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连筝生产,命悬一线
    另一边,风雪寂寞,高城孤独的立在苍茫的天地之间。远方,是连绵的青山被白雪覆盖,只露出一点白头。

    琴声渐渐停下,余音绕耳。只见那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放在弦上。男子闭上眼,薄唇微扬“好一曲《国殇》,好!好”

    宋争鸣也正好收回配剑,脚跟一转,侧身扬起战袍,任由发丝与风雪缠绵。红袍鲜艳如血,少年的容颜冰冷一片。

    静静的站在白子临身旁,凤眸盯着南蛮王,不带一丝感情与杂念。

    “演奏完毕,在下这身子也不适。先行告辞!”白子临起身,抚去身上的雪花。抱起古琴,优雅的行了一礼。

    正准备走时,一根羽箭划破长空,直射向他的后脑勺。千钧一发之间,少年快如闪电的抓住了那羽箭,冰冷的眸子蔓延着一股杀气。

    “还你!”反手挥袖,长剑转换方向竟然直直的冲着南蛮王扑去,势如破竹。

    “来人,护驾,护驾!”慌乱之中,长箭依然穿破了风雪“铮”的一声,插入了龙椅子上。

    箭羽晃荡,几根褐色的羽毛飘落,好在有惊无险。

    南蛮王吓得满身大汗,双目圆睁呆呆的瘫倒在椅子上,刚才,那箭擦过他的心脏若是晚上一秒…后果不堪设想。

    “舍弟顽劣,惊扰了南蛮王,真是抱歉。不如,到城中一坐,喝杯茶压压惊如何?”白子临状似愧疚的道,拉过宋争鸣。

    南蛮王气从惊吓中回神,迅速的冷静了下来。看白子临这样子,只怕城中早已经设好了埋伏。

    陆云齐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就是为了请君入瓮…该死的蜀王,不是说城中已经是洪灾为患了吗?可到现在也不见一个灾民逃出来,城墙上的士兵也是纹丝不动…

    只能不甘心的挥袖冷喝:“撤!”

    五万大军终于退了!白子临站在城墙上,忍不住一笑。长袖下的手也是颤抖着,他早就汗流浃背了其实,若不是这天气寒冷,只怕是瞒不住别人。

    “小子,刚才表现不错!”

    徒手接箭,反之精准,正是那一箭让南蛮王心有余悸疑惑加重。

    被他这么一夸,宋争鸣心里高兴不已,凤眸也含着一丝崇拜的光芒“白先生也智勇无双!刚才那出空城计,临危不断。争鸣佩服”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谦虚过了?哈哈哈,走,我们去给将军报喜!”白子临说话,虚弱的身子便往他身上一靠。

    其实,南蛮王之所以见不到难民,那是因为在洪水来临之际。凌然已经带着将士将人全部疏散到山上。

    众人刚到山腰,便看见那红火的长蛇一字展开从山谷一直蔓延到山脚。火光冲天,伴随着石头爆裂翻滚的声音和洪水的咆哮,大有吞噬一切的气势。

    “快看,那是什么!”

    山洞外面,苏溪和霍连筝自然也是看见了,当即反应了过来。只怕是陆云齐的反击,敌人水攻,那么他便火烧。

    这寒冬腊月,山体受热不均自然便导致了泥石具下,苏溪高高悬起的心刚刚落下便又因为霍连筝的尖叫而又提到了嗓子眼。

    “连筝姐姐!”

    “要…要生了!苏溪,苏溪…救我,救我…”霍连筝紧紧的抓住了苏溪的衣服,满头的大汗沾湿她的秀发。

    慌乱之中,苏溪只好让粉黛帮忙一起把她扶倒山洞。

    “快,把行礼中的被子扑上去。粉黛,你去弄点热水来!杨嬷嬷,你快下山,去找一个稳婆来!一定要快!”

    苏溪握住霍连筝的手,看着她因为阵痛而皱起的脸,拧成一团。

    “连筝姐姐,你坚持一下。很快,很快就没事了。山下一定赢了,白大哥很快就上山来寻找你了!”苏溪一边安抚她紧张的心情,一边用袖子给霍连筝擦汗。

    “茵姐,你带小三还有弟弟先躲到石头后面去。连筝姨姨要生小弟弟了,你一个人照顾一下弟弟!”

    “好”

    “好痛。苏溪,我…我好痛!”霍连筝咬着唇,不一会便渗出了血丝。

    苏溪生怕她还没有生出来,便自己咬舌自尽了。从包袱中摸出一件衣服让她咬着。

    拿出细软撕成布条做着生产前的准备。

    “夫人,水来了!”

