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君若无情,我便休
    木洵原本也是半信半疑的准备赌一把,要是苏溪敢伤害他们,他就用自己做的弹弓打她。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苏溪竟然把他带到了军营。这些天,他在街上流浪听的最多的也就是陆家军如何骁勇善战,打退敌军。

    现在自己亲自站在军营中,看着整齐的军队,那些虽然狼狈却是神采飞扬的士兵。木洵有些羡慕,特别是人群中那个红衣的小将军。

    他长得可真是好看,身量比自己较高,瘦瘦的和竹竿似的。那宽大的甲胄在他身上显得不太合身,却更有一番美感。

    少年头发高高梳起,狭长的凤眸冰冷刚毅,薄唇微抿。一张雕刻般的五官,精致不已。若不是肤色略黑,真是比女孩子还要好看几分。

    他走来时,身后的战袍都轻轻飞扬着,凌利,潇洒,好不威风。

    苏溪看着宋争鸣,远远的便向他张开了怀抱。后者犹豫了一秒,便飞身跑了过来。

    “争鸣”

    “苏姐姐”

    好久不见,苏溪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后者有些脸红的避开柔软,凤眸含笑的看着苏溪“苏姐姐怎么来了?”

    苏溪看着宋争鸣的眉眼,却是突然道:“小白得改名叫小黑了才是。”

    宋争鸣哈哈大笑,摸着自己的脸满意的说:“这个才是男子汉的颜色!”

    他陆大哥也是这样颜色,不不不,比他还黑些。

    木洵惊讶的看着苏溪,难怪这么好看,原来是个姐姐。刚才自己羡慕的那威武的小将军此刻正一脸仰慕的看着苏溪。

    “对了,你陆大哥呢!”

    宋争鸣一怔,笑容敛起也忍不住几分忧愁:“今天早上回来了,但是还是不肯休息。现在在和几位将军还有白大哥商量着事情。”

    他这是不要命了吗?苏溪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好在他回来了。自己那一颗高高悬起心脏也可以安安稳稳的落地了。

    宋争鸣说着,忍不住告诉苏溪一个糟心的事情,上次陆云齐带领将士明着商量,暗中抢粮惹得丁太守很是不满意。

    最近总是派丁倩倩来军营,说是看望将士,其实每次都骚扰陆大哥。

    苏溪闻言,诧异了挑了挑眉头。她以为上一次过后,丁倩倩已经放弃了呢,原来,还不死心!

    “争鸣,这饼子你拿去吃。还有,这小哥是我路边顺手救的,他弟弟生病了。你带他去找你余大哥看看病。这药材也带过去,听闻军营最近死伤严重,我特意拿了过来。”

    宋争鸣乖巧的点点头,咬着饼子有些泪目。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苏姐姐的食物了,最近天天喝粥都要淡得出鸟了。

    一手牵住林染便回头看着木洵,蹙眉道:“跟着我,别乱走!”

    苏溪还好心的让林染也一起去,美名其曰送药材,余蓝参军已经三月余了。这两人虽然平时在一起就互相嫌弃,其实…嘻嘻。

    见苏溪走了,宋争鸣身边的小将也好奇不已的问道:“争鸣,刚才那漂亮小哥哥是你什么人啊!为什么给你送吃的,还有药材?还认识余大夫?”

    宋争鸣用手撕下半块饼子塞住了他的嘴巴,淡声道:“她——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小将无语,恨恨的咬了口饼子,随后诧异不已差点激动的流泪“竟然有肉。还有吗?再给我点哇!”

    “没有”干净,果断,利落的——拒绝!

    木洵低下头,那饼他刚刚吃了三个其实……

    花开两枝,在宋争鸣陪着林染见余蓝的时候,苏溪也一个人前往营帐。她满心期待和欢喜的想着马上就可以看见陆云齐了。

    却没有想到还没有进去便被两个士兵挡住了,冷声一喝“站住,什么人!”

    “两位大哥辛苦了,我要见你们将军陆云齐!”苏溪好声好气的道,那两个小兵却是无情的拒绝了苏溪,顺带讽刺一句:“你什么身份?我们将军什么身份?也是你想见就见的?”

    苏溪:我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们!

    “我是你们将军的朋友,不信我还认识白参军,他也是我的朋友!”

    左边那长相偏为粗犷的将士哈哈大笑,揪起苏溪的腰带就要丢出去“你以为你是丁小姐吗?军营里认识我们白先生的多了去了,指不定你这白面小生是奸细呢!”

    苏溪被他猛的丢在地上,屁股重重的落在地上,气的俏脸通红。

    “哈哈哈,看看他!这么弱不禁风,竟然也敢闯进来。这脸,这皮肉比娘们还娘们,真是男人的耻辱!”

