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一场秋雨一场凉,夏天的炎热已经逐渐消散。

    便在这枫叶火红的时节,大周与天泽之间的协约洽谈失败。天泽**与匈奴右王联手兵分两路从北方和东方双面夹击。

    新皇让宋寒山宋将军为主帅,东面迎战天泽。然,北疆却让齐王带兵迎战。消息一出,天下哗然,齐王的风流俊美在大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从没有人听说过齐王能够带兵打仗的。

    协助齐王的便是孙老将军,孙将军虽然身经百战,但是却年事已大。更何况此次担任参军的乃是前丞相楼大人。

    新皇有意让他建立功劳重回高位,说白了,此刻战争齐王虽然是元帅却无实权。

    趁着大周忙于外敌的机会,梁王萧纲举兵造反,自立为南皇。打清君侧的名号,杀害了梁地太守宋远山,大军一夜连破三座城池。

    天下皆是动荡,各地诸侯也蠢蠢欲动起来。蜀王表面上依附与新皇,私底下已经和丁锰连夜联系了南蛮,接住金秋税收上涨惹起民生哀怨的借口,招兵买马。

    苏溪正抱着茵姐在书房认字,突然,门便被重重的砸开了。一阵洪亮的声响,身穿铠甲的士兵快速的站成两排一时间吓坏了不少人。

    “这是怎么回事?”

    门外,凌霄也是一身戎装,英武不凡。疾步而来,单膝跪地的大声道:“夫人,将军命令我等护送夫人上山暂闭风险。还请夫人赶快收拾行李物品,天黑之前一定要撤离此地。”

    “什么?”是南蛮攻城了吗?苏溪惊仄,身子微颤。这小院子她一点一点建立,到现在俨然已经是她和陆云齐的家了。若真

    是毁灭在战火之中,苏溪心里万分舍不得。

    “将军呢?”

    “将军和白参军还有韩将军已经在城外督战了,夫人还请快一些吧!”凌霄冷声道,立刻指挥着士兵帮忙搬东西。

    苏溪反应过来,也立刻开始动手。幸好陆云齐早就在房子下面挖好了地窖。她先把重要的东西藏在里面,这样即便房子被毁

    了那些东西也还在。

    苏溪立刻让家丁,丫鬟暂时疏散各自回家。只带着粉黛和香零还有林染,简单的收拾了些衣服,食物,药物便匆匆跟着凌霄上了山。

    临时搭建的茅草屋简陋却扎实,里面也已经打扫好了,一应用具也是齐全。原来,他早有准备。苏溪惊喜的发现,旁边也还有几间屋子。一转身,便被霍连筝抱在了怀中。

    她已经身怀六甲,白子临好说歹说才用了保护苏溪的借口骗她上山。

    “连筝姐姐,是不是战况已经很严重了?不然,云齐也不会让我到这里来!”

    苏溪忍不住有些担忧山下的丈夫,已经是好几日没没有看见他了,真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

    又怎么会好呢?霍连筝虽然说是怀孕在家养胎,可好歹是将军出生,白子临也在军中担任参军一职。回到家中两人也会商讨一番局势,现在天泽派出的是与陆云齐不相上下的战王休烈,而北疆左贤王也不是一个善茬。

    最致命的是,梁地的叛乱引发了诸侯的野心。现在蜀王也有心分一杯羹,可到底害怕着陆云齐的威名。借着南蛮的兵力,里

    应外合导致连连失去三座城池。

    陆云齐把守的便是蜀地的门户,连接高昌和荆楚之地。其重要性,只能成功不准失败。新皇也连连下了三道诏书,责令陆云齐守护蜀地。

    蜀王的叛变,南蛮的突然进宫让百姓安居乐业的日子突然变得风雨飘摇起来。好在陆云齐早有准备,已经提前让士兵疏散了百姓,带走城中的粮食只留了坐空城给南蛮。

    潇雨等人也穿上了甲胄,精神抖擞的站在陆云齐身后。不远处,女子一袭水红色长裙,满脸泪水的跑了过来。正是多日不见的丁倩倩,她看见人群中鹤立鸡群的陆云齐时,便犹如看见了主心骨一般突然不再害怕了起来。

    “丁小姐”凌霄冷着脸拔出长剑,阻挡了女子的脚步。尽管后者楚楚可怜的看着她还是不为所动。

    陆云齐转身,剑眉轻蹙“丁小姐不随着百姓撤离,有什么事吗?”

