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你敢跟他走试试?
    “你确定她跑进了森林?”暗夜中,男子骑在枣红色骏马上,停止的身姿俊逸清瘦。

    “小人亲眼看见那婊……不,那姑娘跑了进去!”说话的人此刻正被五花大绑的挂在树上。

    正是先前想欺负苏溪的流氓,他也不知道自己今日为何这么倒霉。刚才被一个娘们伤了命根子不说,去药店买个药都能遇上高手。

    一看他手上的破布,红衣冷艳女子便像疯了一般拔剑便砍杀了过来。不一会,这个黑衣的男人就过来了,红衣服的娘们只是疯一些还好。

    这黑衣服的男人才是真的狠角色!黄老三自认为自己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气,没想到在他手下竟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有走到。

    此刻他全身经脉全部被内力振断,以后若想站起来也算是困难了。都是那该死的臭娘们,说什么对方只是个弱女子…

    陆云齐心里担心着苏溪,也顾不得前面是什么危险之地,扬手落鞭策马便向前面奔去。

    身后的凌霄等人举着火把也纷纷跟上。

    哒哒的马蹄从不远处传来,岩止立刻睁开了眼睛,防备的看着那一片漆黑的入口。树干旁,女子还睡得香甜倒是不曾惊醒。

    他轻舒了一口气,起身迎向来人。

    “是你!”陆云齐看着面前的男人,这张脸,这身红衣他再熟悉不过。

    不正是匈奴赫赫有名的左贤王岩止!此刻北疆正开战,作为敌方他竟然还敢混进大周,还是在他陆云齐的地盘。

    岩止也没有想到会是陆云齐,两人自从年少交手以来见了不下十次。若说大周谁能让他忌惮三分,那么便只有陆云齐了。

    岩止带着兴味的目光看向他,蓝光大胜唇边噙着一抹轻笑“到时好久不见,陆将军!”

    “左贤王此刻不在北疆,为何跑到这巴蜀之地来!”陆云齐骑在马上,他在树上。一个居高临下,一个举头凝视,四目相对的瞬间一股子的冷气似乎在两人之间蔓延。

    “北疆自然有人看着,本王闲来无事便提前过来看看巴蜀这片宝地!”那口吻,彷如是逛自家后院子一般随意潇洒。

    陆云齐凤眸冰寒,杀意凝结“巴蜀自然是块风水宝地,左贤王日后下葬可以考虑一下。福泽后代也不错!”

    该死的陆云齐,嘴还是一样的毒!

    岩止眸光一亮,便犹如暗夜里的狼一般,寒意渗人。匕首倒影出月光,男人的身影在银光中孤傲不已。

    陆云齐此刻身上有着伤口,他到是有机会一搏。可是难保他后面的人,再者还有苏溪在!

    岩止已经打算好主意,今日便只求带着苏溪脱身就好。他虚晃一招,像陆云齐袭来,却是脚尖一点转身向苏溪奔去。

    陆云齐扬鞭策马,似乎是早就猜到了他的意图提前一步便把迅速的苏溪拽上了马背。

    睡得香甜的女人突然被惊醒,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打起来的两人。

    岩止气急败坏的立在原地,而自己竟然在陆云齐怀中…他的身体一片冰凉,看向自己的凤眸中带着担忧。

    “陆云齐,我敬你是条汉子。我们之间的争斗,与苏姑娘无关。你放她走!”岩止咬牙道。

    陆云齐看向苏溪,自己的女人此刻一脸的雾水,身上披着的果然是那贱男人的外套。

    他恼恨的抓住刺目的红杉,往火堆上一丢,随着“霹雳扒拉”的响声外他低沉的怒喝也在夜色中清晰不已:“我和内人的事情,不需要左贤王担心!”

    内人?她…她结婚了?岩止心里一下子便像被泼了盆冷水一般,浑身冰凉。

    苦涩的一笑,看向苏溪明媚的小脸。女人面带愧疚的低头,轻声道:“对不起,岩止大哥,我其实结婚了的。不过和他最近闹了矛盾,所以一时气愤跑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岩止一听苏溪说两人闹矛盾,立刻又高兴不已:“苏姑娘,你跟着他有什么好的!你若是跟我回匈奴,我保证你是我的萨仁女神。做我的阏氏,我所有的东西是你的。”

    萨仁是什么?苏溪不知道,可是,要她和一个陌生男人回匈奴。想想以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的日子。

    其实,她更喜欢吃水果蔬菜,不对,扯远了。问题的重点是,她不想离开中原,更重要的是,她不想离开陆云齐!

    陆云齐见苏溪不说话的沉默在原地,还以为苏溪是被他的话语蛊惑了,手下抱着她的腰肢便狠狠的捏了一把,冷声怒喝道“你敢答应他试试!”

    苏溪白了他一眼,小嘴一哼:“你白天和丁倩倩眉来眼去我也没怎么你,你现在为什么掐我?”

