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这是?准备大干一场?
    天色刚刚入夜,白天被吓得一身冷汗的苏溪忍不住多吃了一碗来抚慰抚慰自己收到惊吓的心灵。

    面对那一桌子丰盛无比的菜,瘦弱的小女人狼吞虎咽的模样让陆云齐诧异的怔楞了一秒,随即一笑低声道:“这架势——是准备大干一场?”

    苏溪尚未抬头,细密的汗珠挂在秀美的鬓角,一双美目却明亮不已嘟囔道:“我要多吃一点,压压惊。”

    “白天——不是还很豪壮吗?”

    怎么父亲这才刚走这就立刻露出原形了?

    想起白天的事情,陆云齐心里一阵得意而兴奋,整个人也柔和了不少,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难得的带着几分调侃。

    苏溪脸上一红,被那一口鱼汤呛得眼泪直流,讪讪的侧首:“也许,可能,大概,是没睡醒,脑袋有点迷糊。你懂的!”

    温热而宽厚的大掌落在她的肩上,高大的男人俯下身,

    一张放大的俊美容颜近在咫尺,他薄唇微扬,噙着一缕笑意目光灼热,如烈烈桃花十里的妖艳:“后悔了?”

    苏溪被他俊美无双的颜值暴击,脑海一片空白。

    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她唇上轻轻一舔,随后负手直立,只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

    烛光渲染,他的玄衣凌冽而奢华,那被光亮照亮的半张容颜,投下一抹狭长曲卷的睫影。

    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既然说了喜欢爷——那么,便——一辈子吧!”

    佳人无声一笑,心想:傻瓜,一辈子哪里够!

    时间如水流一般匆匆而过,便在这七月流火的大周天圣三年震惊天下的大事有那么三件。

    一是久未出山的王老再次出仕担任太傅,内阁之一。

    幽王殿下的贤明再次让人感慨,连王老先生都愿意为之效劳。

    二是匈奴左贤王娶了天逸国国君的小公主,实力再涨一番隐隐有要统一匈奴的壮志。

    不甘示弱,右贤王也提出了和各国和亲的请求。

    迎娶天逸国摄政王的郡主,一面向大周求亲,至于人选皇室中适龄的公主也便只有大公主了。

    她乃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才貌双全,生来便是金枝玉叶。

    可惜的是,大公主是二婚之身,前驸马命短,结婚两年不到便痢疾死了。

    三是那个传说中“克妻”“克子”的修罗侯爷,陆云齐竟然又要结婚了。

    京城中稍稍有点脸面的达官贵人都很纳闷,是哪家的姑娘怎么倒霉?

    后来又听说,那未婚妻只是一个商户人家,便不再惊奇了。

    陆云齐那条件在那摆着,也只有娶一个小门小户的份。

    幽王殿下想也没有想的便准许了他请封的折子,陆云齐是个能人,在尚且不知道敌我的状态下,若是他再壮大一些岂不是养虎为患?

    现在娶一个小门小户的好,裙带关系上几乎不用担忧。

    是以,带着高兴和轻视的心态,幽王很爽快的安排了他要去巴蜀的交接。

    “中军将军竟然坚持要去,那本王便不劝你了。巴蜀偏僻荒远,你一切保重。

    想来你的大婚本王也要错过了,在这里,先恭喜将军虏获娇妻,新婚快乐,百年好合了!”

    幽王文雅的道,挥了挥手叫人准备好了一个锦盒拿了上来,递到陆云齐的面前。

    “这是?”

    “这是扶桑国上供的珍珠,本王转手赠与将军,权当做新婚贺礼。还请收下这薄礼吧!”

    扶桑国位于最东边的小岛上,平日是以打渔为生,盛产珍珠。

    特别是东珠,珍珠圆润,光滑,色泽上乘。一年也就只进贡十斛,每每一到京城首先是进入后宫,由太后,皇后,嫔妃等收入库中。

    若有多余,皇上便会赏赐给有功的大臣,现在圣上病危,幽王监国。这东珠自然首先进入了东宫,现在幽王给自己一出手便是十颗,陆云齐也惊讶不已。

    随即道:“臣对这些不感兴趣,殿下不如给臣一把弓箭来的实在!”

    话落,幽王执掌大笑,:‘这个是给未来夫人的,中军将军一个男子怎么会喜欢这个!’

    这陆云齐难怪落了个无趣,面冷的“克妻”名声,连这点小花样都不懂如何讨得女人欢心?

    所以才落得府中姬妾全无,膝下无子的困境。

    原来是给苏溪的,他“恍然大悟”后面色微改,这才俯身行礼道谢。

    一路上,陆云齐摸了好几回那锦盒,脑海中一直想着苏溪见到它的激动模样。

    径自翻身下马,把缰绳丢给潇雨,他大步流星的走进了那垂花门。

    雕花木门外,林染和小夏正聊着天,有说有笑,老远的看见自己来了。顿时笑声戛然而止,纷纷和小鸡啄米一般点点头:“爷,万福”

    “你们主子呢?”为什么这么害怕他?他很恐怖吗?

    陆云齐疑惑中,便听到了里面传来“咔擦,咔擦”的响声,紧接着时苏溪的甜美声音:“你们磨蹭什么,快进来帮我”

    林染和小夏面面相觑,看了眼那自带冷气的高大人影,后者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下去。

    小姐,保重!自求多福~

    陆云齐踏进房间时,便看见了那一地的碎布条,诧异的挑挑眉。

    再绕过圆桌,撩起珠帘时便又听到那“咔擦”的声响,像是骨头错误的声音。

    难道……苏溪受伤了?

    一想到这个假设,他更是心急的直接跨进内室,却没有想象中的流血场面。

    而是视觉的巨大冲击,白毯上,小女人把自己拧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怪形状,**都绕过脖子架在了肩上,另一只手反转在身体的相反侧。

    她一张小脸通红,粉嫩无比,光洁的额头细汗淋漓。

    连高高盘起的青丝也被汗水临时,整个人如同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妩媚而妖艳。

    细长优美的脖颈下,精致的锁骨完美呈现,那仅仅被裹胸包住的雪白呼之欲出,她竟然只穿了裹胸和纨裤。

    该死的真是妖精转世再生!

    陆云齐只觉得多看一眼都是对自己的残忍,他的某处已经开始血液逆流,咆哮着,叫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