    丁倩倩见他主动问自己的安全,心里又开始有了一丝计算,连连哭道:“将军,臣女与家人走散了,此刻无依无靠。将军救我”

    “凌霄,让几个人护送丁小姐前去找丁太守吧!”男人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不耐烦的转身欲走。

    丁倩倩却是猛的抓住了他的衣袖,柔声道:“我想跟着将军,这一路人荒马乱。臣女害怕”

    闻言,男人面色一冷,直直的盯着她良久,薄唇轻启“关本将军何事?”

    丁倩倩不可置信的愣在了原地,都到了这个地步,如此委屈的求他了,他竟然就说了一句“关我何事?”。

    他的心,当真是冰冷如石头,可是,他为什么又要对苏溪那么好呢?同样是女人,苏溪除了长得漂亮哪里比的过她?

    白子临忍不住扑哧一笑,用扇子挡住自己的笑意,可那双桃花眼精彩连连的看着丁倩倩苍白的脸,无奈道:“丁小姐换个人好还些,实在不该找陆将军。因为啊!在他心里,我们——都是男人!”

    白子临不说还好,这样一解释丁倩倩心里更是又气又愤怒。都是男人吗?

    看着女子不甘不愿的走了,白子临还是忍不住打趣道:“你好歹是个男人,送一下人家也不会死。再说,还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话落,男人却是冷冷的白了他一眼“那你去吧!”

    “额……还是算了”他和连筝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那些个狂蜂浪蝶还是少沾染,当然换成陆云齐他会很开心。话说,真想看看小嫂子生气是什么模样!

    战争进入了真正的阶段,随着越来越冷的天气,南蛮久攻不下也越发的毛躁了起来。而城里,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睡觉的陆云齐正巡查着军营。

    看见城墙边那疲惫得睡过去的小将士,也不过十六七的模样,陆云齐不由得想起了年少时的自己。

    解下大氅轻轻的给他披上,随后转身到另一处。那小将士醒来时看见自己身上的大氅惊吓不已。这大氅是将军的,他在人群中见过这衣衫。

    那一刻,这小将士感动得热泪盈眶,将军竟然亲自给他披衣服……忍不住擦了擦眼泪。

    宋争鸣一样也看见了那衣衫,有些怔楞随后淡淡一笑:“你真是幸运”

    那小将士点点头,舔了舔干枯的唇瓣“争鸣,我们以后也一定要成为陆将军那样的人,才对得起将军的栽培。话说,好想看看将军长什么样,每次见他都只是高大的背影。”

    看着战友那一脸期待的神色。宋争鸣忍不住有些得意,才不会告诉他自己天天可以见到。

    凌霄也红了眼睛,身子忍不住有些疲累。却还是尽心尽责的跟在陆云齐身后,看望一个又一个伤员。

    此刻最忙的当属余蓝了,他随着林染进入陆府后,大夫的身份发挥得淋漓尽致。不说苏溪的宫寒症,就是下人的头疼脑热也找他。现在更惨的是,被白子临哄进了军营,天天忙得吐血。

    不过抱怨归抱怨,身为医者余蓝也丝毫不敢懈怠,他带领着一干的军医四处救死扶伤。不到一个月,军中上下也很快知道了他的名声,别看余大夫年纪轻轻可医术却是出神入化。

    见陆云齐走了过来,余蓝稍微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起身准备行礼,陆云齐却是阻止了他:“情况如何了目前?”

