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两人说了一会话,直到被丫鬟打断这才拉开房门走了出来。

    陆云齐牵着她,苏溪偶尔抬头微笑,那般伉俪情深的模样让众人纷纷轻笑。

    白子临看着好友那副欠揍的死样就觉得不可思议,昨日还跟要死的一般沉郁。

    这才一天就容光焕发春风满面的,再看见苏溪高肿的樱唇时,露出了一个男人才懂的笑容。

    “啊齐,今日心情不错啊!看来”

    陆云齐被他看穿了心思,心里略略尴尬了一下,冷冷的丢去一记刀眼擦肩而过。

    白子临:“……”所以——你丫是有了媳妇就忘记兄弟了是吧!

    说好的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呢?

    苏三林看见两人牵手而来,脸上一沉不满的看了眼陆云齐,又见苏溪那屁颠屁颠的高兴样至极。

    也有些内心酸楚,他家溪姐从小还没怎么粘过自己呢!

    干脆端了酒杯站在两人中间,将那牵着的手挤开,诡异一笑:‘陆侯爷,饮一杯否?’

    陆云齐目光微扬“伯父客气了,叫我云齐就好。”

    说着,正准备接过酒杯时,苏溪猛的抢了过去,放在桌上:“爹,他身上伤还没有呢!”

    苏三林气结,没好气的看了眼苏溪:“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女大不中留,还没嫁呢!嫁了也要回娘家的啊~

    郁闷时,在看见自己闺女那苍白中带着嫣红的小脸,目光掠过红唇时,苏三林顿时红了眼,转身,怒视陆云齐。

    长袖下的手紧紧窜起,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陆侯爷,我家溪姐重伤未愈,你最好还是离她远点为好!”

    陆云齐微囧,眼观鼻,鼻观心。

    苏溪这才明白爹说的是什么,整个人顿时燥热,不止一张容颜通红连耳垂都粉嫩起来。

    上前一步娇嗔的抱着她爹的手,撒娇的摇着:“爹,我又不是泥做的。你担心个啥?”咳咳,要不是时机不对,她还真想把陆云齐扑倒。

    “行吧,你说什么都对!”苏三林甩袖离开,终是默许了陆云齐和苏溪同坐。

    两人刚刚入席,桌子下,那大掌将自己一握,湿润而温热。

    苏溪侧身,在他耳边俏皮的轻语:“怎么?害怕了?”

    陆云齐静静的看着她依旧粉红的耳朵,只觉得心痒痒的。这女人自己都害羞,还偏生要嘲笑自己!

    “有你在,我很安全。你刚才做得很棒!”

    看着他风轻云淡的样子,还优雅的整理自己的玄衣。

    苏溪:“……”

    “看来,本王来的正是时候!”院子外,笑声传来。逾时,那一袭紫衣席地的妖孽美男款款而来,正是齐王周景。

    他的身边,华衣美服的女子一身大红的裙装,不是南月。

    陆云齐率先起身,顺便提醒苏溪红衣的女子,便是齐王妃——孙氏!

    “啊齐,加两副碗筷吧!”

    周景说着,径自的走来朝端王妃和宋夫人相互见礼,随后目光落在了苏溪身上。

    见她面色红润些许,欣慰的道:“总算不是白得和鬼一样了!”

    苏溪气结,翻了个白眼轻声嗤笑:“一白遮百丑,懂?”

    “嗯嗯,确实该遮一遮!”周景认同的执掌大笑,撩袍入座。

    苏溪这才反应过来,丫丫的,她这么一说可不是在说自己丑了?

    陆云齐剑眉轻挑,将她按在座位上柔声道:“你和啊景比,确实是需要遮一遮!”

    闻言,众人大笑。唯独周景咬牙合扇,瞪着陆云齐刮了一眼:“好你个陆云齐!”

    竟然夫妻联手一起怼他,比苏溪好看那是什么了?人妖?男生女相?

    孙氏第一次见苏溪,忍不住打量了几眼,虽然是匆匆一看却是惊艳不已。

    少女虽然柔弱苍白,可那五官生的精致妖艳,一双美目闪耀而清澈让人一眼难忘。杏色的衣裙称托着年轻的朝气,大红的斗篷雪白的狐狸裘更衬托着那脸巴掌大小。

    这样精致而柔弱的女人,谁见了不心生爱怜?

    比起那南月,少女身上更多了一丝灵动与贵气,要不是知道她的身份自己还真会以为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小姐。

    方才见爷与她斗嘴,两人显然关系极好。而苏溪只怕,尚且不知道周景的心思……

    也是,看看陆侯爷,多冷酷的一个人从头到尾一只牵着她的手。

    连想吃什么菜都是他一手夹来,无微不至。

    要知道放眼天下,哪里有男人伺候女人用饭的?还是个位高权重的男人!

    孙氏打量着看到同样伺候陈氏的苏三林时又是惊讶,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那般琴瑟和鸣,恩爱的场景,她出嫁前也想过。但是,随着岁月的变化,容颜的老去,新人的入府那般小女儿家的想法早已经被磨灭。

    有朝一日,若是王爷也能这样对自己那该多好?

    孙氏想着突然想起了南月,有想起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和灯笼下的苍白的脸。

    吓得不敢抬头,安安静静的陪坐着。

    “原来这就是火锅啊!”宋花嫣好奇的看着长桌,上面摆满了各种菜和肉却是生的。高高的奇怪的锅用炭火架着端上了桌上。

    咕噜滚烫的汤底,发出诱人的香味,光是这汤汁便让人跃跃欲试了。

    苏溪率先起身,夹起一筷子羊肉缓缓道:“这汤,是我早上命人用猪骨和鸡肉熬了一天的高汤。

    秋天吃羊肉,用涮的最佳。看,把羊肉夹起来放进汤里。上下五次,来回不超过十秒就可以吃了!”

    苏溪说着,亲自演示了一遍。见她动作麻利而优雅,毫不费力。大家也纷纷学了起来。

    “外祖母,您尝尝,此刻的羊肉口感最佳!”

    宋老夫人接过,咬了一口大赞,也催促着宋氏姐妹也尝尝这新鲜的吃法。

    “好吃,真的很过瘾!”余蓝大口的吃了一口,差点没有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下来。

    见林染碗里空的,他蹙了蹙眉,便把自己涮好的全放到了林染面前:“来,你也试试”

    林染冷冷一哼,并不打算理他。后者郁闷,固执的再次送到她唇边。

    这大庭广众的,自己要是一直不理会他,只怕他还会更不要脸!

    林染感到无比的头疼……

    “好了好了,放着!我自己来!”

    这一顿饭,从惊奇到过瘾,众人吃的大汗淋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