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全城通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晚上,兄弟几人哪里也没去,就在任功成的老房子里喝啤酒吃海鲜撸烤串,葛慧娴、张倩与咏梅坐在沙发上闲聊,家长里短、女人私密好不热闹。

    “快看,老六,你们开发区。”任功成指了指客厅里的电视。

    岳文笑着抬起头,可是眼睛马上就直了。

    电视中的画面很简单,甚至可以说他很熟悉,正是开发区的长途汽车站,曾经的自己到开发区来报到,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到交通局上任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这里也正是索引。

    “小女孩?”任功成也仔细地看着电视。

    “不是,女大学生,过来探望姐姐。”岳文也看得很仔细,“怎么会在汽车站走失呢,家里没有人来接吗?”

    “现在的大学生,跟孩子差不多,没有防犯意识。”尼亮很是惋惜的样子,“但愿不要出事。”

    “失踪人口超过二十四小时才能立案,派出所不会管的……”任功成话音刚落,岳文马上骂道,“这条规定最操蛋,黄金二十四小时,警察不介入,再想介入也晚了。”

    可是他们不是警察,只能在这里发发牢骚,任功成举起杯子,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上帝保佑她,不过,看来,还是我们媒体的力量大,有良知。”

    不得不说,这女孩的姐姐走了一条正确的路,借助媒体的力量,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妹妹。

    葛慧娴走了出来,“你们看到了吗,开发区走失了一个小姑娘?”姑娘跟岳言差不多大,都是在校大学生,让她心有戚戚焉。

    “看到了。”岳文敏锐地发现,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张倩也在胸口划着十字,他不由暗笑,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假洋鬼子。

    “我同学也在微博里转发了,qq群里好多人也在扩散,”葛慧娴道,“这车辆是归你管吗?你有办法吗?”

    张倩插话道,“他是局长,你让他去找一辆车,找到一个人,他又不是警察,不过,岳文,你们开发区的车看来是真不安全。”

    岳文笑道,“开发区有正规出租车,也有黑车,当然,我们不敢保证出租车司机不犯法,不犯错,但是这都是登记在案的,有案可查,这个小姑娘,可能坐了黑车。”

    “黑车”,是指没有在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办理任何相关手续、没有领取营运牌证而以有偿服务实施非法运营的车辆。

    这些黑车随意性很强,随意停车、随意揽客、随意超载、随意更换客运线路,给正常的客运市场带来很大影响。

    “这类黑车我坐过,我们秦湾很少,但咏梅老家很多,”尼亮感同身受,“漫天要价不说,十里地的路,他们看你是外地人,就敢要一百块钱,他们的牌照也是假的,出了问题你根本找不着人,这几年,网上报道的很多,敲诈、勒索、抢劫、性侵……”

    “行了,四哥,你不错了,还坐了一辆有牌照的黑车,虽然是假的,估计今天这个小姑娘坐的车连牌照也没有。”他一抬头,看到岳文已经站起来,“老六,干嘛去?”

    “回开发区。”岳文笑道,“你们不用管我,靠,东丽领事馆那个秘书我可以不管,但是这个小姑娘,我们得管!”

    “是爷们!”

    任功成红着脸站了起来,“当了官也没变,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我和老六,都是表面上是令狐冲,其实骨子里都是乔峰!四哥是郭靖!”

    “还乔峰呢,”张倩感觉此时不打击一下任功成,任功成能把自己夸成朵花,“你是蜜蜂!就爱采花!”

    任功成模样有些糗,看来被张倩抓住了软肋,他忙把话题转到葛慧娴身上,“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可惜了,老六这只蝴蝶舞不起来了…….”

    他看看葛慧娴,那意思岳文走了,晚上葛慧娴也娇啼不起来了。

    葛慧娴却笑着与张倩耳语几句,惹得张倩狠狠地拧了任功成一把。

    任功成给他找了司机,司机的的车开得很快,夜晚的高速路上,不时闪过流星一般的灯光,接着又湮没在无尽的黑暗中。

    “你准备好了吗?”

    岳文掏出手机,这个时间,他打电话的人与他很是亲近,并不需要考虑时间合不合适。

    “时机成熟了,这将近一年的功夫你我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再添一把火,嗯,我决定了,动手!”

    岳文“啪”地一合死手机,那所有的魑魅魍魉好象都要被压在这无间地狱里。

    ………………………………………

    ………………………………………

    刑警队的灯光亮着。

    岳文笑了,自己这个交通局长,刚回开发区,不回交通局,却跑到刑警队来了,恐怕在全国也是独一份。

    “高队?吃烧烤去?”下了车付了费,车子就停到了刑警队门口。

    高明的声音在电话里立时高了起来,“你不是跟周书记说,你给你老爸过生日吗?怎么回来了?”

    “我得给周书记负荆请罪,”岳文吡笑道,“大老远从开发区送过两瓶好酒去,我受之有愧。”接到周平安百里迢迢送来的白酒,岳魁在电话中又把岳文数落了一顿。

    “算了,正烦呢,”高明的声音低下来,“现在压力很大。”

    “是为在车站门口失踪的小姑娘吗?”岳文道。

    “都有,主要还是东丽国这个什么几等秘书,官小架子倒不小,”高明骂道,“从外经贸局找了个会说东丽话的翻译,两人倒是谈一块去了。”

    那个胖胖的女翻译,岳文对她的印象很不好,仗着会说几句鸟语,动不动拿什么外国客人来压人,但她不敢对岳文这样。

    “走,我去会会这个什么秘书,我也当过秘书,同行嘛。”岳文吡笑道,但他明白,人家这个秘书与他这个秘书不一样。

    高明吓了一跳,岳文以父亲过寿为借口不回来,他就知道,岳文对区里的做法有意见,不止岳文有意见,他也有意见,放着许多案子不办,专为一个外国人发动这么大的警力?

    不值得嘛。

    有一句话他没敢说,那个年轻的女大学生的事他也知道了,但现在确实不到二十四小时,警察不能介入。

    可是,高明心里总觉着别扭,特么地,把外国人的屁大点事当成大事,区里的失窃案有的比这大多了,可是自己人的事呢…….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