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二婶找茬
    天下时局如棋,真未预料得到现任皇上自从马上摔了一跤后便一病不起,朝政由太后把持着天下各路诸侯纷纷蠢蠢欲动。而大夏边境的政权也开始了频繁的试探,一个月内匈奴数次犯边越货杀人。好在清溪也算上时偏僻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军事要塞是以外面的波澜并未殃及百姓。到时苏三林趁着此次机会,南北来往倒卖货物生意越发的风生水起。苏家,已经从清溪走出来成为了南郡首屈一指的首付。毕竟树大招风,明里暗里的算计防不胜防好在便宜爹也不是那个老实憨厚的庄稼汉了。最让人头疼的还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时不时的上门打秋风和做客。

    二娘小刘氏现在贵为县令大人的亲家,自然也是穿金戴银的多了几分富贵之气。她的女儿苏娇生下了沈家唯一的长孙,水涨船高自然是连带着娘家都更上了一层楼。自古以来的士农广商挂念根深蒂固苏墨考上了童生小刘氏现在在施氏面前也是抬头挺胸,昂首阔步起来。

    更是鄙视起经商的苏家三房起来,今日特意穿了身紫色锦衣,满头的珠翠浓妆艳抹学了城中的夫人手持团扇在小丫鬟的搀扶下招摇过市专门转进了苏家的布庄。

    “这位夫人,想买些什么?”

    “你们东家呢?我是她的二婶,叫她出来招呼我,你算个什么东西?”不屑的看着那笑颜僵硬的妇人,捡了张干净的椅子坐下。

    “夫人见谅,我们东家很忙。哪里有时间亲自到店里面来”顾氏头疼着这东家的二婶,哪一次来不是只拿东西不给钱的主。第一次还以为是亲戚也便算了,后面才知道哪里是来照顾生意的,分明就是来找茬的。话虽然是如此但是毕竟是知县大人沾亲带故的亲家也得好生招呼着。顾氏面上赔笑着,立刻让人去找苏溪。

    “哼,不过一个破店竟然敢不待见本夫人!”

    “夫人这是哪里话,我们开门做生意的自然是顾客为上。刚好前日来了批新的布料,夫人可要看看。”

    闻言,小刘氏才心里舒服了些哼了哼让她们把布料拿上来。

    那丝滑的手感,绚丽的颜色到是难得。比上次见那府中的金嬷嬷穿的也不差。小刘氏心里也动了动,爱不释手的拿着“这个,还有旁边的那些全包起来!”

    “行,一共一百零三十五两不知道夫人是现银还是银票?”顾氏微微一笑,自认为已经很客气了。话落,那小刘氏却是一抖气呼呼的道:“这么贵!再说,我是你们东家的二婶,小辈孝敬长辈竟然还要收钱?”

    “看二娘说的!这布庄又不是善堂哪里有白送的道理。也是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给您打了个折。您若是手里不方便打个借条也就是了,何必动怒”清丽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女子窈窕的身姿出现在众人眼前,青衣蒙面看不清容貌但是就那周身的气度也让人见之忘俗。

    被苏溪这么一激,小刘氏也心里咬牙不能再这死丫头面前失了面子当下也站了起来把头上的金钗全数摘了放到柜台上:“这些,可不止二百两了”

    “哟,二婶可真是爽快。苏溪佩服,想来也只有您这花容月貌才配的上这”罗云纱“到时后捯饬捯饬一看就是个官家太太的气度”

    这小刘氏最得意的便是自己的一双儿女,这时听苏溪做小的称赞自然也高傲得不行,又鄙视起苏溪商女的身份忍不住绷起连来教训道“你也是个大姑娘了,整日里抛头露面的像个什么样子。再说你这布料,质量一般要不是亲戚一场也不想照顾你的生意。下次有什么上乘的好货再叫我我”

    顾氏心下不屑的冷笑,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也就东家好性子还和颜悦色的和她磨苏溪也很无奈,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

    “二婶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布也包好了,请便吧”说着,便把金簪收了起来让下人当着刘氏的面估价。

    那刘氏看着手上的布方才回神,布是她想要的布只是她并没有想过要付钱。何况那金簪是女儿从府上得的,一次性全让苏溪这小蹄子拿去了。这……如何交差

    “我…。我突然不想要这布了,快把金簪还我”

    “看二婶说的,进门口便贴了,钱货点清,概不退货”苏溪挑眉一笑,慵懒的坐下到了杯茶水暖手。葱白的指尖沿着那细白瓷,竟是比之更白皙。

    “你这没了良心的奸商坑害坑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刘氏在门口大吵大闹起来,一时间门口围上了许多人。议论纷纷,那发疯了般的夫人此刻到底为何在门口哭闹。

    苏溪却是不紧不慢的整理着腰上的丝绦“是您要的布,你也满意了。钱也给了,当您的面点清了。一屋子的丫鬟和客人看着的,二婶要是不服大可以到衙门里去告。对了,先前你在这里赊账的条子也一并呈上,三日之内若是二婶拿不出来,苏溪也只好请县令老爷断案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可别怪小辈的不给你留情面。送客”

    小刘氏一怔,这,这她如何敢去衙门。这些金簪都是苏娇暗地里得的上不得台面,更何况现在苏溪竟然要她把之前的也还了,这不是要她的老命吗!

    正想让她宽容一下,可少女却是冷冷一笑甩袖走人。

    这贱人,不就有几个钱吗!竟然敢给她甩脸色。

    小刘氏别无他法只好又求助上苏娇了,母女两东凑西凑的找了三百两给苏溪。钱是还了,但是仇恨的种子却是埋下了。苏墨原以为妹妹做了官夫人,也提拔着自己银钱什么的也充裕便开始学了人在青楼里包养妓子起来。谁知道欢乐的日子过了不到一个月便到头了,因为和一个贵公子争一个妓女而被嘲笑。他怒砸下二百两准备回家拿钱赎人,刘氏竟然说没有。这一下祸从口出被那青楼老鸨和贵公子打了一顿,挑了手筋再不能写字了。大好的前途尽数泡汤了,便整日饮酒作乐开始放纵自己学起了赌博。苏娇哭哭啼啼的向老爷和夫人说着自己的兄长如何一个伟岸的人物被人害了去,央求着为兄长报仇。方家六公子已经死了,方四公子成为了唯一的继承人,此刻也反驳着苏娇的话。一边是唯一的儿子,一边是长孙。一时间竟然有些为难起来。

    “都怪苏溪那个贱丫头,要不是她逼迫我还钱哪里会有这些幺蛾子”刘氏被丈夫所厌恶,又被女儿埋怨,就是一向听话的儿子也开始对她大吼大叫。日子过得越发艰难起来,此刻竟然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到底是亲生母亲,苏娇也不愿意被苏溪打压着。

    “竟然老爷不肯出手,那么,就我们自己来”

    “我们能做什么?”小刘氏迟疑了一会,也开始有些动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