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蔚蓝色之花
    第20章蔚蓝色之花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聚散的过程,从遇见到分别,从离开到归来,从相处时的繁花似锦,到分开后的落英缤纷,每天不同的戏码在轮番上演。

    “任——哥——”门外响起了那熟悉的脆脆的声音,“还不快出来迎驾?”

    任功成的嘴都要咧到耳根了,张倩也笑了。

    一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门前,她笑着把墨镜掀到刘海之上,夸张地喊道,“嫂子,我的亲嫂子,你可回来了,祖国人民欢迎你!秦湾人民欢迎你,老岳家人民——欢迎你!”

    “嫂子,抱一个。”岳言笑着张开双臂。

    葛慧娴笑着走过来,抱住了这个老岳家的人民,“嫂子,我真想你,做梦都在想你,你看,睡眠不好,我大学三年就没长个子……”

    “你那是让心眼压的,”任功成笑道,“你但凡跟个普通人似的,保证个子比我还高。”

    “你?一米七三,别出去冒充山海大汉啊,整个一个赝品!……来,嫂子,让我替我哥好好看看,”岳言围着葛慧娴打量着,“嗯,没变,还是我的嫂子,原装的。”

    张倩也笑了,岳文这个妹妹,聪明机灵,也跟她哥一样,从不按常理出牌,可是就是让人恨不起来,“岳言,过来,靠着嫂子们坐,其实,真不用你代劳,这是你哥的工作。”

    葛慧娴轻轻地扭了张倩一把,张倩夸张地叫了一声,葛慧娴笑道,“这是任功成的工作,我也不能僭越。”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岳言却伫立在门边,“你们不能这样啊,当着未成年人,这样肆无忌惮的,三个哥哥,你们得管管三个嫂嫂,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妹子!”

    “行了,快坐吧,再不坐,你五哥这客不请了。”岳文笑道。

    任功成一撅嘴,从兜里拿出钱包直接拍在了桌上,岳文吡笑着想抢过来,尼亮的动作却比他更快,“到底是老板啊,身家丰厚。”尼亮笑着抽出一摞钱来,差不多有大几千块。

    “五哥,你看我哥这张嘴,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过?哥,”岳言看看岳文,“你大气,要不我晚上回去睡?”

    任功成促狭地笑了,尼亮两口子也看看平时伶牙俐齿的岳文,在这个妹妹跟前完全是有劲使不出,有话说不出,真是卤水点豆腐,一降一物。

    葛慧娴也看看岳文,他是了解自己的这个小男人的,在哥哥的这个角色上绝对是优秀的。

    “瞧把你吓得,人家说小别胜新婚,我当然不会去当电灯泡的。”

    “小孩子懂什么,”岳文训道,“还不坐下,显得你高不是?”

    岳言打断他,“还有一位朋友没来。”

    “男朋友?”任功成眼睛一亮,他颇有深意地看看岳文,“人家说,自己的妹子出嫁,小棉袄被别人穿走了,当哥哥的能哭好几天。”

    岳文马上笑了,“五哥,这是夏天好不好?快穿走,谁爱穿谁穿,我感谢他八辈祖宗。”

    “闭嘴!”岳言一声娇斥,“别怪我动粗啊,”她伸头朝外看看,脸上突然温柔下来,任功成与尼亮都张大了嘴,这川剧的变脸也没有这么快吧,“曾老师,这边。”

    老师?师生恋?

    葛慧娴发现自己的小男人一下站了起来,她坐在里面,岳文也坐得靠里,两人都看不清外面的情形。

    任功成看着外面走过的人来,有几个男人,“师生——恋?”

    他扭头看看岳文,这兄妹二人在这方面都很执着。

    “蹬蹬蹬——”岳言笑着,“贵宾到!”在男人后面却是一个女人,年轻的女人。

    葛慧娴发现岳文刚才还鼓得象个包似的,就象即将决斗的豹子,可是此时全身的气儿一下松了。

    只见一个清丽的姑娘出现在门口,大家互相看看,显然都有些不知所措,饶是这里有个局长,有个名记,还有个办公室主任,都是整天跟人打交道的角色,现在也有些懵逼。

    “大家欢迎,这是舰艇学院的曾老师,中校!”岳言笑着鼓起掌来。

    葛慧娴打量着这个清丽脱俗、英气逼人中校,又怀疑地看着岳文。

    不独葛慧娴,任功成与尼亮也怀疑地看着岳文。

    “快坐。”还是张倩反应快,陌生人怕什么,就是一个不认识的客户嘛,谈得来就成为朋友,谈不来不就是吃顿饭嘛。

    可是,这个中校看样子应与他们年龄相仿,这个年纪成为中校,又在秦湾海事执教,肯定是技术型人才,搞不好也是从海外学成归来的。

    “冒昧打扰,”中校同志穿着一件普通的t恤和普通的牛仔裤,“来得很唐突。”

    “不冒昧,不唐突,”岳言笑道,亲热地拉住中校的手,“我与曾老师也是一见如故,”她指指任功成、尼亮和岳文,“这都是我哥,请我的老师吃顿饭,天经地义。”

    任功成糊涂了,“你不是在海大吗?怎么还有个舰艇学院的老师?”

    岳言笑了,“我想考曾老师的研究生,就去潜艇学院拜访曾老师,却没想到曾老师这么年轻。”她看看岳文,一挤眼睛,那小眼神里满是威胁,“海军制服穿在身上,才配得上本姑娘这一米二的大长腿不是。”

    “曾老师,坐,坐。”岳文与葛慧娴都热情起来,赶紧招呼着,“怎么称呼您?”

    “曾敏,……您是岳言的哥?”

    “如假包换,”岳文笑道,“您请坐。”

    葛慧娴稍显落寞,这顿饭,本是任功成为自己接风,可是这个老师一来,所有的关注都集中在这个陌生人的身上了。

    但是,这是自己这个鬼马精灵的小姑子将来的导师,年底考研专业课占的分太大,与老师处理好关系,这得占多大的光啊。

    可是,她不禁又看看这个中校,又看看自己这个小姑子,还没考试,就把将来的导师当朋友处着,也就老岳家的人干得出来。

    “听岳言说,您在开发区工作?”曾敏很是端庄,也很秀美,气质中却不乏干练,眉宇中尽是英气。

    “我就是开发区一农民……”

    “有副处级的农民吗,”岳文不屑道,“你别糟蹋农民两个字……”

    岳文立时不说话了,曾敏却笑了。

    有这对兄妹在场,宴会上的主角即使是别人,他们也会盖过主角的风头。

    “您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吗?”张倩插话道,在她的朋友圈里还没有这种部队上的朋友,她很感兴趣。

    “没有,我以前在部队,后来考的国防大学的研究生。”曾敏笑道。

    “这可是我们舰艇学院公认的海洋女神,蔚蓝色之花!”

    岳言笑道,眼神里满是羡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