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一片相思画不成
    此刻千里之外,被苏溪念叨的人正俯首作画,他一手扶袖神情冷淡。仿佛世界与他无关,唯有一纸而已。一时间,清霜有些恍惚。主子那刚毅,冷傲沉静的性子竟然有这么温柔的笑容和神情。简直是开天辟地的诡异事件,远远的看去,那桌案上的人影窈窕清秀果然是一个姑娘。潇雨先前说主子对一个丫头上了心时自己还不敢相信的嗤之以鼻,可现在他家爷那双刀,杀人的手竟然在画画。

    “阿嚏”陆云齐冷不防的打了个喷嚏,生怕毁坏了桌子上的画卷立刻用袖子捂住了唇。未了,凤目冷然的看着潇雨“把窗户关上”

    “是”

    轻一看着门口一脸肃然的潇雨疑惑的问道:“怎么把窗户全关上了”女子二十出头,长相清秀身材高挑。一身华丽的紫色罗裙,云鬓高耸打扮华贵而不俗。说话间已经姗姗的站在了门口。她手上拿着一个木质的托盘,轻轻的敲了敲门“爷,用一点茶吧!”

    那人影头也未抬,手上稳稳的画着。寥寥几笔,一个窈窕的曲线已经落在纸上。

    “潇雨,拿进来”回答她的声音甚是淡漠,轻一失望的黯淡了眼神看了眼潇终是自己走了进来。远远便看见那桌上的画卷,女子青衣出尘,油纸伞下一只洁白,干净的手半露红唇微扬。饶是这一角已经是风采卓然,难以想象那整张脸该是何种风姿。她,是谁?爷在外面喜欢的人?一想到这个可能轻一顿时心里犹如刀割,袅袅上前“爷,请喝茶”

    陆云齐准备伸手时,那玉杯话落。茶水四溅,纸上的颜料晕染开来,脏乱不堪。女子的小脸也模糊起来。轻一惊呼一声,立刻掏出手绢给陆云齐擦手:“对不起,是属下的手滑了。爷可有伤到?”

    陆云齐顾忌着自己的大作,一时间忘记了推开那女人。桌上的画卷已经破了,那心心念念的女子不再。瞬间,气愤冰冷异常。陆云齐凤眸杀气涌现,死死的盯着轻一。大手毫不犹豫的把她推开“谁给你的胆子毁了我的画!”

    轻一作为暗卫也是陆云齐的大丫鬟从小陪着他长大,虽然爷面冷可一直对自己还是宽容了。可这次,不过是一张画爷竟然要杀了自己。轻一苍白了脸色,内心的嫉妒让她不敢置信。立刻跪了去磕头求饶。

    “是奴婢的一时不查,还请爷恕罪”梨花带雨的小脸柔柔弱弱。

    潇雨看着那满地的水,破碎的茶杯和狼藉的书案也是吓了一跳,轻一怎么这么糊涂,那画卷可是爷天天观赏的。

    “爷,您饶了她一命吧!”

    “潇雨,我才是主子。看来,对你们太过放松了。从今天起,轻一降为四等杀手,关进暴室三日。潇雨降为三等侍卫,我这里不需要你们了”陆云齐寒冰般的杀气锐利无档,轻一万万没有想到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爷竟然冷血无情至此。

    “求爷饶我一命,我自愿进暴室。只求爷不要把我调离”潇雨放下剑磕头求饶道,他随着陆云齐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也最了解爷的脾气。他是生气自己放纵轻一还为她求情。

    “好,你们退下吧!”他已经很不耐烦…

    “爷,轻一不是故意的。你也把我留下吧!”话落,陆云齐便踹开了那女子“你何等功夫会连茶都端不稳?从今天开始,我的松园不准女子再踏足。滚”

    陆云齐那一脚即便只用了三成的功力轻一还是狼狈的口吐鲜血,肋骨生疼。陆云齐暴怒之中,一时间院子里充满了肃杀的气氛无人敢言。轻一还想开口求情时,院外一身黑衣的凌然走了进来。淡看了眼狼狈的两人对着陆云齐行礼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条“爷,南郡来信”

    “呈上来吧”陆云齐一听,心情也顿时好了不少。总算面色缓和了些,接过纸条后凤眸一咪眉间开始笼起了忧愁。

    “凌然,你即刻起身。与凌霄一同暗中保护她。若有任何损失,提头来见”

    陆云齐甩袖一哼,丢下一枚腰牌。凌然颤颤巍巍的拿起腰佩激动得难以言表“属下遵命”

    潇雨苦涩一笑,看来今日自己的表现让爷失望了。

    夜风微冷,火光照亮了山林也照亮了苏溪完美的侧脸。她低垂着头,如瀑的在脑后编成辫子。简单的带着一对珍珠耳钉。温婉,清丽的眉眼让人赏心悦目。苏白看着那曲长的睫毛投下如扇的剪影心里的波澜也微微颤动。苏溪依旧麻利的把野鸡开膛,破肚。拔毛,摘除内脏。明明是那么血腥的事情可她认真的神情到让人无法亵渎。她明明只是在做都会的平常事却看起来行如流水,优雅至极。鸡已经处理好了,苏溪让凌霄用那上好的紫荆剑削木头抹上她从家里带的酱料后让野鸡放松,最后涂上蜂蜜。在火的炙烤下香味渐渐浓郁,金黄油亮苏白已经按耐不住的想伸出爪子,苏溪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小子不满的眼神下从包中拿出个小瓷。这个是她偶然得的一点孜然,撒上孜然后才算完成了。

    “这是什么?”凌霄也忍不住想吃上一口,但他毕竟是成年人克制得住自己。

    “孜然。烧烤必备”苏溪取下鸡肉放入荷叶中,用匕首分成了许多块“大家可以开吃了。”

    “鸡腿是小爷的”苏白眼见凌霄要拿鸡腿顿时着急的吼道,手快的抢过后啃了一口。凌霄撇撇唇只好另外拿一只,可惜苏溪比她更快嘚瑟的目光欢快的转动着。

    “罢了,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现在他左手女子,右手便是小人只有认栽了。

    苏溪那一手好厨艺让路途也不是很难熬,凌霄这一路随着苏溪到时吃了不少的美食。看在美食的份上勉强看着她们胡闹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