    苏溪咬牙,狠狠的瞪了他们两一眼,干脆扯着嗓子便大喊大叫了起来。

    “来人啊!欺负人啦!光天化日之下,非礼良家妇男了!”苏溪这样不要面子的大喊大叫顿时便吸引了不少的人。

    特别是那句非礼良家妇男,惹得不少人驻足观看。

    不远处的营帐,陆云齐裹着白纱吊着臂膀正和白子临准备用膳时,隐约听见苏溪的声音吓得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嘲的摇摇头。

    丁倩倩见陆云齐宁愿咬馒头也不愿意吃自己带来的食物,失望之极。默默的准备转身离去,却是故意的脚下一扭突然跌倒直直的倒下去。

    陆云齐下意识的起身,大手一揽便扣住了她的纤腰。那女人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满眼兴奋和感激。

    “小心点!”

    丁倩倩看着他放大的俊颜,靠近的一瞬间满是男子特有的阳刚气息,一张如玉的脸庞粉红不已。

    手便搭在了陆云齐的脖子上,把头埋了进去。陆云齐忙不急的想放下她,却是一只手臂,怎么也甩不掉气的俊颜阴沉不已。

    “丁小姐!”

    “将军,人家脚疼。”丁倩倩害羞的道,抱住陆云齐却是不肯放手。

    无奈,他只好单手把她抱到一旁的椅子上,缓缓的放下。

    “看来,是我打扰了。抱歉”苏溪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他便是伤了手也抱着女子。温柔的放在桌子旁,那般小心…背对着自己,女子笑颜如花的抱住他的脖子。

    陆云齐高大的腰身低下几寸,看上去,正拥吻着。如此春光好事,自己可真没有眼色。

    猝然听见苏溪的声音,吓得虎躯一震立刻转身。

    苏溪竟然来了!真的是她!她此刻一身男装,虽然没有女装的艳丽,却是别有一番风情。

    那双杏目,不是含情脉脉不是思念成狂而是泪水盈盈,失落,陌生,悲伤,交织着,似乎是一场台风的酝酿。

    陆云齐的心一下子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的掐住,呼吸一时间也顺畅不过来。也忘记了身上的丁倩倩,径自的看着苏溪。

    “将军,抱歉。我们让这小子跑了进来!”那两个小将说着,便伸手准备拽着苏溪下去。

    白子临暗自看着眼前的情况,眉头紧锁“放手,这是你们将军夫人!”

    两个小将见是白先生发话了,吓得发抖,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他们…他们为难的竟然是将军夫人。

    苏溪唇角轻扬,将包裹丢在地上自嘲的一笑,目光冰冷而空洞的看着男人狼狈的脸:“连筝姐姐很好,白大哥无须挂念。告辞”

    苏溪脚跟一转,也不用那两人再阻拦了,大步的跨出门外。

    见苏溪转身的一瞬间,脸上泪痕倏然掉落也是内心一惊,苏溪,在他印象中坚强而冷静,何时这样过。

    白子临看戏的心情顿时也没有了,苏溪费心费力的照顾自己的媳妇孩子,而自己却目看着陆云齐和丁倩倩纠缠不清。

    一瞬间,他也看陆云齐这呆愣的样子很是不顺眼,抄起手里的竹简便砸了过去“还不快追,小嫂子要是不要你了,可别怪谁!”

    陆云齐反应极快,立刻转身追去。那书卷一下子便砸在了丁倩倩的脸上,只听见“碰”的一声,女字吃痛的捂住脸尖叫起来。

    “啊!抱歉抱歉。”

    “苏苏,等一下!”陆云齐追出营帐外面,这才发现苏溪走路的姿势也极为别捏。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上前几步。

    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她了,苏溪恨好,还是和之前一样。这,他就放心了。

    苏溪闻言,脚步一顿却是没有转身,冰冷的声音响起“陆将军还有是事情?若是休书的话,改日派人送来就是。”

    休书?什么休书?陆云齐剑眉紧宁,她——从未叫过自己陆将军。就是生气时也是叫他名字。

    “你听我解释,刚才她起身的一瞬间脚扭了。所以我才抱了她”

    苏溪仰头将泪水倒流回去,双手抱胸的转头,面上毫无表情的一笑“关我何事?陆将军若没有事情,草民先行告退了!”

    糟了,苏溪是真的生气了。陆云齐原本就为了战事费心费力,又连夜进山摘药。好不容易刚刚趁着上药休息了一会,丁倩倩又来纠缠了半天。

    现在面对苏溪的冰冷,嘲笑讽刺他一时间真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我所说的都是真的,你若不相信。可以叫子临问问!”陆云齐原本想拉住她给她一个拥抱。可还没伸手,苏溪却是厌恶的

    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看瘟神一般远远的避开了,红唇轻启吐出一个字“脏”

    曾几何时,自己满身泥水的在榻上欺负她,苏溪也只是笑嘻嘻的给他擦着。这个“脏”说的是衣服吗?想来是说自己刚刚抱了别的女人。

    陆云齐被她那一个字伤害到了,又因为苏溪冰冷而嫌弃的眼神有些害怕起来。

    现在他很忙,没有那么多时间耗在讨好她身上。可是苏溪对他却是无比重要,不管她让她自己想明白?

