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穷家厚爱
    半梦半醒,天已然放亮了。雪光反射进来屋里一片明亮。

    苏溪感到有些饿了睁了睁眼此刻身体虽然不是很好但是精神却是百般清醒。

    “姐姐,吃”文文鼻子冻得通红,青紫的小手捧了一碗清得照得见人影的稀粥。漂浮了一个鸡蛋,几片菜叶看不见油花。

    苏溪暗自咬牙,这个怎么吃得下!

    文文还以为自己的小动作被姐姐看见了,立刻转过了头努力把口水藏住,又把碗举高了些靠近苏溪。

    苏溪看见他吃力的举着胳膊心酸的抹了一把泪,努力的扬起一记微笑接过了木碗。这碗微有些时日了,碗口有了裂缝因此用了一根苇草扎着。将碗放在了床头低矮的乌黑的柜子上。

    苏溪把小家伙抱到了床上,拉过蓑衣给他捂上。对上他乌溜溜的眼睛“可还冷?”

    文文惊呆的张大了口,从前姐姐虽然不像其他姐姐一样骂他,但是也不会这么好。苏溪以为他是冻坏了又将他抱在怀中这么冰。

    “文文,你也还没吃对不对”他点了一下头又立刻否认“不,文文吃了,吃得很饱了。”

    “可是姐姐不饿啊!倒了很浪费的,文文是好孩子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这鸡蛋是娘亲从叔公家借的,是给姐姐的文文抬起小脑袋认真的道“娘说,姐姐你生病了要补补的,我不能吃。”

    “可是我不饿啊!要不一人一半好了”苏溪笑了笑冲他眨了眨眼示意他不要告诉陈氏。

    “这……好吧!”文文舔两下嘴角,上以回吃鸡蛋还是隔壁的石头悄悄塞给他的。

    “溪儿,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去趟一下。”陈氏急成一团放下了木桶快步而来险些滑到幸好抓住了栅栏可是她的手却划伤了。鲜红的血滴落在白雪上相章辉映。陈氏却是没有顾及伤口,反而先把外衣脱下了给苏溪披上。苏溪心里暖暖的扶着陈氏”娘,你的手”

    “没事”她笑了笑由苏溪扶回房。“溪儿,你刚刚好了一些,千万别吹风啦,落下了病根如何时好”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娘,我给你包扎伤口吧!”

    “我我自己来”陈氏忸怩着接过了不擦了下伤口。天气冷,手冻开了好几条口子,血丝隐隐。

    苏溪咳了一下接过布条“娘,让我来!”前世的那个女人可是十分会保养,有时间就打麻将上美容院,参加聚会沙龙。与陈氏的朴素,隐忍不同那个女人高贵,时尚却给不了她一丝的关注。苏溪捧着陈氏的双手,粗糙,冰凉,布满了老茧,更因为劳作而变了形。可是,它创造了整个家所有的温暖,苏溪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滚烫了陈氏的手。

    她摸了摸苏溪的头,“只要你们姐弟平平安安的,我做什么都愿意。苏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在这一刻起她不是为了原主而敬爱眼前的妇女,而是把她当做了真正的母亲。

    这份幸福像是偷来的一般她好怕转眼就又不在了,手紧紧的抓了陈氏的衣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