    陆云齐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的脸,目光冷的骇人。

    苏溪转头,对上岩止幽深的蓝色双眸,他与自己不过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来?

    “岩止大哥,你我不过萍水相逢。谢谢你今晚的陪伴。但是我已经出嫁了,我们中原的女子,讲究从一而终。你那么优秀,一定会有更好的姑娘值得你爱。”

    苏溪说完,便看见那双蓝色眸中一股浓烈的失望和悲伤,让她几乎以为自己刚才言行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嫁人了又如何?在匈奴,改嫁的不少岩止目光灼热的看着苏溪,却是大笑:“我会等你回心转意的那一天的。嫁给我,你一定会很幸福。希望苏姑娘考虑一下!”

    苏溪看着他脸上苦涩的笑容,傻傻的一怔,点点头:“好”

    “好什么好!”陆云齐愤恨的瞪了一眼苏溪,扬起鞭子便抽向岩止,后者脚尖一点。身轻如燕的便消失在了夜色中,嘹亮的声音还在不断的传来“苏姑娘,我等你!”

    两人还好没有打起来,陆云齐手伤了如何施展?岩止也担心陆云齐布了陷阱,不敢多留。

    苏溪只觉得这一天过得真是跌宕起伏,如梦似幻。

    岩止走了,陆云齐不说话,她也是尴尬不已。早上自己还抓奸呢,此刻自己便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荒郊野外呆着确实是容易让人误会。

    就这样静静的出了林子,哒哒的马蹄声规律的响起,月光下的两人一黑一白和谐无比。

    苏溪的长发落在他的手臂上,那一股清香窜进鼻息,陆云齐压抑着的怒火也不断交织着。

    林染远远的看见陆云齐带着苏溪共骑而来,激动的欢呼“太好了,夫人找到了!”苏溪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惊动了那么多人出来找自己,有些内疚的低首。

    准备下马时,男人铁壁一般的大手却是紧紧的禁锢着她的腰肢,不满的看着她“好好呆着。”

    活落,便转身看了眼林染等人冷声吩咐“把这个人给我关起来,你们先走。我和夫人还有话要说”

    林染见将军面色不好,眉心似乎怒火直窜,便有些担心起苏溪来。

    直到后者对她微微一笑,才放心了几许“属下告辞”

    前面的将士已经远去,后面的陆云齐到是不紧不慢的任由马儿慢走。一个翻身,带着苏溪一起下了马。

    他的手有些微疼,要是拉着绳子便无法抱紧苏溪,难保她又跑了。

    苏溪抬头,看着月光下那正冷峻的容颜,严肃如此冰冷如秋夜寒霜“我…我也没想惊动你们!”

    “苏溪,我们谈谈吧!”

    他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要和离吗?白天的自己不过一时气话罢了,苏溪低头的一瞬间眼眶有些湿润,却是嘶声回应:“我知道了”

    陆云齐拉着缰绳,走在她的左边。看着她那一头长发散落,被眼泪沾湿的几丝,从发梢滴落悄无声息。

    “我白日里因为男人的骄傲,一时冷淡的对你,对不起!”

    苏溪一怔,有些不可置信的吸了吸鼻子,难道先扬后抑?先给个甜枣再打一巴掌。虽然白天里不断诅咒他,也劝说自己随便他吧。

    可真到了做出决定的一刻,苏溪承认,自己怂了“你不必道歉,我们生活的世界不一样,观念不一样。

    我尊重你的选择,你现在会出来找我。已经仁至义尽了。谢谢你这两年来对我的帮助,对我的宽容,对我的宠爱。”

    苏溪哽咽道,泪痕未干却硬是挤出一抹微笑。她就这样柔柔弱弱的站着,风吹过她的发丝,衣衫那么娇小的她,比花还要细弱几分。

    陆云齐也微诧挑眉他没有想到苏溪会和他道歉起来,他的心一下子也开始融化了。刚才的怒火全部消失殆尽,无奈的暗叹,苏溪——真是他的劫。

    “然后呢?”他凤眸灼灼停下脚步,看着苏溪。

    “然后,我该回去了。你回军营吧!我回山上,茵姐我会继续照顾的。你不用担心”苏溪笑道

    “站住,对于岩止,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陆云齐听得她的话语,真是乱七八糟不知道在说什么。

    但是他讨厌那样的笑容,毫无灵动,漂浮在表面的笑一点不像她。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就一起烤个只兔子罢了。匈奴那么远,我才不会改嫁给他!”只是因为远?那么近的呢?比如周景?

