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刘表姑阴谋失败反丢丑
    为了躲避在家里和老太太一桌子吃饭。晚饭三人在如意楼涮火锅,白叔这次带了个清秀的小徒弟打下手。苏溪看着那瘦弱白净的少年,腼腆的笑容也不由心生好感。

    “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楞了一下随后甜甜一笑“我叫白铮”白叔和苏溪说道:“这个是家中的小侄儿。打得一手好算盘,所以我准备培养一下他接替我的位置”

    苏溪点点头给白叔到了杯酒:“白叔为了如意楼也是掏心掏肺了,这杯。我敬你”

    “还得亏了你这个丫头,不然我哪里有脸面面对老爷”

    苏溪也不由感慨,崔婶的嘱托所以她才一心保住如意楼。而白叔因为崔老爷的嘱托所以奉献了一辈子。

    “白叔,现在方家也倒了。泰安居也关了想来也没有什么危险了,不如让崔婶和陆掌柜回来吧!”已经一年多了,也不知道崔婶生了个儿子还是女儿,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此时还得问一下他们的意见,我回头便写信去问问”

    晚餐,刘姑娘是和苏老太太在房间里用的。那三菜一汤简简单单,虽然有荤有素可苏老太太还是不甘心的瞪了眼送饭菜的小夏“你们老爷和夫人呢?”

    “老爷出门应酬去了,夫人在房中绣花。”小夏鄙夷的看着那趾高气扬的苏老太太一时间那老人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好,好。家中有长辈他们竟敢视若无人,你一个贱婢也敢给我脸色看。”

    “老夫人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退下了”

    “滚”苏老太太把门砸上,转身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这明亮,温暖的房间雅致,宽敞和自己那冰冷,黑暗的卧室相比真是天差地别。自己可是苏三林的母亲,凭什么不能享受这一切?

    刘姑娘早就饿了,也不管姑母生气不生气已经端起了饭碗狼吞虎咽起来。自从她那死鬼丈夫走了以后,她一个妇道人家被村里面的人欺负,被娘家嫌弃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肉了。苏老太太一见她那饿死鬼般的动作顿时更是生气,拐杖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背上“老娘还没有吃你竟然把我的肉全吃光了”

    “姑母,我实在是饿了”刘姑娘嘴里嚼着饭菜模糊的说着,一时间那大黄牙和肉汁沾满了整张嘴看的苏老太太直皱眉。

    “你要是有本事成为三林的女人,这好日子还不是天天有!蠢东西,怎么就那么不上道”

    刘姑娘想起白日里的苏三林有些心热又害怕的缩了缩头,那家子有哪一个是好惹的?

    苏溪回府时已经是掌灯时分了,沐浴更衣后便被苏三林叫到书房去商议那商队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刚刚走到门口便看见刘姑娘和便宜爹爹在房间内。冷冷一笑,踹得房门猛的一响那表姑看见苏溪脸上扬起了笑容“是溪姐啊!快进来,可别冻着了”

    这话说得多自然,感情她才是这里的主人了?苏溪给了便宜爹一记冷眼转头看着那红艳艳的人影“刘姑姑这是在做什么?”

    “我见表哥百~万小!说辛苦,想帮他呢”

    “刘姑姑竟然识字?正好苏溪这有幅字帖,不如姑姑帮忙看看?”苏溪说着低头在书架上找了起来,见状那人脸上一红。乡下妇人整日劳作哪里认识什么字?

    “不,不认识”

    “既然您连字都不认识又怎么帮我爹?不如姑姑去后花园看看吧,那里的花开的好。月下香兰,悠然自立”苏溪说着一把把刘表姑推出房间,关上门。后者不死心的敲了敲门继续道:“表哥,记得喝鸡汤啊!”

    苏溪不屑的撇撇唇,目光看着苏三林俊逸的脸气呼呼的道:“爹,你要是敢纳妾。我就让娘亲和你和离,我们娘三个自立门户”

    苏三林丢下毛笔,走出了书案双手捏了捏苏溪的脸哭笑不得:“你个小祖宗,有你这么当女儿的?竟然让你娘抛弃你爹”

    “轻点,疼着呢”苏溪赔笑道,把那食盒推开戏谑的闻了闻:“该不会有什么别样的心思吧”

    “管他有没有,拿出去倒了才是”

    外面寒冷异常她为了勾引表哥又只穿了件单薄的春衣。躲在花丛中呆了好半天那屋里除了灯火忽明忽暗一直没有动静。等了半晌,险些睡着时才听见里面一声巨响。她还以为是苏三林喝了鸡汤药性发作了立刻清醒了便脱衣服边朝书房走去。

    “表哥,你怎么了?可别吓凤儿”门被突然推开,那白花花的身子在眼前苏溪有些错愕。眨了眨眼睛才缓过神来盯着刘表姑:“姑姑这是太热了?”那人浑身上下已经一览无遗,红色的肚兜勉强包住那胸前的波涛,鼓鼓的小腹赘肉层层可见,肥硕结实的大腿果然是丰臀肥乳好生养的料。

    “啊!”

