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京城四君子,大周三美
    京城中广为流传三大公子,听闻“潇风疏影,阑阶玉容”便是指哪齐王郑周景,他天生邪魅玉容精致。

    “明珠玉尘,芳雅竹阁”便是指哪天生高贵温和的幽王殿下,据说他礼贤下士待人温和。

    “墨染寒江,霁月秋风”便是指哪一袭白衣犹如谪仙的美男君白衣,他的美带着带着书卷之气,带着霁月风光的温情。

    苏溪见过君白衣,匆匆一瞥确实是个谪仙般的人物。

    只是但是她的注意力全在那高大沉寂的背影上,没有仔细观看那传说中的美男君白衣。

    苏溪不知道的是,五公子里那韩松,君白衣,郑周景,陆云齐,白子临。她便已经见过了三个。

    而崔兰之身为京城四美之一,被世人称赞为“舞兰向东风”,她的一手兰草画,清幽独立隔纸透香,无人能及。

    “你要是长大了也肯定是像齐王那样的美男子!”

    苏溪喝下香茗,看着面前许久不见的小正太宋争鸣。他长高了不少,先前见面突然发现这小子竟然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宋争鸣得意一笑,傲娇的单手撑腮含下苏溪带来的青梅“那是自然!那时候他们都老了,小爷我才芳华正茂!”

    “噗嗤”林染和小夏面面相看,实在忍不住闷笑。

    苏溪吐了吐舌头:“看把你得意的!”

    “天生丽质难自弃,关于我的盛世俊颜小爷也很苦恼!”宋争鸣嘻嘻一笑,盘腿而坐将衣袍拉过,盖住膝盖。

    “啧啧啧,果然是”玉树临风美少年,揽镜自顾夜不眠“啊!”

    话落,大厅中顿时响起了毫不掩饰的笑声。宋争鸣还以为苏溪是在夸自己,摸了摸后脑勺一脸雾水。

    “苏姐姐要和陆大哥见见吗?”宋争鸣想起楼文玉,一时间对陆云齐多了一丝幸灾乐祸。

    “先不要,我没有告诉他我到了京城。先等等吧!王芝锦先生的宴会上在说!”

    宋争鸣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和苏溪说:“苏姐姐,你要小心楼文玉!”

    “楼文玉?”这个又是谁?从没有听过

    “容光天色浅,舞兰向东风。文生玉含墨,更折寒梅秀。便是指哪京城四大美人,楼文玉便是那文生玉含墨,乃是楼相的第三女。弹得一手好琴,一曲《临江仙名动天下,广为流传。”

    “喔,与我有关系吗?”出乎意料,苏溪只是淡淡的反应,径自把玩着手上的茶杯。

    “她——便是陆大哥红杏出墙的对象!”

    “噗”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秋雨的肃杀,在清冷的季节淅淅沥沥。

    黑白的棋子摆开,各守一方,却已经是厮杀之态。

    那下棋之人,目光沉沉面上严肃至极。英气的剑眉轻轻拧起,只着一件白色的里衣黑发顺着宽阔的背膀如水流泻。

    他只是那么坐着,面前一方棋盘却像是沙场万里,运筹帷幄的自信挥洒。

    迅速落下一子,风卷残云般的势气吞噬完那稀稀落落的白子。

    “果然还是一样的毫不留情!”那带着哀怨之气的声音响起,那双声音温柔至极像四月的春风拂过草尖,带着莫名温暖。

    “说到人情世故泰然处之,吾不如你。说到运筹帷幄,两军决战,君不如我。”高大的男人唇角微扬,只是淡淡道。

    转身,看了眼那檐角下的细雨微风,闷热的空气并没有凉快下来反而带着一丝绵长的愁绪。

    男人拢了拢衣袍,那精致的锁骨上纱布显现。

    “这天下,起风了!”

    白衣美男负手而立,站在他身边拍了拍那厚实的肩膀空远而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风起。云涌!风从龙,云成虎!是龙还是虎?”

    陆云齐凤眸微闭,不着痕迹的哼了哼转身离开“谁知道?”

    凌霄冲着那白衣公子恭敬的俯身行礼“先生先坐会,主子马上就回来了!”

    “给我准备一壶君山毫针,无须其他”

    “是”

    相比较齐王的潇洒随意,这温柔如水的白公子便是凌霄处了世子以外最怕的人。想也不想把守门的责任丢给了潇雨,赶紧溜。

    “爷,今日楼相在天香楼约见了大爷,户部尚书李大人,礼部侍郎钱大人和广川将军。据探子汇报,好像是和匈奴有关!”

    陆云齐脱下那素白的单衣,一身奔张的肌肉线条流畅,结实的胸口和腹肌犹如滑腻的丝绸般光泽有力。发丝轻束,玄色暗纹的华裳瞬间挡住了凌霄的目光。

    只见那同色的腰带紧束,一枚玉环已经静躺。

    “轻一回来了?”

    凌霄一怔,想起昨天师姐询问自己的事情一时间有些冷汗淋漓。

    “轻一统领早上刚刚回来,爷要见她吗?”

    “不见!”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掷地有声。

    凌霄暗自喟叹,看着那高大俊美的主子又想起了那许久不见的苏姑娘,脑袋一热“爷,你还是考虑考虑轻一统领吧!您膝下无子,苏姑娘还未及笄,只怕,只怕……”

    “滚出去!”

    赫然的杀气冷如刀刃,凌霄顿时腿一软不敢再说连忙跪下“属下知罪!”

    他以为主子肯让师姐回来是认可了她,他以为师姐一命帮助爷演了一场刺杀的戏也算将功赎罪。

    凌霄后怕的擦去额角的汗水,苦涩一笑。将怀中的香囊拿了出来看了看,那鸳鸯戏水的图案精致小巧,可见心思暗含着多少期待。

    “师姐,对不起。爷,他说不见!”

    女子看着那原封退还的香囊,一时间眼眶微红。

    “师姐,爷向来不近女色!您也别太伤心。等改天他不忙了,在送吧!”凌霄小心翼翼的道那冷峻的容颜挤出一抹尴尬的微笑。

    “不近女色?那么那个苏姑娘是什么?”别以为她不知道,爷每天只要有空便会询问她最近的消息。

    那个苏姑娘是谁?有什么好的?凭什么夺走本该属于她的宠爱?

    “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师姐,此事与她无关,你看开点!”

    “凌霄,求求你。告诉我,她是谁?就算让我死心,可是我连对手都不知道,我如何能甘心。”轻一一头扑进那怀中,清秀的脸上带着楚楚的泪痕。

    凌霄犹豫了一会,终是在师姐的眼泪下开口“她叫苏溪,是苏家商行的大小姐!”

    “不过一个商户女”

    按身份,自己是陆云齐的侍卫,也是有品阶的官职。竟然输给了一个低贱的商户女吗?

    轻一不甘心的记下那个名字,却没有想到几天后自己便亲眼看到了那个女子。

    ------题外话------

    求评论喔,开坑不易,新手写文,希望小仙女们多指点修改之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