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丁倩倩花样作死
    军中物资匮乏,就算是将军午餐也十分的简单。清炒时蔬和一个萝卜炖肉。陆云齐还尽把肉给她吃,苏溪扒拉了几口米饭便嚷嚷着吃不下了。

    他飞扬的剑眉一拧又把一块肉送到她唇边,连哄带骗的道:“最后一块了”

    她只好张口咬下,满足的眯起眼睛口齿不清的道:“你快吃饭,别管我了”

    陆云齐见她碗里还剩下一大半的米饭,想也不想的抬了起来自己吃。刚扒了一口,这才发现原来苏溪故意把肉都放在了碗底。

    无声浅笑,暗骂一句:蠢丫头。

    两人的浓情蜜意被突然的声音打断,帐外的小将士正是昨天脸红那个。此刻正满头大汗的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将军,丁太守求见!”

    陆云齐似乎早就知道一般连头都未抬只是淡淡的低声回应“知道了”

    “想看戏吗?”男人凤眸含笑,冰冷异常却是幽深无比,看得苏溪一愣“要”

    苏溪穿着一身士兵的铠甲,走在陆云齐身后低着头。

    陆云齐高大俊美的身影,包裹在那一身威武不凡的铠甲下,从头到脚都显得凌利而沉稳,他的出现让炎热而暴躁的氛围顿时变的冷寂。

    士兵们齐刷刷的下跪行礼,洪亮的声音在军营上空响起,震耳欲聋。

    苏溪看着面前的男人,被他的那股气势所倾倒,忍不住脸上潋滟出一抹绝美的笑意。

    “丁太守前来,所为何事?”

    丁锰被刚才那洪亮的声音吓了一跳又闻见陆云齐这冰冷的话语,有些心虚。但是毕竟是混了官场多年,很快也就冷静了下来。

    “将军怎生如此见外,哈哈,都是一家人。今日前来,是想问问将军,什么时候迎娶我的女儿过门!”

    “丁太守说的是丁小姐吗?我军中到是很多热血男儿,单身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知道丁太守看重了哪一个,本将军马上让人过来。”

    陆云齐风轻云淡的道,当真让一旁的裨将去拿花名册,将还未婚嫁的全叫过来。

    这…丁锰面上火热,且不说陆云齐官阶比自己高,再说自古以来,哪里有女儿家主动提亲的?可是,倩倩已经**与他,这转身就不认人了?

    “陆将军,明人不说暗话。你既然已经和我女儿有了肌肤之亲,那么也该负责才是。我也明白将军已经有了家室,那么就做个平妻也成!”

    竟然是想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苏溪红唇微抿,下意识看向陆云齐,说到底,还是他的意见才重要。

    “只怕丁太守误会了,本将军昨夜到现在寸步未离开军营,试问,如何轻薄了令爱?到是丁小姐屡次无视我军中规矩,若不

    是看在丁大人的面子上,本将军早让人把她丢出去了。”

    “这如何可能!”丁倩倩从另一边走来,狼狈不堪。发丝凌乱,脚步也是极为虚浮。

    可那娇红的脸颊却是柔媚不已,只一眼,军中不少男子纷纷呼吸急促了起来。

    苏溪作为过来人也是脸上一红,那模样分明是欢好过。目测,还很激烈…

    偷偷看了一眼陆云齐,只见他俊美的容颜还是毫无波澜,视若未闻苏溪心里有些小甜蜜。

    丁倩倩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将手里的纸条递到众人面前,哭道“早上,便是将军约了奴见面,谁知道,谁知道会这样。”

    丁倩倩手上的纸条,那字迹,确实是陆云齐的字迹。只是,陆云齐今天早上一直和自己在一起,跟本不可能和她那个。

    “字迹谁都可以模仿,丁太守若是不信,本王可以让随行的亲兵过来写一个看看如何?”

    陆云齐说完,目光看向了苏溪。后者一楞,有些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唇。

    她的字一向清秀,可陆云齐还是嫌弃丑,现在竟然让自己模仿他的字迹?这是卖的什么药?

