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纳妾成空,苏溪首挨罚
    纳妾的事情落下了帷幕,苏家却还在余震之中。这一夜大厅灯火通明,苏溪跪在那冰凉的地上挺直了脊背扬起脑袋看着陈氏一脸的倔强与不甘。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这个家庭,凭什么要受责罚?

    陈氏知道今日苏溪是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才如此做。可一想到后果,她的心疼得无比。随即也冷着脸让人请出家法。苏三林劝着陈氏放过苏溪一回,只要那丫头开口道歉给彼此一个台阶下,事情也就过去了。可苏溪也是个骨气的,宁愿被打也不开口认错。

    陈氏见她半点没有悔改也铁下了心戒尺狠狠的打了下去,响亮的声音在大厅回荡。白白嫩嫩的手心红肿起来,眼睛也红了泪水强忍这不敢掉下来。贝齿咬着红唇,哪怕渗出了血珠也不让自己开口呻吟。陈氏见她如此倔强,单薄瘦弱的身子明明疼得颤抖腰板还是挺着自己也心上一酸哭了出来。

    “溪姐,你怎么这么倔呢?”打在她的身上可痛的是自己的心。

    “我…没错”苏溪高扬这头,看着陈氏哭了自己也是心疼得要命。她的手现在还疼,连着骨头都在痛。

    “你可知道,你是个女儿家。今日你这般做,说出去外面的人会怎样议论你?心狠手辣?不重孝悌,目无尊长,嚣张跋扈…流言如刀,伤人,不见骨啊!”陈氏丢下了戒尺,双膝跪在了苏溪的面前抱着苏溪大哭了起来。

    苏溪原本是恼恨陈氏竟然打她的,可一想到陈氏方才的话才明白便宜娘是为了自己,打在儿身上,痛在娘心头。苏溪再也忍不住了,委屈和感动一下子也开始泪流满面。苏文抱着苏白的大腿,见姐姐和母亲哭了也开始小声的哽咽。苏白红了眼眶,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文文的头表示安慰。苏家,让他看到了什么是情,什么是爱。虽然,她们的生活为了钱而劳苦,也有乱七八糟的亲戚和事情都是他们一家人总是那么相互爱着,保护这彼此。而自己身处高位,富贵荣华从来不缺,兄弟姐妹也多不胜数却没有一丝人情味。

    尽管苏三林警告了府中的下人不准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可还是止不住流言漫天的飞。苏溪闭门思过的半月里清溪大大小小的地方都知道了苏家那大小姐苏溪是个心机深沉,心狠手辣。目无尊长,放荡的狐媚货。陈氏原本给苏溪相看了好几户人家,可因为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

    害怕女儿难过,苏三林答应了苏溪要外出行商的请求。派了林染和凌霄陪同她一起北上。苏溪准备出发这一日,原本是不想带上苏白的。一来,他还小,二来,苏文粘他得紧。可上了马车才看见那小家伙竟然躲在了行礼之中不得不带上他了。虽然头疼但是马车已经出了城半日的功夫也没有办法只好让凌霄看好他表弟。凌霄苦涩一笑,这表弟他看的住才怪。

    他昨日给齐地送信。原本是告诉侯爷殿下安然的,还想着时份美差。可侯爷竟然让他保护苏姑娘,还要把发生的事全部报告回去。这一来岂不是贴身保护了。一个殿下已经够折腾的了,还有一个更会作妖的苏姑娘。这段日子他对苏姑娘真是又爱又恨,她做的饭菜新鲜可口但是她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他的小心脏高高悬着生怕出意外惹得上面降罪。活在煎熬中的日子每日都精彩十分,鸡飞狗跳。

    这一路北上,四周是连绵不断的青山此刻绿衣如翠,层层叠叠美如画卷。碌碌的车轮走向前方,伴随着凌霄悠扬的口哨声。苏溪看着那稚嫩的少年,明明长了张可爱的娃娃脸却偏偏故作老成的整日抱着剑不语。要不是这次他打赌输了苏溪还不知道他竟然还会吹曲子。

    “不错啊!欢快悠扬,想不到你除了高冷还会吹曲子”

    “是啊!真的很好听”小夏也附和着夸奖道。那少年黝黑的脸疑似一红,低头只露出两只耳朵握紧了手里的剑“我去前面探探路”说完,整个人便冲出了车外。风轻轻吹起那车帘,一抹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之中。苏溪目光顿时灼热了起来,这便是传说中的轻功吗?果然身轻如燕,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收起你那副快要流口水的白痴表情”苏白凉凉的声音响起,白来苏溪和小夏一眼那两人活像土包子似的,真是丢人。

    “你个小屁孩说谁白痴呢?”苏溪给他一记暴栗子,手捏着他精致的脸不满的道。

    “就是你,说到轻功这天下我四哥才是第一,他的移步换影瞬间可以消失到。”

    苏溪嗤笑一声放开了他“喔”

    “你…你不相信?他的惊鸿照影,曾在海浪中如履平地,滴水不沾”苏白傲娇的道,仿佛那神来之人是自己一般。苏溪半信半疑,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水上漂?”

    “论刀法天下何人比得过陆大哥,可每次陆大哥和四哥比试后总是两败俱伤,冷战几天又开始一起喝酒。”苏溪听着他的描述也想起了那抹高大的玄色人影,他冷酷,沉默确实如刀般厚重,凌利。那么看来陆大哥和苏白的四哥是好友?可为什么两个人又总是要打架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