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话说,你找啊齐什么事情?案子还是没有破吗?”

    “不仅没有,反而更加复杂了。这一回,还牵扯到匈奴右贤王!”周景一想到那桩事情整个人都严肃了几分,俊颜沉静。

    到是很少见他如此认真的一面,苏溪也不由得收起笑意:“为什么匈奴人也扯了进来?”

    “三月以来,雨水稀少。匈奴靠着游牧为生,牛羊损失惨重。

    是以屡屡犯边,宋老将军和云齐打败了他们以后,匈奴便一分为二左边为炎月,右边为枳墨。

    分别由大王子岩止和二王子戈烈占领。此番进京求和的是戈烈,他同意投降然而要求出兵助他统一匈奴。”

    “他们是战败的一方,竟然还敢提出要求吗?”苏溪气愤填膺的道,想起上次北疆之行死在匈奴人手上的兄弟真是恨不得大周把他们赶回去才是。

    “原则上来说,是这样没错!可是宋将军和赵将军同意出兵。而啊齐和我则是认为不妥,眼下皇上病重,

    三王爷监国此事出兵只怕是要多生事端。”齐王内心也是惴惴不安,他虽然是无心帝位,可是父皇死后三皇兄是否会顾念兄弟之情?

    “那么幽王殿下呢?”现在幽王和楼相亲如一家,幽王殿下的决定才怕是关键了。

    “他,同意了宋老将军的请求。”

    齐王目光不由得幽怨了几分,嘲笑道:“宋将军的女儿便是太子侧妃,又如何不会同意!”

    苏溪一怔,拍了拍他的肩膀:“改变不了的事情就只能接受,尽人事,听天命。你也别太担心了。”

    “如何能不担心,他们以为岩止是傻子吗?会坐看着联合?

    据我所知,他已经秘密潜入临安,一边又和天逸君主达成了协议。而我和啊齐此番主要目的便是破坏他们的联盟。”

    周景说着,却没有注意到苏溪脸色都已经煞白了。

    “……你,你是说。上回……全城戒严就是……暗杀吗?”

    “不是,那个只是掩饰他们行动的幌子。

    真正的刺杀,只怕还在后面。只不过,情势复杂了起来,现在有了三波人。”而其中一股力量在暗处,自己和云齐尚且不得而知。

    三波人?除了齐王,匈奴二皇子还有谁?会不会幽王殿下?

    苏溪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想法,却不知道从何而找起。

    就算陆云齐成功阻扰了天逸与炎月的联合又如何?

    大周此刻只怕是风雨前的宁静与繁华了,想到此,她不得不重新考虑要不要继续落户京城的计划了。

    傍晚时分,陆云齐还是没有回来。

    可是苏溪已经等了许久了,左顾右盼还是没有看到那抹高大的身影。

    “连你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吗?”苏溪看着桌子边同样快要睡着的周景问道。

    后者优雅的起身伸了记懒腰,无奈一笑:“子临那家伙想来神秘,除非是他想让你知道的事情,否则必然滴水不漏”

    “罢了,天色已晚。你要不留下来用个晚膳吧!”

    苏溪说着,正准备让小夏去厨房拿晚膳。

    “不必了,我回府了。还有些事情没有搞清楚,改日再来了。到时候,溪儿可要为我亲手做梅花粥。”

    周景说着,目光里带着一丝回味与留恋。

    “你这存心刁难我不成?这季节我去哪里给你弄梅花?”苏溪气结,忍不住赏了他一记白眼。

    “可是你不是该好好招待我才是吗?我今天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了!”

    周景不满的甩袖一哼,那傲娇的模样和得不到玩具不走的孩子似的。

    “没问题,下次见面我一定会好好招呼你的!”

    周景目光一亮,整个人顿时容光焕发起来。邪魅一笑,缓缓低头在她耳边轻语“那么……你要…如何?招待我?

    苏溪双手抱胸,斜眼带笑:”想知道?“

    ”嗯嗯!“

    ”那么你凑近一点,你太高了,和你说话我要仰着头。“说到这个问题,陆云齐也是很高。

    自己平时怎么和他说话的呢?好像一直是他低下头注视自己。

    周景眨眨眼,凑近了几分那急切想知道的目光毫不掩饰,苏溪坏笑一声,用尽力气在他耳边大喊”我会,用米饭直接扣在你头上啊~“

    ”你……死丫头“那震耳欲聋的声音,虽然好听但是高亢而尖锐,传入耳膜之中吓得他脑海一片空白,整个房间感觉都是她的回音。

    在看那奸计得逞的小女子,贝齿含笑,明眸秋水带着得意的调皮感。

    周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薄唇轻抿,一手捂住耳朵,一边跨步上前”好你个苏溪,你别跑!本王要报仇“

    而另一边,那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已经进入了院子的角门。

    白衣公子温润如仙,步履缓慢。看着好友,终是可惜一叹:”啊齐,缘分,是强求不来的。你能做的便是为她好。“

    那男子闻言,面上始终未动,薄唇微抿”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小气!我这不是顺了你的意思“好好招呼你”吗?“苏溪吐了吐舌头,身子灵活的往门外跑去,躲过了那”禄山之爪“却没有想到突然撞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疼痛感席卷上来,她的眼眶不自觉的便流下了泪水。

    ”是哪个放了个柜子在门口的?“恶狠狠的声音带着阴森的怒气,苏溪捂住鼻子抬头向前看去瞬间僵硬在了原地。

    ”额……。你…回来了?“

    ”咦,回来了?好,一边去。我先教训一下这个死丫头“周景看见那玄衣,眼中浮上一丝惊喜之意。

    侧身一步大手抓住苏溪的头发,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竟然恩将仇报。“

    ”啊齐,周景欺负我“

    苏溪委屈的看着那面色纯黑的某人,一脸梨花带雨的泪水,楚楚可怜。

    陆云齐淡然抬眸,猛然盯上那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放开!“

    周景:”你这是要包庇她?你可知道,她差点把爷的耳朵都震龙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欺负我的人“

    陆云齐冷声道,出手利落的一掌拍在那骨节分明的手腕上,顿时红肿了一片。

    后者吃痛的到退几步,桃花美目含着怒火:”你这是狼狈为奸!为虎作伥!“

    苏溪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瞎说,明明是郎才女貌!“

    ”额……你是个女子,注意,注意“白子临哭笑不得的看着那三人的闹剧。

    纸扇轻展,那一副山水清秀而凌动。

    苏溪这才注意到了门口还有个白子临,脸上一红眨了眨眼,再看陆云齐,后者也正在看她

    ”我好饿~“

    陆云齐凤眸轻佻,点了点头”天色已晚,是该用膳了。“

    说完,目光转动看了眼白子临和郑周景,很明显的暗示”你们可以滚了。“

    周景错愕了好半晌,脸色铁青:”你堂堂侯爷,留我吃顿饭不行吗?“

    苏溪砸舌,故意低下声音:”刚刚某人才说“不必了,我回府了。还有些事情没有搞清楚,改日再来。”

    周景闻言,那俊美的脸上无辜一笑:“我没有说过。”

    白子临见此,也优雅的行了个礼:“如此,便叨扰了。我不太挑食,只是不吃姜,还有香菜,对了,内脏也不要,鸡肉可以有不过不要清水煮的。

    还有,红烧鳝鱼少放点辣椒,我不太能吃辣。如果可以,能在来一坛子梨花白就好了。”

    苏溪唇角一抽,顿时无语。

    大哥,您这还叫不挑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