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斗诗
    “跳梁小丑,剽窃行径无耻之尤!”

    这一天大明的《东林日报》上发表这么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这标题对于文人来说几乎和当场骂人没有区别。

    文章一看就是高手所写,有理有据,全面剖析了英帅的影片,这可不是影评,是严肃的《东林日报》上发表的学术文章。文章从源头分析了英帅的电影剽窃了某某小说,某某文章,虽然有些似是而非但天下文章一大抄,英帅自己也不能说没有借鉴其他人的作品,毕竟文学发展了几千年,而电影不过区区百年,借鉴其他艺术形式,也不奇怪,但这只是借鉴,却被有心人说成了剽窃,这个性质完全不同。

    “英少,出大事了。”英帅的助理刘莎第一时间通知了他。

    不过英帅根本没把一篇文章当大事,他来的那个世界,别说一篇文章,就是整个舆论让某人滚出娱乐圈,只要内心够强大就没事。

    “不就是一篇文章吗?”英帅咬了一口包子,若无其事地说道。

    “这可是《东林日报》。”刘莎一脸惊讶。

    “那又如何,”忽然英帅脸色变了,这个世界的记忆终于提醒了他,“不会吧,我可没有惹那帮文人,他们攻击我干吗?”

    《东林日报》背后是谁?是延续了几百年的东林党,那可是连皇帝都照骂不误的存在,而且这个世界由于没有野猪皮的存在,东林党俨然就是大明第二大政治实体,要是处理不好这个事件,还真有可能被封杀。

    “这是谁写的文章?”英帅知道了事件的严重后果,也重视了起来。

    “卫震。”刘莎道。

    “卫震?”英帅显然不认识。

    “他是著名大作家卫斯里的儿子,卫斯里同时是东林党的副会长,而卫震本人也是东林党的成员。”刘莎道。

    “靠,我明白了。”英帅两个时空的记忆一对照知道了原因,只怕是自己和周蕙敏的事被卫震知道了,不过你是男人当面锣对面鼓和我来一场就是了,这背后耍手段是什么意思。

    “我也写篇文章骂他,不就行了。”英帅也有点上火了。

    “还真不行,你是不知道东林党人的德行,简单说吧只准他们骂人,不许别人骂他们,谁要是敢还击,就等着全大明的东林党攻击吧。”刘莎赶紧劝道。

    “这还真是豆腐掉到灰堆里,打也打不得,吹也吹不掉。”英帅皱了皱眉头,这事还真是有点麻烦。

    “最好的办法是冷处理,让这篇文章热度下去之后再说。”刘莎道。

    英帅对这种事也是头疼,这是让自己当缩头乌龟,不过好像还真没办法,不过他也不是真能忍气吞声的人,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在自己博客上发了一首诗,题目就叫《回答》,至于是不是回答卫震的文章就没人说的清了。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

    这是原时空大诗人北岛写的一首著名诗歌,虽然写的激扬却也充满了对反抗整个世界的无奈,英帅觉得用在这个时候正合适。

    “快看英导更新自己的博客了。”

    “不会是对卫震宣战吧,好激动。”

    “咦怎么是一首诗,英少还会写诗?”

    “虽然看不懂,但怎么觉得一股悲愤迎面而来,还是深深地无奈。”

    诗歌就是这样一千个人有一千个解释,你说这是英帅向卫震宣战也行,说是英帅在表达心中的委屈无奈也行,反正没有标准答案,只是舆论本来就同情弱者,加上这诗又是如此文采飞扬,一时间同情英帅的论调占了上风。

    老百姓不知道,只以为英帅写了首诗歌发泄不满,但文人圈可不会这么认为,这其实是大明的一项传统。

    “混但!”卫震看着英帅的诗差点将电脑屏幕砸了。

    卫震其实是等着英帅发文反驳自己的,他都准备好了几套方案应对,甚至还联络了不少相熟的东林党文人,一旦英帅反扑就同时在大明各地发难,一定要把英帅彻底搞臭,踩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可是没想到英帅居然祭出了诗文,大明本来就有用诗歌挑战的传统,卫震没想到英帅想到了暗度陈仓的办法,他根本就没想过要用文章和自己辩论,而是要和自己斗诗。

    要是英帅的诗写的不好,那就是自寻死路,卫震把他比下去,都不用其他手段,英帅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在电影圈混了,毕竟电影也算半个文人圈。

    但是明显这诗质量很高,反正卫震自己是写不出来的,卫震这下坐蜡了,记得嘴上泡都起来了。

    得还是发动朋友圈吧。

    “老赵,我卫震,英帅的诗你看见了吗?你都佩服?这可不行,我还指望哥哥帮我写诗把他压下去,你不是看中我的那块和田玉吗?只要搞定英帅我什么都答应。什么你考虑一下?那好吧。。。”

    “老王,我卫震,英帅的诗你看了吗?我想找你帮忙,什么?你生病了,好我挂了。。”

    卫震打了一圈,他同辈知名的诗人都找了,不过英帅拿出的诗歌太过吓人,没有一个人敢接,这要是硬上,只怕是自取其辱。

    卫震有些傻眼,他也没想到英帅的文学水平真的这么高,要是知道他也不会想着以文压人,就会想其他办法。

    “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不行!我继续写文章骂他!”卫震歇斯底里骂道。

    “不行,《东林日报》那边上次是出于面子才刊登,这次他以诗挑战我没应战,报社这边只怕不会继续帮我。”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不行。

    “对了,有了,就这么办搞臭他!”卫震想到了一个办法不由嘿嘿冷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