    “死三百二十七人,伤六百余人。其中重伤两百余人”

    说完,余蓝开始一叹哀怨道:“这几日敌军频繁进攻,导致军中伤残不断。消炎止血的药也所剩不多了。我虽然是大夫,可没药…也束手无策。”

    其实,何止是药物不够?陆云齐心里明白,接近冬天,棉衣紧缺,城里的粮食也所剩无几…十万大军总要吃喝,朝廷的物资却是迟迟不肯发放。

    丁太守把握着几个重要的粮仓,却是不肯发放。白子临合计着最后再和陆云齐商量一下,实在不行,就抢了。

    山下战火纷纷,山上苏溪也没有闲着。她带着丫鬟和一众的人们开始采摘山里所有可以食用的东西。好在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山上飞禽走兽,硕果累累。

    林染一身的好武艺全部用在了打猎上,要不是怀着孩子霍连筝也是跃跃欲试。可苏溪说什么也不让她劳动,只是做一些摘菜轻巧活计。

    “连筝姐姐你回屋休息一会吧!久坐不好”

    霍连筝看着苏溪关切的眼神,内心感动不已。有些汗颜,白子临说是让自己保护夫人,可上山以来都是夫人在照顾她。

    “茵姐那么小都可以那么厉害,我怎么也不能比一个孩子差啊!”

    被夸赞的茵姐突然一笑,看着她的肚子道:“溪姨说连筝姨姨要生小南瓜了,不能累着。这里有茵姐呢!”

    不过六七岁的孩子,说起这话来倒像是一个大人似的,忍不住让人一笑。

    苏溪卷起袖子,给茵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茵姐也回去休息会吧!看着小三,别让它把咱家的小鸡咬死了。”

    最近陆小三正是活泼的阶段,总是冷不丁的拖着几只死鸡,死老鼠到处乱跑。冷不防的就把鸡鸭弄死了。

    那几只野鸡,是林染上次偶然抓到了。苏溪特意养着下蛋给连筝和茵姐补身体用的。

    茵姐突然感觉自己使命感,乖巧的点点头接过苏溪递过来的树枝,迈着小短腿果然去看着陆小三了。

    说起陆小三,苏溪忍不住想念她的陆小四。

    都已经过去半月了,他还是没有一点消息送回来,哪怕是报个平安。只是不断听上山的人说,下面有多惨烈。

    好几个夜晚,苏溪独自躺在冰冷的床上总是被噩梦惊醒,第一件事情便是祈祷上天保佑他平安归来。

    看着苏溪担忧的脸,霍连筝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说起她,她何尝不担心?白子临虽然厉害,却是标准的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她的孩子快七个月了。

    孩子,你可要乖一些,等你爹回来再出生。

    “夫人,夫人。不好了,听下面的村民说。军营里药材不够,死了很多人。将军深夜去采药,已经一夜未归了。”粉黛挎着菜篮子急急的跑了进来。

    将自己听说的全部说给苏溪听,包括陆云齐如何逼迫丁太守交出粮仓,前夜的包围战打了一整夜,火烧亮了半边天空天亮还在硝烟滚滚。

    苏溪心里惊慌,一下子脑海便一片空白手里的剪刀差点扎在了腿上。好在霍连筝眼疾手快,一手及时抓住了下掉的剪刀。

    “没扎到你手吧!”苏溪反应过来时,忍不住有些惭愧。立刻抓起霍连筝的手查看,没有受伤才轻舒了一口气。

    “不用担心,将军肯定会没事的!”