    “好,放下吧!你快去准备一下剪刀,还有,找一盏灯来!对了,顺便让人下山通知一下白参军,就说霍将军要生了!”苏溪回神急忙的吩咐着。

    “可是夫人,这里就你一个人不妥!”

    “有什么不妥当的!你快去,时间来不及了!”

    粉黛见此,只好奉命下山找人。山洞里,只留下了苏溪和即将生产的连筝。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她身下已经羊水破了,阵痛开始。凄惨的叫声在山洞起回响,饶是霍连筝武将出生也疼成这样!

    苏溪第一次照顾孕妇,看着她疼成这样也是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不过,她很快也冷静了下来。现在情况危急,霍连筝已经够害怕的了,自己不能在影响她。

    苏溪暗自深呼吸了几口气,抓住她的手臂“不怕,还有我在!连筝阶级。你跟着我,一起深呼吸,什么也别想。对,吸气,呼吸!就是这样!”

    霍连筝点头,学着苏溪的动作呼吸着,圆瞪的双眼惊恐的看向苏溪身后。

    “有…有人!”

    “杨妈妈,稳婆找到了吗?”听见脚步声,苏溪还以为是杨妈妈找到稳婆了。惊喜的转头,看向来人的一刻却是吓得脸色一变。

    “你,你是谁?”

    女子逆光而来,待看清她的模样时苏溪确定自己不认识她!后者淡笑,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夫人贵人多忘事,自然不记得奴婢。还是你给取的名字呢,记住了,我叫——红袖!”

    红袖?自己身边没有这样的人啊!苏溪疑惑的想了好一会。

    那副模样更让来人气得咬牙“夫人既然想不起来便不用想了,左右今天是你的死期。到地下问阎王爷不是更快?”

    说完,身后赫然又出现了三名穿着将士衣服的士兵。这女子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容不得苏溪想了,对方已经拔刀冲向了自己和霍连筝。杀气弥漫,晃眼间苏溪突然想起来了,这人是上次陆云齐买来的。

    自己当时给她取名红袖,便是不想她代替了小夏的名字和位置!

    “够了,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你放过她,她只是个孕妇!”苏溪挡在霍连筝前面,冷声道。

    后者抓住她的衣服,已经痛的说话都费力了,手还在够着包袱旁边的刀。

    红袖抱胸而立,一张小脸越发的冷艳起来“你想救她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交出藏宝图!我便放过她!”

    “你先放她走,不然,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

    “苏溪,你以为你现在还有何我谈条件的资格吗?你若不答应,便是一尸两命!”红袖蛰伏了好几个月,终于等到了苏溪落单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你尽管试试!”苏溪说罢,抓起簪子抵在自己的脖颈上。

    “你以为这样可以威胁到我吗?来人,杀”她死了,自己左右交不了差。可她若是不死,怎么解自己心头之恨!

    那三个男人闻言,却是眉头一蹙有些迟疑“上面交代过,一定要拿到东西的!”

    “难道你们以为不杀她,她会说吗?愚蠢”红袖气结,见他们不肯动手,只好自己拔刀冲了过来!

    “苏溪…到我身后!”霍连筝摇晃着站了起来,一手之握住匕首正准备迎接着。苏溪却是挡在了她前面“不要”

    “去死吧!”红袖狰狞的笑着,冰冷的剑直逼向苏溪。

    “放开我娘”

    “苏溪”霍连筝惊恐的叫声还在耳边响起,茵姐不知道何时已经跑了出来,抱着木曦,害怕的看着这一幕眼泪直掉。

    死亡的感觉离自己只有不到一毫米的距离,苏溪闭上了眼睛心里不断的浮现出丈夫的脸庞“陆云齐,再见了!”

    “小姐”林染刚回找到苏溪,便看见门口多了一道绿色的身影。杀气弥漫,直觉不妙,便风一般的冲进了山洞。

    “噗”刀剑穿破心脏,绿衣染红。女子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不可置信的瞪大的美目。她的刀,已经在苏溪的脖子上了。

    只需要那么一点点,便可以手刃了那贱人。

    “该死”林染拔出长剑,女人心脏被猛然刺穿,刀刃拔出的一刻鲜血很快喷溅出来。

    温温热热的液体从脸上话落,苏溪放大了瞳孔,猛的收缩一时间眼前竟然有些迷糊。

    “苏溪…你,你没事吧!”霍连筝虽然惊讶,好歹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担忧的看向了苏溪,后者摇摇头眸中一片空白。

    “我没事,你不能在浪费体力了。别说话,快躺下!”苏溪不愧是苏溪,霍连筝感动十分。

    刚才也是这样,苏溪用性命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份恩情她无以回报。

    “我…我没事!”

    茵姐抱着木曦也蹲在了霍连筝的面前,奶声奶气的道:“姨姨不怕,有我娘在!”

