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撑腰打伞
    这世上,有穷人就有富人,有好单位也有一般性的单位,而琅琊街道,在开发区来讲,就属于好单位,街道的经济实力强,加上桃花岛核电站的强势入驻,这两年的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可是,这开发区的都高看一眼的街道,前几日,竟当着街道一干领导的面儿,让交通局长把村委会主任好好戏弄了一番。

    外界都在传,当天下午,琅琊街道党工高官马家驹就回到街道,他不好训斥欧庆春,却把包村的阎挺劈头盖脸训了一通。

    这蒋门神丢人,丢的也是他马家驹的人。

    这是一个信息社会,很快,在国家各种大小新闻跟前,在区里各种大事小情跟前,这件事就被冲淡了。

    时间还是那个时间,江湖还是那个江湖,日子波澜不惊地往前走。

    “蒋书记。”胡鸿政站起来,笑呵呵地迎上来,相比对刘志广的居高临下,亲热了许多,也尊敬了许多。

    蒋胜有些戏谑地笑道,“胡部长冒雨过来指导工作,感谢对芙蓉街道的支持。”他把手伸出来与胡鸿政握在一起。

    岳文早站了起来,脸上的线条又自动组合成谦卑恭敬的笑容,可是蒋胜根本没有看他。

    “蒋书记又开我玩笑!呵呵,这是今年考选到我们开发区的选调生,岳文。”胡鸿政转身介绍道,“这是蒋书记,岳文,你以后就是蒋书记手下的兵了。”

    “您好,蒋书记。”岳文笑着欠了欠身子。

    蒋胜笑着一点头,却不再理会他,继续笑着对胡鸿政说道,“你一直也不下来,也不来看看你老哥,别一直待在上边,常过来看看我,基层更需要组织的指导……,中午别走了,今天是人留人,天也留人。”他公事私情一起说,却丝毫没有违和感,“村里有点小矛盾,江平正在处理,中午一块过来敬杯酒。”声音不大,却不声不响给这次上访定了性。

    胡鸿政看来跟蒋胜很熟,见面只是个程序,说笑间就履行完毕,在蒋胜的调节下,会议室里气氛很好,岳文微笑着坐在一边,他知道他只是名义上的主角,那只能离镜头远一些。

    ………………………

    ………………………

    从会议室里出来,外面的人群仍没有散去。

    胡鸿政坐进了蒋胜的车里,当一行人在望海楼坐定时,胡鸿政边用一次性毛巾擦着脸,一边饶有兴趣地问道,“小岳,你是怎么让门前的拖拉机开走的?”经历了上午的堵门事件,又看到岳文在会议室里表现得很大方得体,他不由对这个小伙子好感顿生,故意在蒋胜面前说起这个话题。

    “堵门了?”蒋胜脸色一沉,看了看坐在副陪上的刘志广。

    岳文却有些会意,堵门你能不知道?明显是演戏给胡部长看嘛。

    刘志广急忙陪笑道,“马上又挪开了。”他看看坐在身旁的岳文,“小岳表现不错。”

    岳文眨眨眼,笑着说,“也没说什么,我就跟他们讲,领导给派出所打电话了,警察快来了,拖拉机不想要了?你们开进去容易,开出来就难了!”他的脸作势一板,却马上又活灵活现地换成一幅笑脸,“都十一点多了,早上没吃饭吧?先去吃饭吧。中午机关干部都在食堂吃饭,也不出去,我们也要去吃饭,你们堵门也没用,我又给了他们二百块钱,跟他们说,要车还是要钱,自己掂量!”

    组织部的小伙子坐在蒋胜一边,严肃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没吃饭?”

    岳文站起来,手脚麻利地掂起茶壶,“这么多人上访,早晨肯定有不吃饭的,这个不重要,马上到十一点了,又在雨中淋了挺长时间了吧?他们早就想找个暖和的地方填饱肚子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去?”胡鸿政看了看蒋胜,笑着问道。

    岳文给蒋胜添上茶水,轻轻笑道,“呵呵,有便宜谁不沾?不花钱的饭谁不吃?他们也不想把车送进派出所,”他瞅了一眼蒋胜,见他无话,接着说道,“再说,有句话叫人多力量大,但人多心不齐,我故意给了二百块钱,剩下的人都看着哪,不是有二桃杀三士吗?这是一个理,一人走了,剩下的两人马上跟着跑了,呵呵,我估计下午也回不来了。”

    蒋胜喝了口茶,看了看这个倒水比跑堂的还麻利的小伙子,胡鸿政兴致却很浓,“你就不怕花钱?”

    岳文给刘志广添上水,狡黠地笑道,“领导来了,总比堵着门强,是不是,刘书记?再说,刘书记也不能让我花钱不是?”

    刘志广看看蒋胜,一拍大腿道,大气地说道,“到了芙蓉镇,就是芙蓉人,给你报了。”

    蒋胜黑脸炯炯,“你在大学时担任过班长?父母是干什么的?”他的眼睛慢慢放出光来。

    岳文没有坐下,“我爸是镇上的乡建办主任,母亲是我们镇驻地村的大队书记,呵呵,我也是正宗的官二代。”

    胡鸿政刚喝了口茶,一下笑喷了,蒋胜的黑脸上也绽出笑容,刘志广的三角眼眯成一条缝,“大官,都是大官,呵呵,可别拿我们村干部不当牌出!”说完,他自己也笑了。

    胡鸿政笑罢,抹抹嘴巴,“你对乡镇工作挺熟悉喽?”

    “从小在乡镇上长大的,还没有办公桌高就整天在乡政府里玩。”岳文暗想,对乡镇大院,我比自己家都熟!

    不过,那算什么?从学步开始就在爷爷的饭店里抡勺子,别人说三句话就能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高中开始,老爸就让我自己一人押车往南方送萍果,路上抢货的、偷油的、拦路的,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经过?

    天文地理,人情世故咱都懂,没读过万卷书,至少跑过万里路了,别人不出象牙塔,我在社会这个炼丹炉里早练出了轴承脑袋弹簧腰、火眼金睛快刀手了,今天这点小事又算什么!

    蒋胜看看刘志广,“陈主任那里还没处理完吗?”

    胡鸿政突然不着边际地问道,“还是金鸡岭?”

    蒋胜慢吞吞地道,““还是金鸡岭!去年换届选举,街道最后一个选出班子的村庄!你也知道,村里不是有金矿吗,也真怪,落雁山其它地方有富矿也有鸡窝矿,金鸡岭全是富矿。可是矿井都承包给了私人,现在金价一个劲地在涨,有些村民想把矿井收回来重新分配,你说,都跟村里签的合同,白纸黑字摆在这里,收回来吧,违反合同,不收回来吧,都集体到街道来闹。”

    看来豪车都是金矿主的了,拖拉机、农用车自然是村民的座驾了,岳文暗暗想道。

    胡鸿政关心地问道,“街道怎么处理?”

    蒋胜站起来,“有合同摆着,得做村民的工作,明星,你联系一下江平主任,看他什么时候到,我去解个手。”他抱歉地说着,往外面走去。

    刘志广急忙介绍道,“这是咱们街道党政办祝主任,明星,胡部长你认识吧?”

    祝明星赶紧上前握手,满脸堆笑,寒暄了几句,接着走出去打起电话来。

    胡鸿政对祝明星明显有敷衍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