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不敲不相识
    “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儿,我也不敢冒充啊。”岳文在放有自己桌牌前的座位坐下,拿起桌上的毛巾揩了把脸。

    李澜上下打量着他,“你,是局长?”

    “这没有疑问,”刘兴华笑着代为回答了,这些日子,农村公路建设走在全省的前列,他的脸上倍儿有面子,在市政府的调度会议上发言,在镜头前侃侃而谈,这都是露脸的事我和,不知不觉间,他对岳文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以前到处臭轰他,现在处处表扬他,“岳局长,我们开发区交通局的局长,最年轻的局长。”

    “年轻!放眼全省可能也是最年轻的处级干部。”石千里知道廖湘汀与岳文的关系,话里话外也处处透着维护的意思。

    “这位是?”刘兴华看着岳文询问道。

    “这位是省电视台的记者,”岳文拧开桌上的矿泉水,递给李澜,李澜却看也不看,更没伸手,“想来投诉我,刘主任,你是我的直接领导,记者同志要以直接跟刘主任讲就可以。”

    刘兴华有些惊讶,他上下打量着李澜,虽然个头很高,但估计年龄也不大,石千里的眼神就更值得玩味了,正是与岳文年龄相仿的时候。

    “我投诉他……投诉他……”李澜张开了口,却又说不下去了。

    她狠狠地瞪岳文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

    与德安市的座谈马上就要进行。

    区电视台的记者拉开了架式,准备拍几个镜头,区宣传部副部长秦高峰推门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再后面的人大家却都认识,正是刚才要过来投诉的李澜。

    秦高峰很热情,“这是省电视台的申主任,这是李主任,”刘兴华、石千里和岳文都站了起来,“省电视台想做一个农村公路建设的系列报道,正巧石市长过来,能不能拍几个镜头?”

    刘兴华看看石千里,见石千里没有反对的意思,“能拍,怎么不能拍?”他笑着坐下,示意大家坐好,座谈继续进行。

    “岳局?”秦高峰很客气。

    “拍之前,我能投诉个人吗?”岳文笑了,他顺手又拿起一瓶矿泉水,递给李澜,李澜板着脸,依旧不理睬。

    “投诉?你岳局长还用得着投诉谁?”秦高峰开着玩笑。

    “她!”

    岳文一指秦高峰身后的李澜,带队的申江北不由一愣,他却不说话,目示秦高峰去询问。

    省电视台的份量,区宣传部当然掂得清斤两,但岳文以前的份量秦高峰知道,现在的份量他更知道,这些日子,开发区记者云集,几乎都是冲着桃花岛核电站和农村公路建设而来,而这两件大事的始作俑者都是岳文。

    不等秦高峰询问,李澜雪白的脸胀得通红,“你还要投诉我,你倒要倒打一耙,”她看看申江北,“申主任,我上大学的时候……”

    “你上大学时我也不认识你。”岳文轻松地笑道。

    “我认识你。”李澜火冒三丈。

    秦高峰也是个灵动的角色,“申主任,我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事以后再说。”

    申江北正要说话,岳文笑道,“以后说可以,但我拒绝接受采访,除非她先跟我道歉。”

    申江北看看刘兴华和石千里,又看看年轻的岳文,笑了,“岳局长是吧,你是我工作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拒绝省电视台采访的——领导。”

    秦高峰也知道这句话很重,“岳局。”他小声提醒道。

    “那我就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李澜突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刚才还笑意吟吟的岳文,脸上已是悲怆万分,“申主任,就因为你们台的这个李记者把我错认成了什么人,竟在电梯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脱下高跟鞋,”他比划着,“敲打我脑袋。”

    申江北不由转过头看着李澜。

    “我,我,是他先敲我的,前年在万达,我当时……当时我,还没毕业,在外面兼职……”李澜不由万分委曲,个子高性子硬,一受委曲,委曲一下就到了嗓子眼,“他拿锤子敲我……”

    “前年的人你还能记着?”岳文笑了,“昨天见过的人,我都忘了他长什么模样,再说,前年,我每个周不是跑京城发改委就是跑省发改委,哪有功夫去逛商场。”

    刘兴华知道,这都是事实,但抽空逛个商场买点东西也是人之常情。

    看来,这是一把锤子引发的理不清说还乱的官司。

    “再说了,我就是拿锤子敲你,证据呢?”岳文一摸自己的头发,“我脑袋上还有个大包呢,维多利亚也有监控,这都可以证明你拿高跟鞋敲我脑袋。”

    “你们认识?”与石千里一样,申江北目光中也满是疑问。

    李澜进入省台已有两年时间,上下口碑很好,形象也很好,但这两人……?

    “不认识。”

    两人气呼呼地同时道。

    申江北感觉里面有情况了,却也不好多问,秦高峰出来和稀泥了,“岳局,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女同志一般见识,这样,先照几个镜头,……”

    “没商量。”

    岳文当着秦高峰的面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秦高峰没法,怏怏地走出去打起了电话。

    “省电视台的美女记者你都拒绝?这是省电视台,不是区电视台……”

    电话也打到了杨部长那里,岳文的强势与能力杨部长是领教过的,个性与脾性也是见识过的。

    紧接着,霍达的电话也打了过,他在电话里却只说了一个字,“拍!”

    “那就拍吧。”岳文笑道,“书记发话了,你们想怎么拍?”

    申江北不说话了,身为省电视台的主任记者,这些年,奇闻异事见得太多,能人异士也见了不少,这么有个性的的官员还真没见过。

    镜头拍了几个,令岳文没想到的是,午宴的时候霍达来了,申江北提出采记霍达,霍达更是愉快地答应了。

    下午,在漆黑油亮的马路上,霍达站在烤得一踩一个脚印的路面上,接受了李澜的采访。

    岳文站在霍达后面,在李澜的镜头里,却没有了脑袋,只剩下半个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