    这,还是茵姐第一次叫自己“娘”!苏溪微微杨唇,摸了摸她的脸“茵姐”

    林染正和三人厮杀着,这边,霍连筝又开始痛了起来。苏溪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盖上,“连筝姐姐,你相信我吗?”

    “自然,不管结果如何。我…相信你”

    “好!”苏溪含泪的点点头,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汗水“我一定会让你们母子平安的!”

    “茵姐,把弟弟给小三看着。你帮娘拿一下布,包袱里有药草。粗粗的那个是人参,递给我一下!”

    “稳婆来了,稳婆!”杨氏喘着粗气不知道从哪里拽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见门口一具死尸,那大娘吓得差点晕过去。

    还在杨氏掐着她的虎口“大娘,您可不能倒下!里面正生产着呢!”

    “快过来!”

    林染转身,一脚踹开了那将士。反手的同时,长剑从后背一绕,横拽解决了一个。为了不影响里面,她特意将人引出了山洞。

    稳婆来了,苏溪也放心了不少。将位置让给那大娘,霍连筝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别…别走!我,我害怕”

    “好,我不走!姐姐加油,稳婆来了。你一定可以的,白大哥正在上山的路上!”苏溪笑道,被她抓住的手臂也疼得拧眉。

    “快,准备一些吃的过来。这才开了一指,还早着呢!这女人生孩子,就是过一次鬼门关。没有力气怎么可以!这也太冷了,生火,烧水,越多越好!”

    霍连筝疼成这样了还只是刚刚开始?苏溪脸色一变,要是以后自己生孩子……哇呜!

    这孩子早出生了一个月,导致大家手忙脚乱的。粉黛拼着命的跑下山,因为山路滑坡好几次差点滚下山坡了。

    没想到中途碰到了凌然统领,男人大手一捞便稳稳的接住了她下落的身子。

    “粉黛姑娘怎么在这里?”

    “快,快去通知白公子,霍将军要生了!”粉黛哪里还顾得上脸红,急忙催促着他下山找人。

    山下,敌军撤退了,城里的将士们高兴得不亦乐乎。大家正欢呼着称赞白参军和宋争鸣的英勇。

    连城外的山谷都为之一震,陆云齐躲在林中看着大火蔓延而下,薄唇溢出一抹笑意。

    “将军,白先生传来喜讯。南蛮王果然撤退了!”凌霄送上书信,脸上的欣喜显露无疑。

    陆云齐淡淡应声,看着燃烧一片的火海忍不住有些嘘唏“差不多了,南蛮王应该已经知道后方失火。放水熄灭这火吧!”

    “将军,不可。南蛮水淹我风城导致死伤严重。我们不过是略施小计,现在灭火无疑是给南蛮喘息的机会!”凌然单膝跪地,出言相劝道。

    “凌然,我问你。我们打仗的目的是什么?”

    “保家卫国!”

    “很好,保家卫国,可家和国是由人组成的。南蛮放水攻城不假,我们还之大火不是为了赶尽杀绝。

    而是为了警告罢了,如果我们和南蛮的做法一样,岂不是也成了滥杀无辜的不义之军?”陆云齐沉声道,负手而立冷峻的眉眼,幽深而凝重。

    “将军,属下知道了!我们马上救火!”凌霄点头,拉起凌然策马而去。

    陆云齐看着雪白的山头,连绵不绝。风城,便在那裙山的怀抱中,犹如一块美玉,又宛如沉睡的婴儿。

    “将军,高昌将军来信。南蛮大军受到重创,已经赶回了南蛮。至于蜀王,让他逃了。不过,蜀王妃落在了我们的手上!”

    “知道了,命令大家一同撤退吧!回守风城!”

    山下的洪水已经退去,将士们正清理着战场。淹死的将士与百姓齐齐的放在了街道的两旁,陆云齐一看看去眼眶微红。

    宋争鸣远远的便看见了陆云齐,激动的上前行礼“将军!你回来了!”

    “嗯,白参军呢?”

    “方才粉黛姐姐说霍将军要生了,白大哥便立刻上山了。对了,现在敌人已经退了,是不是该借苏姐姐下山了?”宋争鸣说道,也看向了山上。

    陆云齐想起苏溪,心里一暖“也好!那么你和冷雨先处理一下这里,我上山看一下他们。”

    “好的,保证你回来时一切已经打理清楚!”

    “你今日可算智勇双全,奖!”陆云齐难得心情好,这温和的目光看得大家一怔。随后羡慕起宋小将军起来,要知道将军可从没和谁这样有说有笑过。

    “说话算话!”

    宋争鸣凤眸一亮,他已经从前锋营的小将士升职为百夫长,现在是不是可以升为百户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