    陆云齐缓缓靠近,一手将她抱在怀中男人炙热的呼吸令得她脸色微红,有些痒痒的。那双凤眸也是如此漆黑而明亮,就那么勾人的看着自己,一眼沦陷。

    他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只能是我陆云齐的女人!这,这,这也只有我能亲,只有我才能摸。”

    他的吻带着惩罚的意味,粗鲁而大力的落在她的身上,所过之处一片微疼。却是苏溪的敏感点,被他那么一吮吸,撕咬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那身子便柔软了下来。

    无力的靠着他喘息着,杏目含水潋滟不已。她可知,她这幅含羞带怒的柔媚模样在月光下更是诱惑,只会让男人欲罢不能。

    联想到刚才她披着岩止的衣衫,竟然就那么安心的在树下睡着了,陆云齐从心间窜起一阵火焰恨恨的捏了捏她的手腕又爱又恨的道“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苏溪吃痛的蹙起秀眉,小脸上满是他的痕迹挣扎见衣衫也被他解开,露出那一片唯美的春光。

    他话落,便一口咬在了苏溪玉白的脖颈上,感受着她的呼吸,她的温度,白日里的担忧和复杂一切便得安心起来。

    近乎贪婪的呼吸着她的气息,怀中的人是真实的存在,陆云齐毫不犹豫的往下吻去。

    自信的暗想即便是自己现在一只手能动也可以让她臣服于自己,赶跑那些狂蜂浪蝶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苏溪红着脸,微微喘息着被迫踮起脚尖,仰起头承接他的吻。

    不断的深入,夺取她所有的呼吸。这样奉献的姿势让她很是辛苦,陆云齐体贴的微微一提,将她的腿自然而然的圈上那窄腰,双手便攀住了他宽厚的肩膀。

    “不…不要”

    “要不要,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他冷声道,抬起头便见苏溪盯着自己的胸口。伤口,又撕开了!

    “我们不是谈和离的事情吗?再说,你伤口崩了。不能做”苏溪无奈道

    男人诧异,面色一沉“谁要和你谈和离的事情了?你还真想改嫁不成!”

    “啊!不是你。那个…。”

    “你这女人可真是倒打一耙,分明是你吵着要与我和离,现在到是诬陷我了?”他嗤笑道,食指毫不客气的点在她额头。

    苏溪惊喜的睁圆了水润的星眸,惊喜的看着他,激动之余有些语无伦次:“你…你是说…额”

    “你这蠢女人总是自以为是”

    “我知道错了,啊齐。我一看见你抱着丁倩倩我就不舒服,十分不舒服。”苏溪撒娇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又是那副无赖的样子。

    陆云齐抿唇,看着她的长发忽然一叹。他终于体会到了苏溪早上的心情,虽然是骨子还是认为男人和女人怎么能混为一谈。

    可是,岩止目光中对于苏溪的灼热,让他恨不得上前打他一顿。这样一想,早上苏溪的反应到也算正常,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在乎自己。

    不过,苏溪那副陌生而冰冷的样子,他更宁愿这小东西发泄一顿都好。那么不说话,不理人,动不动就要和离的性子不能助长,得杀一杀她的锐气!

    打定了主意,对于她的撒娇示好他也是毫无所动,身体却因为她的磨蹭很自然的发生了不可言状的变化。

    苏溪一下子便感受到了自己小腹上的异样,吓得不敢再动,老老实实的呆着。

    “放……放我下来吧!”他就一只手,还要这样抱着自己,不累吗?

    陆云齐额上青筋暴起,凤眸沉沉的看了她几眼一口含住她粉嫩的耳垂,气息喷薄牙齿轻咬“你说怎么办现在?我很累,但是又很想要你!”

    苏溪表示赞同的点点头“嗯,今晚月色朦胧。不如这样吧!改天找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你很累了省点力气回军营”

    陆云齐薄唇微抿,看了眼不远处那颗巨大的树木,浓密的树冠。月光洒在树梢,银光闪烁着即便是黑夜也看的清清楚楚。

    便抱着苏溪一个飞跃,落在了树上。苏溪被他压在树上,惊讶得说不出话。

    “喂饱你力气还是有的”陆云齐冷声道,毫不犹豫的扯开两人的束缚便直接入了她。

    果然是好位置,苏溪那一身凌霜赛雪的肌肤此刻光芒柔和,正是那月下玉美人一般晶莹剔透,美如画卷。

    从前读书,上面写道:中自有颜如玉。陆云齐眸光中闪过毫不掩饰的惊艳,不屑的暗想书里的颜如玉,哪里比的上他月下的玉美人!

    狠狠的折腾了苏溪一番,心里的怒火也消散得七七八八了。两人相拥的抱在一起,静静坐在树桠上,白的肌肤,黑的衣衫,

    她红色的唇,银色的月光交织着一副如梦似幻的美景。

    陆云齐闭上眼,依旧感受着她的温柔美好,良久嘶哑的声音带着餍足的慵懒“我们回去吧!”

    苏溪把眼泪抹在他胸口,吸了吸鼻子点头“好”

    毫无半点力气,身子也疼得紧,黏黏稠稠的只好任由陆云齐用大氅将自己从头到尾包起来。

    斜坐在马背上,她那一双莹白纤细的脚露在外面,陆云齐挑眉拉过角袍一盖,这才满意的露出一个微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