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最美与最帅
    雪,飘飘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

    从清早开始,至岳文起床,放眼望去,整个落雁山笼罩在迷茫的大雪中,而眼前的金鸡岭也是慢慢地被银装裹住,却更显得分外妖娆。

    自己用电磁炉煮了两包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又窝了两合包蛋犒劳自己,岳文正津津有味地吃着,胡开岭却带风挟雪闯了进来。岳文刚要与他说话,手机响了起来。

    他抬眼一看,墙上的挂钟才七点半多一些,难不成有什么变化?胡开岭也注视着他,而等他把电话接起来,却是葛慧娴。

    “什么?你要到金鸡岭来?都坐上车了?不行,我这有事。”金鸡岭的凶险他半字没跟葛慧娴提过,男人嘛,只会把危险与困难留在心里,把鲜花与锦绣留给女人。

    “你不是常跟我提金鸡岭这也好、那也好,今天我就要过来看看,”葛慧娴不以为意,却娇嗔道,“顺便看看你,这个大书记!”说完,她自己先笑起来。

    “今天真有事,村里开大会!”岳文有些着急。

    葛慧娴“咯咯”笑道,声音却压低了,“你不想我?嫌我给你丢人吗?呵呵。”她并不是真恼。

    岳文看看胡开岭,胡开岭却笑了,“中午让你嫂子做俩好菜,给弟妹接风。”

    无奈放下葛慧娴的电话,他今天是真不想她的出现,如果顺风顺水还好,可是他自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不想葛慧娴为他担心,更不想她亲眼目睹这里的险境。

    “下雪了,上山的路不好走,迟远山和万建设他们估计会晚到,你在大喇叭里喊一下,把会议推迟到十点吧。”岳文安排着,又算计着葛慧娴到达的时间,看样子,自己脱不开身,他又给宝宝打电话,如果他有空就去接一下。

    宝宝刚放下岳文的电话,蒋胜就从车里走进办公楼来。

    蒋胜在办公室坐定,喝了一大口热茶,却感觉没有往常的舒服。昨天女儿又来电话,要出任务,对他来讲,女儿出过无数次任务,可这次却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虽然他确定不会有什么事,但施忠孝这人他是知道的,他又些拿不准,恨不得自己能亲到现场。

    见宝宝要出门,他嘱咐道,“今天你就做一件事,金鸡岭什么情况,随时报我。”

    陈江平也来得很早,祝明星也接到了电话,“今天,金鸡岭的情况,随时打电话询问,汇报。”这也是上面那位对他的要求。

    刘志广也象往常一样,早早坐在了办公室里,他也依然谈笑风生,处理工作。

    而远在交城的王永平,只是吩咐交矿集团办公室,到中午打电话给岳文,看看什么情况。

    ……

    一切都看似风平浪静,云淡风轻……

    但这场戏虽然还没有正式开锣,却已牵动了无数人的心思……

    ……………………………

    ……………………………

    雪一会儿下,一会儿停,路面并不难走,迟远山、万建设、黑八、彪子、蚕蛹等人都按时到达,等曹雷和派出所民警到达时,阮成钢的越野早停在了金鸡岭村委会门前。

    而比他们来得更早的是金鸡岭村的老百姓。

    村委门前明显划分了四个区域,支部和村委的干部都在现场维持着秩序,老百姓就站在雪里,这对这些常年沐风栉雨的庄稼人来说,丝毫不以为意。

    一些小孩子也放寒假了,他们更是无忧无虑地嘻笑着,打闹着,不时有鞭炮声从人群里传来。

    是啊,年味越来越近了。

    施忠孝和十八名金矿老板的车也渐渐停在街上,他们都笑着逗着孩子,打着招呼,同是一个村的村民,并没有挖坟灭门之恨,除了利益,还有同村同根的脉脉温情,仍然存在,仍然维系着最后一丝体面。

    “岳书记,十六个村民代表就来了六个。”村里的妇女主任刘惠英走过来汇报道。

    “六个?”岳文有些惊讶,阮成钢的烟斗又冒起来,两人对视一眼,村民代表来不齐,在他们意料之中,可是没想到人数如此之少,“让胡开岭一家一家去找。”

    看着胡开岭带着几个村干部匆匆离去,施忠孝只是往这里瞅了瞅,仍是与万建设等人谈笑风生。

    对十六名村民代表,老书记与胡开岭事先都做了工作,施忠孝和矿上的老板也派人做工作,施忠玉已死,现在代替他出头的是胡开宏。

    这一方以利开道,一方以义游说,虽然有些代表当场都答应了双方,但不到最后投票,票投何方,仍未可知。

    岳文朝阮成钢笑笑,阮成钢皱眉道,“会都开不起来,你还笑啊!”

    “这是好事啊,”岳文把他拉到一边,“这证明老书记做工作是有效果的,今天来了这六人,当然,会有人投票反对收回金矿,而这些没来的人,估计百分之九十都是赞成收回金矿的。”

    阮成钢一琢磨,也点点头,“那更要让这些人早点到场。”

    “着火了,着火了!”外面突然有人大声喊起来。

    村子不大,外面的浓烟马上可以看见。

    村里的老少爷们都站了起来,街道的干部也都纷纷驻足观看。

    “孩子放鞭把打谷场的草垛点着了!”

    “快去救火啊!”

    慌乱中,有人在人群中喊道。

    “还能不能想出点新花样!”岳文笑嘻嘻地看看阮成钢,进了村委会。

    “全体村民注意了,全体村民注意了,大家都原地站好,原地站好,请老书记带人去救火,请老书记带人去救火。”

    老书记把烟袋往口袋里一插,“民兵连,跟我去救火。”一时间,岳文突然感觉老书记背也不驼了,腰也不弯了,精神抖擞,威风凛然。

    村委会外的群众慢慢恢复了平静,对于老书记,他们很有信心,这一信心,是多年来养成的,且从未改变。

    天上又开始飘起雪花来,胡开岭跑了回来,呵气成雾,一身雪花,“矿上的工人堵在人家门口,不让人家出来。”

    收买不了就恐吓,在意料之中,阮成钢笑道,“曹雷,带几个人过去看看。”

    面对蒋晓云的顶头上司,曹雷只有巴结的份,他急吼吼喊了几个协警,跟着村里的人走了。“还有几个人不在家里,说是一大早就出门了。”胡开岭面有忧色。

    “出门?不是事先都通知到了吗?”阮成钢很不理解。

    “阮大队,您是警察,不了解农村的实际情况,”岳文见胡开岭很是尴尬,忙解释道,“农村可不象机关,更不象你们警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