    这个念头只是一秒便被陆云齐打散掉了,别看她柔柔弱弱的,生气起来不说话,不动手也可以气死人。

    于是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即便手还吊着一只也不管不顾的拉扯着。动作见,不少血丝也溢出来染红白纱。

    他在赌,苏溪在乎他肯定会担心他的伤势而原谅自己。可陆云齐到底小看了苏溪,她只是双手抱胸看戏一般的看着自己,并没有一点松动的意思。

    “拿去烧掉!快!”一旁站岗的士兵还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丢来的衣服罩住了双眼。

    紧着着是将军焦虑而愤怒的怒喝“烧掉!”

    “是”

    将军虽然平时严厉,不怒自威。可是还是很好相处的,但是此刻,是真的太可怕了。那小兵抱着衣服,真有点六神无主,他要烧的是将军的衣服。想想都觉得疯狂,万一后面将军想起了……。

    白子临追出来,便看见陆云齐只穿了深衣站在营帐前,苏溪毫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轻叹了一口气,上前解释:“嫂子,你听我说。我用人品保证,云齐真的是清白的。刚才情况紧急,于是,便顺手救了丁小姐。”

    说着,一旁的小兵已经把衣服丢到了火盆里。衣服料子极好,燃烧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热气升腾火花四起。

    丁倩倩一步一拐的站在了两人中间,看见燃烧的衣服时她的眸中闪过一丝恨意。

    “陆夫人”

    “我叫苏溪”

    丁倩倩刚刚开口,便被她生硬的打断。对上那一双同样严肃的美目,丁倩倩有些诧异。一个商女,竟然也有那么威严的一刻,丝毫不输给那些高门世家的小姐贵妇。

    “苏姑娘别误会,刚才。陆大哥只是救了我一把而已!我扭了脚无法行走,所以才让他抱我过去休息一会。”

    “你和你陆大哥如何,不关我的事情。丁小姐”

    陆云齐紧抿红唇,苏溪,竟然如此不相信他吗?连叫她夫人都如此厌恶了?他虽然是喜欢她,宠着她,可到底是统领着几十万大军的主帅。

    何曾对一个女人如此低声下气过?也罢,随她去吧!他的事情还很多,也该让自己冷静一下。

    苏溪见陆云齐沉着脸不说话,哈哈大笑起来,那双杏目流出颗颗晶莹的泪珠“今日是丁倩倩,明日也许是李倩倩,张倩倩。

    你只有一双手,将来有一日面对那么多人,你救谁?

    枉我相信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自欺欺人。我累了,你也很累。眼下战争迫在眉睫,你且去奔你的前程吧!和离一事,待你凯旋归来时再说。”

    苏溪无比感慨的道,挤出一抹甜美的微笑。一如那年,油纸伞下的青衣佳人,微醺了时光,温柔岁月。

    和离?丁倩倩目光一亮,苏溪要和离?那么她岂不是有机会了?

    “苏姐姐,我一定会照顾好陆大哥,我不会和你抢,也不和你争。只要能陪着他身边就好!”

    “够了!”白子临忍无可忍的看着丁倩倩,难得忘记了自己读书人的身份气得无比“丁小姐的脸皮可真是厚,堂堂官家小姐自荐枕席,丁家的教养白某算是见识了。”

    陆云齐才不关心丁倩倩心里想什么,只是看着苏溪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失望之极。又是和离?苏溪就没有一点新的花样吗?等她冷静下来再说!

    陆云齐看着脸色苍白的丁倩倩,他从不打女人,不然这不要脸的女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来人,把她给我丢出去。从今以后,不准踏进军营半步。”陆云齐冷血无情的道,看着丁倩倩挣扎着被带走只是眉头轻展。

    后者被五花大绑的抬了出去,还极力的挣扎着看向陆云齐。

    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苏溪的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转身走进了营帐。

    苏溪见他如此决绝的转身而去,高大的背影被那一块帘幕遮住。柔夷捂住红唇便难受的抱膝蹲了下去。

    白子临也不知道如何哄女人,但是,一切都是云齐的错。他虽然是看戏,但是也提醒过,丁倩倩迟早是个祸害。可他总是以为女人而已,手无缚鸡之力能闹出什么花样?

    “嫂子,云齐最近很累。你别往心里面去。他真的没有和哪个女人有染,丁倩倩缠着他半月,天天送吃的。他也是丢给军犬也不愿意动一下。”

    白子临说道,扶着苏溪起来。后者听了他的解释,稍稍好了些却还是抿唇不语。

    良久,苏溪点点头才挤出一抹微笑“谢谢白大哥。你好好照顾他,我,走了。”

    看着苏溪远去的背影,白子临也是心里揪着。这一路从山上下来,多少未知的危险。此刻,她柔弱的背影,蹒跚着步伐缓缓离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