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当啤酒遇上浪漫,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

    今年的啤酒节,恰巧与七夕重叠,在炫目的灯光中,远远望去,整个啤酒大棚里,几乎全是年轻人。

    在人潮汹涌中,岳文拉着葛慧娴的手,生怕她丢了似的。

    葛慧娴却有些触景生情,两年前,就是在这里,在那个大雨滂沱的日子,写下了她一生中最灰暗的时刻。

    生活是五彩斑斓的,就象深秋的金鸡岭,但青春却更象是雨中的金鸡岭,往远处看是迷茫,往近处看,却是清晰到逼真的底色。

    三个人驾着车,一路互相打闹,兴致勃勃,树上的粉尘早已冲刷干净,但地面上却是水流污浊,白色的废水一股股流过,甚是刺眼。

    “用不了几年,金鸡岭就不再是世外桃源,而是污染的灾区了。”岳文忧心忡忡,“再过几年,恐怕水也不能喝了,眼前这温如碧玉的金鸡湖,恐怕就要盛满脏水了。”

    而此时的金鸡湖却掩映在烟雨中,雾气、山色、青林、秋色,碧水,都恰到好处,它的气质如水墨画一般,而颜色,又恰如青瓷一样。

    “呵呵,当了书记,觉悟也高了,大不了再整治嘛!”黑八惬意地开着车,围着金鸡湖沿路而上,岳文的话就当耳旁风,猎豹的马力很大,在泥泞的山路上丝毫不觉吃力。

    宝宝却道,“整治还不是要政府掏钱?他们乱挖乱采,肥了个人,富了自己的腰包,他们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进城买房,老百姓却只能守在这里遭罪!”

    “嗯,施忠孝这厮,确实不地道!”黑八看看他,也附和道,说话间,他突然放慢了速度,“快看,美女!”他有些激动,抬手指了指前面。

    一个女子,一个漂亮的女子,正在湖畔摄影,烟雨雾气朦胧中,天青色的湖面映照下,给人的感觉,是那么地出尘脱俗。

    岳文的心禁不住一跳,他只是觉得似是故人又来,但却又无法回忆,他禁不住也睁大了眼睛,仔细端详,只见她眉共春山争秀,眼似秋水横波,雨雾中,说不出的婉约,说不出的韵味。

    黑八早把车停下来,宝宝呆呆地问,“黑八,此山可有妖精?”

    黑八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子,痴痴答道,“大师兄,你怎么看?”

    岳文伸手拍拍两人的脑袋,“醒醒,醒醒,遇到位女施主,你们就糊涂了?!”不过,他却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你们,你们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美丽端庄的妖精?”

    半晌,他又自言自语道,“我感觉,……我感觉,她象是在这里等我。”

    黑八与宝宝马上被雷得清醒过来,二人一同朝岳文竖竖中指。

    “真的,你们怎么不信呢?天青色……等烟雨,……”心动,真的是心动的感觉,大一的时候看到葛慧娴从宿舍楼里婷婷娉娉地走出来,他感觉心确实动了一下,今天怎么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美女也往他们这边看了看,收起相机跨上一辆红色的越野车。

    看着黑八与宝宝犹在饶舌,而美女即将远去,岳文忍不住泼起了凉水,“两个傻逼,注意了,此女是你们能染指的吗?你看那相机,光镜头就顶咱半年工资,你们再看那车,我们恐怕一辈子也买不起,你们,不是我看扁你们,一辈子没这个机会了。”

    “没听说过逆袭吗?说不定人海茫茫,她就相中咱了呢。”宝宝还在憧憬着。

    黑八想得更远,“呵呵,我的理想,就是找这么个女朋友,少奋斗几辈子啊!”

    “呜呜呜呜”,三人正在过着嘴瘾,前面的红色城市越野却轮胎打滑,陷入泥沼,车子朝前冲了几番,又无力地退了回来。

    “八哥,机会来了,上去问问,说不定机会就来了。”岳文撺掇道。

    “你不是说没机会吗?”黑八心里痒痒,却眨眨豆豆眼。

    “你彪啊,机会是人创造的,你不创造,就永远没机会。”岳文撺掇道。

    黑八一咬牙,推开车门,钻进雨中。

    宝宝想想,紧随其后,也下了车。

    岳文看他们眉开眼笑与美女打着招呼,宝宝说了几句,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坐进驾驶室,麻利地调转车头,把车屁股甩过去。

    黑八装模作样指挥着,挂上拖绳后,猎豹一使劲,红车终于从泥泞里爬了出来。

    看着美女致谢后就要驾车离开,黑八着急了,“我叫宋铁林,是芙蓉街道组织干事,……你从哪里来,能不能认识一下?”

    宝宝也抢答道,“我叫潘德宝,芙蓉街道办公室……嗯,副主任,……”

    岳文心里暗笑,他摇下车窗玻璃,美女朝这里看看,微微笑着颔首致意,岳文也笑着点下头。

    “噢,宋干事,潘主任,呵呵,有缘自会认识。”美女笑笑,却婉然拒绝,她优雅地跨上车去,车子响了两声喇叭后,婉如本人一样,婷婷而去。

    黑八与宝宝沮丧地回到猎豹上。

    “看你俩的德性,宝宝,黑八什么时候任命你为办公室副主任了?”一句话,惹得黑八把不满全部发泄到宝宝身上,“就是,就是,屁股上插根草,你就敢装大尾巴狼!”

    岳文却又教训道,“你看你,一身肥肉,两眼淫光,还不把美女吓跑啊!这种美女,从小到大,都处于别人的赞美与追求中,你这么屁颠屁颠地人家早领教过无数次了,肯定没戏,你看我,故意保持矜持,结果人家朝我笑笑。”

    宝宝气得上来就掐岳文的脖子,黑八骂着发动起车来,“我就知道听你的没好。”

    车子在山顶上转了一圈,矿区里面也是一片泥泞,浊水四流。

    “走,去别的街道看看。”岳文命令道。

    …………………....………

    …………………..………..

    不出所料,别的街道有矿区的地方,雨后与金鸡岭几乎如出一辙。

    芙蓉街道有金矿的村庄少,还能好些,但越往交城走,有金矿的村庄越多,情况就越糟糕。

    车子在岳文的要求下,走走停停,宝宝与黑八在车上扯大天,他也不嫌下雨,只要遇到人就下车聊会天。

    “我靠,一座电视转播塔都因地基塌陷被移走了,你们说,得损失多少钱?看来,不整治真不行了。”

    宝宝却看看表,“那是领导的事,呵,不过,你现在是领导,中午请我们吃什么,不能兄弟们跟着你没口热饭吃,没口热水喝吧?”

    黑八马上响应道,“我算弄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