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这杯茶是热的
    “岳局长,你好,这是他乡遇故知吗?”梁莉喜笑颜开从车里走出来。

    岳文看看她,还好,没有衣裘穿貂,“嚯,好车。”奔驰耀眼的车漆在深秋的暖阳中闪闪发光。

    “再好的车也赶不上书记的车好,要不我们换换?”梁莉的眼睛永远水汪汪的似桃花,那眼睛一动,风情万种,衬托和整个人虽说不上芳华绝伦,但姿色也是人间少有。

    “那你得给我一辆陆虎!”岳文吡笑道。

    “我那还真有一辆,不嫌弃你就开走!”不经意间,梁莉的豪爽一面又显现出来,此时岳文又意识到,她不是秦大的师姐,而是社会上的梁姐。

    “好,到时我通知你!”岳文含混地说道,“你也来办事?”

    “是专门,不过不是办事,是专门候着岳局长!”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保密,中午请领导吃饭吧,”梁莉的声音很热情,让人难以推却,看岳文有意推辞,她马上道,“领导不赏光?”

    闻到她身上的幽香,岳文想起别墅那旖旎的一幕,但马上不让这个念头停留在脑海,“不敢,我吃的最贵的一顿饭还是梁姐你请的!”

    “那是你看得起你姐,给你姐这个机会!”梁莉马上贴上来,“别人想请还请不到呢。”

    “可是,今天中行我约了人!”岳文脸上一幅好不为难的表情。

    “那我给你作副陪。”梁莉笑着,声音很坚决。

    这商场上锻炼出来的人,信奉的就是“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

    可是,现在自己这杯茶是热的!

    坐上梁莉的奔驰,这车里的轩敞的空间让黑八咋舌良久,到了饭店,却是一个厅下属的酒店,但装修得很奢华。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有幸邀请到我们秦湾交通局的岳局长!”梁莉故意把开发区几个字省掉了。

    岳文笑着端详着怪里的坐着的人,哟,还有几个老熟人,省交通厅的郑水满,还有一个国土厅的马晓武,其他几个不是什么这个总就是那个总,岳文也没往心里记。

    不过,看来梁莉的交往面很广,在省城是扎下根了。

    黑八一路陪笑着小心翼翼地坐下,看着漂亮的女服务员来回穿梭,香风飘过,有些陶醉。

    “今天是梁妹妹的生日,”一个油光铮亮的大背头笑道,“我们也没带什么礼物,”他笑着拿出一个盒子,“经过商场买了一条项链。”

    “噢,我们也没带礼物!”其他几个人如梦方醒,原来今天是梁莉的生日。

    “人来了就是最大的礼物,”梁莉笑道,“对于我来说,你们能来就是对我最好的祝福。”

    “那把我当成礼物,梁总今晚带回去吧。”一个老总调笑道。

    黑八也打量着梁莉,这娘们,真是个尤物,人间极品啊,他又看看桌上的烤鸭,牛群这货说得真对,咬一口滋滋冒油啊!

    可是,没有闻到肉香,一阵花香袭来,花气袭人知昼暖,岳文感觉眼前一亮,接着眼前一红。

    只见服务员缓缓推进一口花瓶,上在整齐地摆列着火红的玫瑰,直径却是一人都抱不过来。

    “吕主任?”

    “吕主任来了?”

    “吕铎,你怎么现在才来,梁总都着急了?”

    岳文发现,在场的几个老总都笑着站了起来,很熟络的样子,连郑水满也站了起来,马晓武却没挪窝。

    梁莉慌忙上前介绍道,“这是省交通厅办公室的吕主任。”

    吕主任?岳文自忖自己脑子够用,可是,交通厅办公室没有姓吕的主任啊。

    “咱就是一轿夫,”吕鹏大大咧咧道,“要不叫车夫也行。”他自称为轿夫,可是没人敢这么叫他。

    “这是秦湾交通局的岳局长!”梁莉介绍道。

    “秦湾交通局局长不是老段吗?”一个正处级领导,在这个自称为轿夫的人口里,很是随意。

    他上下打量着岳文,“我知道你,开发区的。”那样子,他知道岳文,好象给了岳文多大的恩惠似的。

    梁莉小心地看看岳文,正待言语,吕铎指指梁莉,“能拜倒在你梁总裙下的都不是外人!”

    梁莉今天穿了一件蓝色的龙鳞旗袍,旗袍勾勒出妖娆的曲线,片片龙鳞在灯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胸前起伏的山峦更是吸引人的目光。

    “去,没正形,”梁莉发髻高挽,却是大气信,“这是宋……”她一时想不起黑八的大名来了,可是介绍黑八絫好听,“这是我们局的办公室主任,姓宋。”岳文抢先道。

    嗯哼啊……

    吕鹏的鼻子不知出了几个音节,黑八忙弹过来热情地伸出双手,可是吕鹏不仅单手没个,更是就当没看见,黑八看看岳文,只得讪讪地缩回手。

    几个老总包括郑水满和马晓武象是没看到一样。

    “吕铎,你这是干什么,人家孩子跟你握手呢?”梁莉看不过去了,可是看这意思,好象也不敢明着说什么,只能采用这种打情骂俏的方式来表示。

    “牛逼!”黑八暗暗骂道,“这么牛逼到底是什么人?市交通局的段局长在他口里就是老段!”

    岳文笑道,“吕主任的手金贵,一般人碰不得!”打黑八的脸就是打他的脸,他中指与食指并拢,用力在桌上一敲。

    黑八看看他,以前在金鸡岭时,岳文有过这个作派,可是后来到了街道,到了督查处,这个毛病没有了,可是当上交通局长后,这个动作又出来了。

    吕鹏脸一沉,乜斜着眼打量一下岳文,梁莉慌忙拉开,“坐,坐,快入席,菜都要凉了。”

    她看看岳文,又看看郑水满,“老郑作二客,老马作三客,”她笑道,“今天不论职务啊!”

    可是不论职务,两位处长都坐在了几位老总上面。

    “吕铎,哪一次你不是坐一客,还端着架子干嘛,还得三请四请把你请过来?”

    吕铎一笑,“就这么个臭毛病,都是大家伙爱护我。”他嘴里自谦着,却大咧咧走到一客的位子上坐下了。

    黑八吃惊地看看交通厅郑水满,一个司机坐一客,交通厅的处长郑水满反而坐到二客上,可是郑水满一点不尴尬,仿佛习以为常。

    他不禁看看岳文,岳文虽是副处主持工作,但也是正处级领导,当然,跟省里的人没法比,可是,郑水满都坐二客了,岳文坐哪里,自己坐哪里?

    这人吕铎,到底什么来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