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齐王的紫衣高贵论
    “算了,我没事。啊染,我们走吧!”苏溪冷静道,抬腿跨进那雕花门槛。

    “小姐,她刚才可是要毁了你!”小夏不甘的跺脚说。

    “她不过是一个是喜上了欢一个人,同为女人。何必为难彼此?”

    轻一闻言,却是容颜迷茫。

    深深的看了眼苏溪,怅然悲痛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和我抢?你可知道,我……喜欢了他十四年,十四年。而你,不过是贪念主子的地位与财富。这些,我都可以帮你得到,只要你离开他。”

    她说着,泪水忍不住簌簌流下。很快,便沾湿了那紫色羽纱的罗裙,我见犹怜。

    苏溪递过一放手绢,无奈一叹“对不起,虽然同情你。可是,我无法答应你。感情不是感动,也不分先来后到,喜欢也没有对错。只有彼此契合,心生欢喜才是真正的喜欢。其余一切,不过痴缠。”

    轻一推开那只素白点点手,含着泪的笑容紧紧的盯着苏溪“我不会放弃的,至少在你没有我优秀之前。

    你琴棋书画可会?武功女工,文韬武略?还是家世背景?凭什么?凭什么他选择这样的你?”

    “你说的,我——都不会”苏抬起头颅,淡淡含笑。

    “呵,所以。你——配不上主子!”

    “本王到不知道溪儿何时这般仁慈?竟然对一个贱婢也再三宽容!却只对我,如此绝情!”周景略带幽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众人看去,那紫衣临世的男子风华绝代而来。长发未束,仅仅一根玉簪斜挽。便已经是惊为天人,那双桃花美目含笑带怨,看向轻一时笑意更深。

    “我何时对你绝情了?”

    “你上次见了面话都没有说一句就走了,我那么忙不来找你,你都不来找我!”周景说着,那幽怨之气更是浓郁了几分。

    苏溪无语“上次,你不是和云齐在办事吗?我……不能不厚道!”

    “咳咳……办什么事?”周景忍不住唇角抽搐,猛然咳嗽。

    “抓采花大盗啊!不然还有什么?”

    额……

    “不逗你了,我来找云齐商量事情。却没有想到这陆府何时换了主子,一个下人也敢如此狂傲。真是委屈你了,不如,你还是住我的王府吧!这破院子地方小”

    “哇!你的王府是得有多大?竟然说这个院子小。”要知道,她第一天来可是逛了好几个时辰才看完了这个院子的风景。

    “我的王府是京城最大的,东边有片梅林。冬天听雪赏梅。北边有荷塘,夏天可以赏荷煎茶。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本王保证你会喜欢的。”

    周景欢快的道,一双美目看着苏溪,见她那跃跃欲试的模样,更加卖力的继续蛊惑

    “不仅如此,现在正是螃蟹肥美的时节。紫蟹,落英茶。菊园的花开紧簇,种类繁多。本王还建了玻璃亭,下雨的时候最美。”

    “你这个花花王爷还真是会享受!”苏溪忍不住轻笑道。

    “人生在世短短百年。若是不及时行乐,有朝一日死去,才发现一生忙忙碌碌有何意思?”周景难得那么哀伤,一本正经的模样。

    苏溪一怔,随即点点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不能说忙忙碌碌的生活不好,但是我也希望能过你说的生活。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好诗,真是绝句,没想到溪儿有如此情怀。”

    “不是我说的,是一个云游的和尚说的。幼年时他云游路过清溪,恍然听到罢了”苏溪顿时解释

    要是周景以为是自己写的那就尴尬了。自己学的是工商管理,学的是管理与制衡对于,真没有什么墨水。

    “原来如此,想来是位高人。”周景怅然,还以为可以结交一下,云游之人只怕是难以寻找。

    “不知道齐王怎么会认识苏小姐?”轻一忍住怒气,不满的看了眼苏溪

    竟然如此浪荡,一边勾引主子却还在和齐王牵扯不清。

    周景不屑一笑“你算什么东西若不是他的府邸,你这样的贱婢本王早就处死了”

    轻一脸上一红,顿时屈膝跪下。吓得大汗淋漓,直直的磕了三个头“齐王恕罪,奴婢没有对你不敬。”

    “溪儿是本王的朋友,便也是贵客怎么,你是对她不敬吗?她形同我?”

    说着,那玉指挑起女子的下巴,轻然嗤笑“眉眼单薄,鼻梁粗大。皮肤暗黄,衣品老气。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勾引本王?”

    额……人家明明身材高挑而丰满,明眸皓齿虽然不算绝色,但是也是清秀佳人好吧!

    周景这毫不客气的嫌弃话语,让众人一怔。随后,小夏和林染相看一笑,对齐王简直佩服得不要不要的。

    那被贬的一文不值的女子满脸通红,她自诩在陆府身份与地位是最适合陆云齐的。

    容貌上也自信十分,可是竟然在这里被齐王如此羞辱,还是在苏溪的面前。

    碍于对方的身份,心有不甘也只能咬牙忍着。

    “王爷明察,奴婢没有”

    “你死心吧!我看不上你的,小夏都比你可爱得多”周景嫌弃的甩开她的下巴,

    恶魔一般的声音似笑非笑“记住,下次再想引起本王的注意,可别拉溪儿下水!不然……本王可会忍不住掐断你的脖子喔。”

    冰冷的玉指缓缓滑过她的雪颈,仿佛只要轻轻用力。

    那鲜红的生命便会停止呼吸,他的笑带着深沉的警告。却是妩媚至极,如那绝美而致命的罂粟花。

    轻一喘息着,含泪点头。后者才缓缓起身,松开了她的手,在转身,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潇洒模样。

    轻一却是不敢看向男人,冷汗直流。直到没有生命之忧才松软的跌坐在地上。

    那被齐王夸了自己可爱的小夏此刻正兴高采烈,看着齐王的眼神变得崇拜不已。

    简直太解气了,不愧是四大美男之一的齐王。随后,又烦恼的纠结起来。

    怎么办?侯爷对小姐也很好,但是齐王好像也不差。

    小姐该选哪一个好?与她的高兴相比,林染却是冷冷的看了眼周景,随后全程冷脸。

    “对了,紫色那么高贵的颜色。只有本王才适合,你——最好别再让我看见!”

    轻一忙不迭声的点头,“是,奴婢不敢了。”

    苏溪惊讶的挑了挑眉“原来你这么霸道,嘻嘻,还好我不喜欢紫色衣服”

    周景闻言,却是苦涩一笑“你喜欢什么颜色?我以后穿你喜欢的颜色?”

    “粉色”

    周景:“……。当我没说”

    ------题外话------

    鱼鱼:嘻嘻,我是不是很皮?

    苏溪捂唇一笑:“今晚就吃红烧鱼”

    “你敢,我就把陆云齐给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