    “这么回事?三林,你欺负了你表妹吗?你个混账”苏老太太远远听见了尖叫声立刻装作生气的加快了步伐。可门内的景象却让她老脸一红,顿时有些气血攻心。

    屋子里哪里有苏三林,到是苏溪那贱丫头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刘菇凉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服遮住那一身白花花的肉,潸然欲哭。

    “老太太说什么呢?我爹又没有在书房怎么会欺负了姑姑?方才是姑姑说自己太热了,所以才脱光了衣服。苏溪正好奇是谁打扰我百~万小!说呢,谁知道一看姑姑竟然玩裸奔,真是好兴趣”苏溪善良纯真的解释道,一脸无害的表情。

    门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管事,丫鬟,家丁男男女女,似乎已经也猜到了是什么事。议论纷纷进入了耳朵,此刻,苏三林扶着陈氏也从门外赶过来。苏三林也是一脸的蒙,方才讨论完后苏溪坚持让他从密室回去说自己还要看百~万小!说。谁知道他才离开不到一个时辰竟然又出了事。待看见那刘菇凉青紫一片的脸色,衣衫不整时苏三林心里冷然一笑,原来竟然是这么肮脏的勾当。

    陈氏此刻再笨也知道原来是那不要脸的要设计自己的丈夫了,冷冷的看着刘凤儿“刘表妹,我自问没有一点对不起你。”

    “陈氏,不用多说了。既然小凤已经失去了清白,三林你必须负责”苏老太太仰头,霸道的道。

    “太太,三林和我可是最后来的?什么时候让表妹失去清白了?”陈氏不满的哼了哼

    “就是啊!要说负责,溪儿是第一个看见姑姑的人难道我要娶了姑姑不成?”苏溪侧首看着那女人,嫌弃的撇了撇唇嘟囔道“我才不要呢!”

    “溪姐,你一个闺女,说什么不的真不害臊”苏老太太恶毒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刮向苏溪后者却是眨了眨眼,一脸淡然“可是,除了溪姐,还有后面来的杨树,凌霄,苏白,啊染,小丁都看见了姑姑的啊!若要说负责,不知道姑姑准备嫁几回?要不,把她大卸八块各自娶一块进家门好了”苏溪貌似天真的建议道,苏白却是冷眼一横:“她胖如猪,本公子死也不娶”

    “娘,你讲讲道理。我什么也没有做为什么要躺这浑水”苏三林说完带着陈氏准备回去睡觉。顺便抓了苏文“你明日还得去学堂,快回去”

    苏文年纪小虽然不懂发生了什么,但是凭着以往也知道那奶奶是坏人。拽着苏白的手不肯走:“不要,坏人在欺负姐姐”

    刘表姑哪里知道都这个地步了苏三林竟然对她一点表示都没有。虽然苏老太太一直在逼他可苏溪和苏三林毫不动摇。刘菇凉受辱,只想一死了之。当即转身准备撞墙自尽,凌霄受到了苏溪的示意忍着恶心一把拽过刘凤丢在地上。那原本就不牢的衣服打开,一双肥胖结实的腿让人眼前一亮。

    “姑姑可别想不开,人生在世岁月漫长。一死,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若真想不开,不如等明天回到了山东给我写个信,我也好有时间准备准备祭品。”言下之意,要死也别死在我家里。

    离得最近的凌霄抚额,这是个什么样的奇葩。

    恶毒的目光看过苏溪如花似玉的脸:“小蹄子,都是你!是你害的我如此田地”

    苏白一脚踹在了那丰满的胸窝上“你再骂一句!就是姐姐不杀你,小爷也要割了你的舌头”苏白阴森的目光杀气凌然,明明一个半大的孩子可那一身的贵气让她无端的害怕。苏老太太指着苏白便破口大骂:“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下人竟然也敢在这耀武扬威”

    “太太,他是我的义子。苏家的少爷,不是什么下人”苏三林怒喝,将刘凤丢出了书房拍了拍手冷冷的看着苏老太太。

    苏白被苏三林护在身后,小小的心灵有些颤抖。从来没有人,站在他面前过。哪怕,是他的亲生母亲。

    苏老太太见苏白穿着华贵,苏文也粘着他心里有些吃醋。一个外来人他们尚且这么周到可对自己这个母亲却视若无物,真是可恶。

    “不用明日了,杨树。去赶马车,送姑奶奶和老太太回乡下”苏三林吩咐着,无视那两人的怒视径自甩袖离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