦。

    “阮局,郁市长正在等您。”市政府督查室的科长赶紧迎上来,阮成钢的脸色却仍然冰冷如场,并没有给他好脸。

    人与人不能比啊,都是督查室主任,瞧瞧眼前这位,满脸堆笑,一幅奴颜婢膝的样子,再看看我兄弟,处局长们来了,都得对他陪笑脸。

    这人与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成钢来了?”

    郁华东很热情,但稳坐座位上没有站起来,“坐坐。”他直呼其名,虽然他比阮成钢小,但谁让他的官职大呢。

    “郁市长,上午,纪委对公安局三名派出所长进行双规。”阮成钢的话很精炼。

    郁华东收敛笑容,但没有表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