    苏溪点点头,坐立难安之下还是决定下山一趟。她换上了男装,将自己前段时间搬到山上的草药一并打包了。又从灶上拿了些吃食用布包着一并放进了行礼中。

    林染就知道苏溪不会安分,到山腰时早早的便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抱剑而立了。此处出门实在是太多冒险,且不说城外的敌军虎视眈眈,就说城里也说不定有探子,卧底什么的。

    “林染,你还是回去吧!连筝姐姐和茵姐还需要人照顾,我自己可以的。”

    林染摇摇头,很是坚定的跟在苏溪后面:“我下山时已经摆脱了姐妹们照顾一下了。夫人此去一个人我不放心。”

    苏溪无奈,只好点头答应林染一起下山。

    往日热闹繁华的风城此刻冷冷清清,见不到从前的宁静闲适。百姓三三两两的或站或坐的在地上,栏杆上看着不远处高大的城墙。

    经过半月余的封锁,城里面的百姓该走的已经走了。没有走的,便是一些老弱病残。不远处,衣衫褴褛的孩子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他们大的也不过十来岁,小的也才几个月大。

    或许是最近照顾霍连筝,天天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的长大,苏溪对孩子格外的敏感。看见那满脸灰尘的孩子嚎啕大哭时,忍不住鼻头发酸。

    轻轻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温柔的道:“你们的父母呢?”

    那孩子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儿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漂亮哥哥有那么一刻有些慌神。

    “他们…他们丢下我们,走了…”

    那孩子说着,眼中便流下了泪水。他一觉醒来,便再也看不见母亲只有年幼的弟弟在身边。

    抱起弟弟追出去时,他看见父亲生硬的一边拉着母亲,一边大步的往前面走。他下意识拉开步子追了出去,可惜,母亲含着泪回头看了一眼他却是走得更快了。

    最后,他们还是消失在了人群中。从那一刻起,他知道了,他——被抛弃了。也许是自己平时太过顽皮,父母便不再喜欢他了。

    可是,年幼的弟弟呢?少年沉默了好久,还是抱住年幼的弟弟和这些一样可怜的孩子一样,流落街头。

    他在这里已经两天两夜了,除了来来往往的士兵和贫苦狼狈的百姓,苏溪是他见到的人中最与众不同的。

    苏溪眼睛红了,湿润了几许:“那是你弟弟吗?他哭了,嗓子都快哑了。”

    少年点点头,抱紧了弟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吃喝了。”

    苏溪一怔,看了看一旁同样饥渴的孩子。他们大约有十来个,自己带的食物…应该还够!

    “我能抱抱他吗?”

    少年有那么一刻防备的看着苏溪,这几天,趁着战乱不少孩子被拐卖。他面前的小哥哥虽然漂亮,但是也并不熟悉…。

    “你放心,我只是想喂他吃点东西。他那么小,怎么可能继续这样下去?”

    最后,他再一番犹豫后还是决定把弟弟交给了苏溪。

    小家伙已经哭红了脸,苏溪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这才发现他生病了!

    轻轻的拍打着小婴儿的后背,柔声哄着“乖宝贝,不哭。呜呜,来,姨姨抱抱。”

    苏溪说着,让林染把包袱里的饼分给孩子们。那些孩子都是饿了许久的,这突然得到了食物全激动的围着苏溪,一个个睁着大眼睛看着苏溪。

    那些天真的眼睛,让苏溪心里软软的。可是,她带的东西不多,饼子原本也是给陆云齐准备的,现在都分了一大半了…

    “对不起,姨姨也没有了。”

    苏溪愧疚的低头,看着那少年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撕下饼,喂给弟弟后诧异的抬头“我叫木洵”

    好名字,木洵吗。苏溪淡笑,看着他明亮的眼睛突然有点喜欢这个小家伙了。

    “你弟弟生病了,你要是信得过我。要不,和我一起走吧!我知道哪里有大夫,你到了那里也可以照顾他。然后,在做打算吧!”苏溪摸着他的头发,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了。

    看了看四周,点点头坚定的看着苏溪:“我跟你走!”

    ------题外话------

    鱼鱼昨日室友生日,吃海底捞去了……咳咳

    因为迟了一点点,所以我决定多加1000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