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周景首告白
    苏溪之所以身体不适应,便是闻了那夹竹桃的香味,她本身是个极度敏感的人。再加上月事来了,所以比平时凶猛了许多。好在闻到的量少,又时间充裕。只要好好调理一番便好,这几天更是不能受凉了,女子的身体本就较弱,这几天又是抵抗力最差的时候。再加上那夹竹桃的毒素,造成大量出血和腹痛。

    小夏这才想起先前那中毒的丫鬟也是夹竹桃,可是,那丫鬟是吃了含有夹竹桃的香糕点。小姐进去前后都没有进食,又怎么会中毒?

    苏溪目光一沉,双手托住下巴“或许,不仅吃的有毒。装吃食的盒子也有呢?”

    小夏恍然大悟,立刻着手下去准备查找。苏三林对于苏溪中毒一事也是十分在意,当即报了官府,不出两日果然找到了下毒的人。正是那新任花神的凤凰姑娘,至于药粉,则是苏娇给她的。

    “你不去看看案子的进展吗?”周景刚进屋便看见那佳人懒懒的靠在树干上,一袭水色的长裙飘荡,她的小脚白皙而精致。随着裙摆晃动,若隐若现。静静的看着那夕阳西下的嫣红,远处的天空瑰丽绚烂却比不上她的一颦一笑。

    周景站在树下,一身青的长衫清贵雍荣。他也斜倚在树干上,金黄的夕阳透过树叶在他脚下支离破碎。那一张邪魅的脸,光彩照人,仿佛谪仙一般虚无缥缈起来。

    “没什么好看的该怎么办自然有人会处理。我只是郁闷,为什么平淡幸福的日子就那么困难?”

    他见过自信的她,也见过温柔的她,还有调皮的她却没有见过那么忧郁的她。苍白的脸色依旧带着沉思,杏目轻轻闭上任由风吹乱她的长发整个人安宁,静谧。

    周景见惯了各色各样的女人,也明白女人的心思。

    他的身边小家碧玉还是大家闺秀亦或者红尘歌女,侠女风情在他面前都柔顺的和猫一样,为了争宠。手段百出,原则上只要她们不犯错自己也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那凤凰无非是为了名气,至于苏娇那纯粹是因为嫉妒。

    “简单的日子自然不难,如果你愿意……。我,愿意一辈子保护你,宠爱你一人!”

    周景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道。苏溪低首,对上他那么严肃的神情,一下子脑海一片空白。

    她看向他,目光蕴意着坚定的光芒。深情款款。薄唇笑开了菱花,雪白炫目。他明明是风流潇洒,精致而狂傲的无心人却在这一刻让苏溪由心的感到震撼。

    半晌,那红唇紧抿,露出一抹笑意:“看景哥哥着调皮的,吓得我差点以为是真的了!下次,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了哈哈”

    周景抬头,那一抹哀愁转瞬即逝“我…。很认真。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清醒的活着过。我自问游戏人间,百花从中过。却没有那一朵花向你这样让我心心念念。也许,第一次在阳城见面,你的与总不同便让我动心了。

    直到,直到云齐对你亲近我才开始害怕、我害怕你会喜欢他,所以……我,很确定,苏溪。我喜欢你,喜欢你只是因为你的灵魂,你的与众不同。人群之中,也唯有一个你,值得我驻足。”

    周景的声音清澈无比,带着坚定的柔情,他也不再是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样。这样的他,俨然一副尊贵的皇族子弟,清贵中却深情无比。苏溪的心紧紧的提起,低垂的眸子泛红。

    “景哥哥……我”

    “主子和苏小姐原来在这里,吓死妾身了。幸好没事”南月突然的出现打断了苏溪的话语。她步履缓慢,行动间优雅无比。水眸含着雾气,看向苏溪的瞬间多了一丝怨恨。

    周景冷峻着容颜,不满的看着她“你的规矩学到哪里去了?”

    “爷,还请恕罪。妾身实在是担心您。”

    南月缓缓下跪,一张柔弱的娇媚容颜梨花带雨,泫然欲泣。

    苏溪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的一瞬间却看见那站在远门处的玄色人影。隔着老远,那一股子的冷气也毫不掩饰。身子顿时僵硬了,有一种被人抓奸在床的紧迫,心虚感。回过身子神套上绣鞋。

    这才借着梯子爬了下来。

    气氛里洋溢着一股子的尴尬,冷凝和低沉,她对面是周景,侧身便是南月,只要抬头便可以看见那双深沉的眸子,一时间苏溪很是为难。

    “好像……到饭点了吧!我们去前厅吧!”

    “苏姑娘,本王很认真。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要让我失望好吗?”周景的气息和他截然不同,陆云齐身上满是阳光和青草的香味。而周景则是昂贵的龙涎香,像他的身份一般贵不可言!

    晚餐,大家各怀心思。匆匆用过之后便各自忙碌。

    夜色如水,那一枚弦月细瘦,院内的葡萄架上枝叶,缠绵。淡淡的月光,淡淡的温暖。

    苏溪坐在石阶上,抱膝埋首耳边的风声,树叶沙沙声,夏夜的蝉鸣声全美的虚幻起来。正如此刻自己的感受,莫名其妙的穿越,然后为了活着不得不努力挣扎,思考。

    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爱情,那份东西可望而不可即。随缘就好,可真到了遇到的时候却不可否认一向聪明的自己开始混乱,开始迷茫起来。

    不管是陆云齐还是周景,对她而言都是高不可攀,她拒绝周景的原因除了不愿意分享丈夫,更多的是因为那抹高大寂寥的身影总是扰得她心神不宁。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兄杀:皇兄别来无恙》

    七岁。

    她闯祸时,他宠得她无法无天,举国皆知!

    ★

    十六岁。

    她为了故国远嫁他国,他咬碎一口银牙。

    “总有一日,孤要用万丈红妆迎你归来。”

    ★

    他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亲人,然而,当血淋淋的真相揭开,昔日最亲的皇兄妹反目成仇,她又该何去何从?

    战场上,痛失一切的她金戈铁马,怒指对面的男人。

    “皇兄,你我之间,横贯的不止这万里江山,还有这尸山血海之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