    怀着疑问,苏溪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平时练字的习惯,抄写了一遍内容。

    写完后,连苏溪自己都惊讶不已,这……果然是一样的字迹?可现在墨迹未干,是出自自己的手无疑。

    陆云齐淡淡一笑,拿起纸条两张一个对比“丁太守可看见了?想来是有心人故意模仿我的笔迹传信。其二,我的将士皆可以证明,我从未踏出一步。

    至于丁小姐为什么会这样,我也表示同情。如若她日后嫁不出去,本将军麾下到时有许多热血好汉,可有人愿意的?本将军代为提亲!”

    他的声音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目光也从未看自己一眼,丁倩倩本就**难过此刻被他如此当众羞辱一时间也顾不得其他了。

    “可奴真真切切的记得,将军尾椎骨有一颗红痣。若是没有肌肤之亲,我断然是不敢乱说的!”

    苏溪心里顿时不是滋味,陆云齐身上的痣丁倩倩怎么会知道?就是自己那也是结婚后才偶然看见的。

    陆云齐面色不悦,冷冷的看着女子,也蹙紧了眉头。

    丁倩倩红着眼,看起来泫然可怜一旁的丫鬟开口道:“奴婢早上准备出门时,便看见门口的马车停在了后院。一个士兵前来敲门送信,那马车明明便是大人的。”

    蓝颜说着抱着丁倩倩哭成一团:“我可怜的小姐,便这样被有心人玷污了。”

    “那小将士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白子临优雅的扇着扇子前来,把玩着自己手里的扇坠目光看向那丫鬟。

    后者没有想到那公子长得如此俊俏,有些脸红。早上送信的小将士用黑布蒙着脸,她并不记得长什么样,不过,身量看上去和将军身后那位差不多。

    蓝颜心下一横,便用手指了过去“是他,就是这个!”

    这手转了一圈竟然指向了陆云齐身后的苏溪,而被指证的人此刻还处在迷糊之中,半晌才杨唇一笑“姑娘确定吗?”

    丁倩倩也看向了清秀的小将士,她自然也是不确定是不是,可现在自己已然**又大闹军营。若是不能成功的嫁入侯府,只怕这辈子都要耻辱的活着。

    “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便是将军派了身边这小将士传信于我,我爱慕着将军便前往,哪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丁倩倩痛苦道,含嗔带怨的目光看向了陆云齐。

    “我可以证明丁小姐在说谎!”苏溪笑道,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突然拉下了衣领,露出半个香肩。

    她的皮肤雪白滑腻,锁骨精致,上面还残留着几许青紫的吻痕,暧昧不已。低头浅笑的一瞬间,那红唇魅惑无声映衬着别样的风情。

    “因为,将军一直和我在一起!”

    “够了,像什么样子!”陆云齐猛然挡在了苏溪面前,高大的身躯遮住她的身子。回首一瞪,低沉的声音怒气不小“把衣服拉上!”

    “额…喔,好吧!”这不是最有效果的证据吗?苏溪默默的把衣服拉上去,吐了吐舌头,真是个醋坛子!

    “她是苏溪!你们是夫妻,自然帮着你说话!”丁倩倩咬唇冷笑道,阴狠的目光落在后者的脸上“凭什么我就要被恶人侮辱,而你苏溪却毫发无损的享受这陆云齐的宠爱,你有什么好的?有什么比得过我?”

    “丁小姐,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我比你差?”苏溪唇角微微抽搐,她是不是太低调了所以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

    “难道不是吗?琴棋书画,针线女工,持家中馈你哪一样比的过我?你每日日上三竿才起,左右不过逛逛街,种种地。乡下来的土包子,凭什么可以攀高枝,凭什么阻挡我的路!”

    话落,白子临也是很无语的捂唇一笑。

    “琴棋书画我是不会,针线女工也蹩脚。我苏溪即便是不会又如何?睡到日上三竿又如何?

    论经历,我十一岁开始创立苏氏,十三岁走遍大周,论钱财,我旗下商铺一百余家,占据大周三十余座城市。论身份,我母亲是宋阁主的闺女,我是陛下亲自册封的临淮县主,也是太后亲自指婚陆云齐的妻子。”

    苏溪冰冷而威严的声音令得在场的将士们皆是一怔,铿锵有力的夫人,明明看起来单薄不已,却是爆发着如山的威严,如水的怒浪。

    这样自信而骄傲的苏溪,也是陆云齐心里最美的风景。他薄唇一笑,唇角的两个梨涡乍现,露出一口雪白的剑齿。

    上前一步,抓住了苏溪的手,十指紧扣“那些你都不必会,你只是你,是我陆云齐的女人就够了!”

