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一个笑话
    日子波澜不惊,工作按部就班。

    打击黑车、黑摩的失利,对岳文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岳文也并没有因为这次行动的失利而去大肆问罪,非要查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交通局人心是稳定的,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

    但是,有些好事的出租车司机看着街头上横行的黑车、黑摩的,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围堵黑车,出租办也乐见这种行为,如果发生打架斗殴,对不起,那是公安局的事。

    但是,开车的不能干执法者的活儿,一阵热情过后,就象前些日子的闷热过后,出租车们打击黑车的热情慢慢散去,但看着街道、广场、小区旁边明目张胆的黑车,他们就气不打一出来。

    这气攒到一块,就要有一个发泄口,很不幸,岳文同志成这道口子。

    他,象前几任局长一样,在出租车司机口里也有了一个绰号,这个绰号来得太快,连他本人都没有准备好接受还是不接受。

    “岳光光?!”

    黑八一身雪白的衬衣,红色的领带,正在辛河边上候场。

    今晚是“七一”合唱比赛的决赛,工委办人少,电筹办合并到工委办一块参加比赛,这样人还能多一些。

    “一辆黑车没抓着,可不是光屁股吗?”对方笑道。

    黑八抿着嘴不说话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在寻找着交通局,可是却没发现穿着制服的交通人。

    ………………………………………

    ………………………………………

    交通局,局长办公室。

    岳文吃了两个素馅包子,正在洗手,一阵花香马上盖住了洗手液的味道,不用转身,他就知道柳枝进来了。

    “局长,化妆吧。”柳枝一边笑道,一边收拾着茶几上的蒜瓣儿。

    “必须化妆吗?”岳文笑道,化妆就是要往脸上打上雪白的粉底,两腮再擦上鲜红的胭脂,这种妆容,已经存在多少年了,只要是大合唱,必须以这种状出现。

    “都化妆,不化妆不打粉底,灯光打在脸上有些黑,”柳枝笑了,“您洗把脸,我给您化。”

    岳文擦了把脸,坐在了沙发上,柳枝笑盈盈地走到跟前。

    花香袭人知昼暖,他不由地闭上了眼睛,但却感觉到脸上象被小刷子一样不断地刷着,抹着。

    “局长,再描一下眉,擦点腮红。”

    岳文感觉到柳枝口里热气都扑到自己脸上了,他不敢睁眼,“嗯,打得淡一些。”

    “口红呢?”

    “口红就算了吧。”岳文想了想,果断拒绝了柳枝。

    眉笔不断在双眉上抹画着,“局长,你的眉毛真黑,两道剑眉,不画眉毛也行。”柳枝笑道。

    岳文一知,仍是不说话。

    柳枝很知趣,也默不作声地画起来,“局长,好了,您照一下镜子。”

    岳文这才睁开眼睛,他扭了扭头,确认脸上的粉底没有往地上掉,这才朝镜子走去。

    柳枝噗嗤笑了,那纤细的腰肢真象柳枝一样。

    啊!

    镜子里出现了一张雪白的脸,两腮上粉红一团,岳文一笑,两道画得乌黑的眉毛一下挑了起来,“这是谁啊?”

    柳枝笑了,门外却传来萨达姆的声音,“我不画,画成这样子,我不画。”

    岳文的脸一下阴下来,“集体活动,大家都干的事儿,局长也不能例外。”

    柳枝笑着一看他,笑道,“我过去看看。”

    她轻盈地扭着腰肢,走进了萨达姆的办公室,很快,萨达姆办公室就没了动静,再过一会儿,几个局长来到岳文办公室,个个一脸红妆,大家不由都笑了。

    “出发。”岳文一挥手,“制服穿在身上,腮红画在脸上,嗯,下了这么大功夫,今晚不拿第一,那也对不起这张脸。”

    正说着,萨达姆走了进来,大家又是一阵大笑,萨达姆满脸胡子,就是白色的粉底依然遮盖不住那又青又硬的胡茬,脸上的皱纹太多,人一说话,粉底直往下掉,看得岳文忍俊不禁。

    交通局一行人浩浩荡荡直扑辛河岸边,晚风吹来,吹散了一天的燥热。

    舞台早已搭好,灯光已经点亮,就差正式引吭高歌了。

    “岳——局?

    岳文一回头,蒋晓云一身公安制服,正笑着看着他。

    蒋晓云一年中难得笑几回,这次却是笑得手都捂住了嘴,岳文嗔道,“笑什么,没看见过局长吗?”

    “局长这种动物,我看见过,”蒋晓云心情很好,难得开起了玩笑,“化妆的局长还真没见。”

    岳文一省,马上在人群中寻找公安局新任政委,政委的脸上却干干净净的。

    岸边柳枝轻拂,河水依依,到处都是人,几乎一堆人就是一样的衣服,他根本找不着其他处局的领导和街道的领导。

    “岳——局!”

    黑八不知什么时候拿腔拿调地到了他的身后,他一转过脸,把个黑八笑得捂住肚子蹲在地上。

    “笑什么?”岳文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秘书长呢?”

    秘书长刘卫东没有参加,就是副秘书长剻大伟脸上也是干干净净的。

    岳文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看看身旁的柳枝,“给我擦掉。”

    萨达姆、卡扎菲等人都转过脸来,王国光赶紧跑过来,“岳局,马上就开始了,您再坚持一会儿,我们是第二个上场。”

    岳文沉着脸答一声。

    ………………………………………

    “下面是交通局代表队,他们演唱的曲目是《深海》。”

    灯光下,岳文带头挺胸抬头地走上舞台,其他副局长紧跟在后,他脸上笑着,耳朵里却明显地感到台下一阵笑声。

    他估计,如果现在不是在台上,他踢死王国光的心思都有了,现在看来,全区几十名处局长和十五个街道的一把手,就他自己一人浓装艳抹地走上了舞台。

    刚才第一个上场的水利局代表队,人家家的局长脸上也是一脸清爽。

    “在黑夜里梦想着光,心中覆盖悲伤,在悲伤里忍受孤独,空守一丝温暖,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对你的爱已无言,相信无尽的力量,那是真爱永存……”

    歌曲是岳文亲自选定的,指挥是花了重金聘请来的,教育局已经作为开场嘉宾被踢出局,剩下的就是几个大局在角逐第一名了。

    下了场,他刚要抹掉脸上的浓妆,方洪邦、袁丽萍走过来,“交通局今晚肯定第一名。”

    这一年一度的的七一露天大合唱好象已经成了开发区的节日,开发区全区出动,很热闹。

    “小岳就是冲着第一名来的。”袁丽萍笑道,她一个女同志,竟然也没化妆。

    “第一名,那不用说,”岳文笑道,一瞬间,他又否定了抹掉脸上浓妆的想法,“我都亲自上场了,第一名还跑得了?”

    他的自信有底气,花了多少心思,下了多少功夫,当最后工委副书记高杰宣布得奖名次,第一名正是交通局。

    岳文笑着走上主席台,台上起初沉默,当他一转身时,台下却爆发出一阵大笑,掌声也变得稀稀拉拉。

    他一转头,工委副书记高杰也强忍住笑意,但嘴角依然咧到了耳根。

    得,岳局长到交通局以来的第一项工作,打击黑车剃了光头,这第二项工作,又成了全区的一个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