    他的手宽厚而温暖,紧紧的抓住自己,对上那双熠熠发光的凤眸苏溪含笑点头。

    “来人,丁小姐以下犯上,给本将军抓起来!至于丁太守,你玩忽职守,擅闯军营。本将军只好按照大周律法先行关押,上书朝廷了。”

    “不,不是这样的!你以为皇上会站在你们那边吗?苏溪身上有他最想要的东西,藏宝…唔”丁倩倩拧着眉头,突然便疼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不已。

    “啊!救我,父亲…救我!”丁倩倩挣扎着倒在了地上,嘴边竟是白色的泡沫。

    吓得众人大惊,丁锰惊呼急忙道:“一切,一切都是这个逆女做的好事,求将军开恩啊!”

    丁倩倩临时瞪大了双眼,死死的抓住父亲的衣角,含泪的美目一片血红“父…父亲”

    “你住口,本太守可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丁锰怒喝道,拔剑便直直的刺了过去。

    只听见“噗嗤”的一声,是冰冷的利刃穿过**的声音,鲜红的血液喷溅。离得最近的丁锰一脸的血迹,脸上媚笑着“将军…将军,她…她死了。与臣无关。与臣无关!”

    “啊!”苏溪还没有来得及看,便被陆云齐抱住捂住了她的双眼“别看!”

    丁倩倩大笑着,凄凉的目光空洞不已,倒影着男人的身影。那是她的父亲。疼爱了她十八年的亲生父亲。

    而一旁,是她爱慕的俊美男人,也是一辈子得不到的人。

    她好恨,苍天为何待她如此残忍“苏…苏溪,我,我即便是做鬼,也。也不会放过你!”

    丁倩倩狞笑,原本秀丽的面容变得扭曲而可怕至极,充红的双目不甘心的死死盯着那一对相拥的人影,最终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丁锰吓得发抖,丢下了长剑。老泪纵横的跪在了丁倩倩的身边,他…竟然杀了自己的女儿!哈哈哈

    “倩倩…”

    “来人,把丁太守押下去!”陆云齐蹙眉,厌恶的看了眼丁锰。他,原计划也不会让丁倩倩命的,谁知道丁锰竟然提前杀人。

    “苏苏,你没事吧!”

    苏溪从刚才那骇人的一幕中惊醒,摇了摇头,闷声低落的道“也许…也许我并不该出现吧!”

    回想起轻一,惨死的小夏,还有现在的丁倩倩,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自己而死。

    陆云齐以为是丁倩倩临死前的话吓到了她,见苏溪脸色苍白了几许,陆云齐也没心思去处理后面的事情。

    拦着她的肩头柔声道:“一切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不怪你!”

    苏溪点点头,看了眼丁倩倩咬唇道“把她厚葬了吧!”

    一场闹剧最终以悲剧收场,丁倩倩若是不那么高傲和固执,凭借她的美貌和家世又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

    丁锰看似儒雅,没想到为了前途竟然能狠下心杀害了自己的女儿。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可人心若是毒起来,比虎狼更可怕!

    “对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苏溪疑惑不已的看着陆云齐。包括丁倩倩,还有那字迹。

    “字迹,是我模仿你的字迹拓印下来的。你平时练的也是我的字,大同小异但是却神韵不足!”

    苏溪听着前面半句还行,后面这不是变着法的埋汰自己吗?

    翌日,苏溪还是乖乖的回到了山上,临走前木洵决定留下来参军。而年幼的弟弟只好交给苏溪代为照顾。

    毕竟是自己亲手救下来的孩子,苏溪也答应了下来,陆云齐见那孩子还没有取名字便赐名“木曦”。

    两天未见,苏溪便带回来了一个孩子,霍连筝虽然疑惑但是怀孕的人母性光辉泛滥也争抢着照顾。

    茵姐多了一个小弟弟,看着那软软的孩子“吧唧”的落下一吻“姨姨,弟弟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和他玩吗?”

    “当然可以,他叫木曦,以后就是你弟弟了。”苏溪摸了摸茵姐的头发含笑问道“茵姐可有哭闹?”

    “你放心吧!茵姐很乖巧,还帮着我照顾那些老人。”霍连筝的夸奖令得小姑娘脸上微红,低下了头。

    “茵姐真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