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如何抓住一个男人?
    “我与云齐在在清溪认识她时,便知道她的与众不同,是个有趣的人”

    只是,他始终晚了一步,她喜欢的人终究不是自己。

    “五弟喜欢她?要不要三哥帮你一把,反正只是定亲而已”

    若是能使陆云齐和周景生了嫌隙,那么这女子属于谁也不是那么重要了,三皇子心里一亮,看向周景的目光多了一丝考究。

    后者却是挑了挑眉,显得兴致缺缺“天下美人多的是,但是君子不夺人所爱。景,谢过三哥,不用了。”

    “如此,也罢!来,喝茶”

    苏溪这一路睡得极为熟,到家了也还是没有醒。

    陆云齐轻轻的抱过她,将马鞭丢给潇雨低声道:“你去准备点热水,轻一点”

    “是”

    等她醒来时,自己已经在床上了。窗外已经是黑蒙蒙一片,外间淡淡的烛光透过帘子折射进来,恍惚中赤脚下床。

    “咦,谁给我换了衣服?”

    素手拨开珠帘,轻碎的响声中伴随着另一道低沉动听的声音响起:“醒了?”

    苏溪闻声看去,案桌后,他正斜躺在那矮踏上,坐起身子看着他。那一双乌黑的凤眸带着些许温暖,苏溪被他那凝视看的脸上一红直觉的低头。

    “过来”

    “啊?”是叫她过去吗?苏溪眨了眨眼睛不解的询问。

    “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吗?”陆云齐闷声一笑,那张冷峻的容颜上酒窝乍现,看的苏溪小鹿乱撞。

    暗自骂着自己的定力如此之差,缓缓走向那男人,后者往里面缩了一些。将她抱在腿上,大手摸了摸她的长发,轻轻把发丝撩到耳朵后面。

    这才发现她的耳朵红红粉粉的,连脖子都是粉嫩一片。

    迎着这淡淡的灯光,如凝脂一般诱惑着自己。他目光深沉了几许,情难自矜的薄唇落在她的发上,温柔的问道“今天为什么哭?”

    难得见他如此温柔的一面,苏溪怔楞,手不安的抓住矮踏的扶手:“你不心疼我!”

    “这个怎么说?”他对她还不够好吗?他长那么大,见过的女人无数从没有哪一个像苏溪这样让他放在心尖尖的,舍不得受她一丝一毫的伤害。

    陆云齐挫败之余,想起了那崔兰之,她宁愿放弃侯爵夫人和崔家长女的高贵身份,抛夫弃女追随君白衣。不也是因为自己的忙碌和冷淡,可是,苏苏不一样。

    苏苏是他在生死一刻放在心上的人,他可没有这心怀忍受着她在别的男人怀中绽放。

    想到这个可能,陆云齐浑身僵硬了几许,一双狭长的凤目暗含着风暴似的漩涡,那揽住她腰肢的大手微微颤抖着。

    他在颤抖?是愤怒?还是害怕的表现?

    苏溪突然想起那崔氏,暗叹不好,自己怎么就提起这茬事情了?

    陆云齐这反应,很不像平时冷峻,城府极深的他。

    为了把话题拉回来,苏溪换了个姿势,把脸枕在他的腿上。拉过他温厚的大掌放在脸颊上想餍足的猫一般蹭了蹭。

    略带一丝撒娇和不满的道:“你竟然说只是喜欢我做的饭菜,这样不是把人家当成了做饭的烧火丫鬟了吗?我不满意,不满意。”

    陆云齐缓慢的抚摸着她白如梨花的小脸,滑腻冰凉的手感舒服不已。

    原来是这个原因,他不会说那些好听的话语,所以苏苏误会了吗?

    “傻丫头,没听过一句话吗?”

    他的目光灼热,含着几许期待和鼓励的意味。

    苏溪没由得傻了,像烟花爆开一般,心里五彩斑斓的只记得那时候他的目光,是那么明亮。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沙哑之余蛊惑着她,苏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要抓住一个男人,首先——抓住他的胃!”

    说话间,一个翻天覆地苏溪回神时,身上赫然多了一个重量。

    他的金冠被大手扯去,长发如瀑的落在她的手上,陆云齐整个人都是那么冷峻而桀骜的,就连发丝都是乌黑而粗硬。

    苏溪正感慨时,陆云齐嗲着宠溺的吻点点落在她秀洁的额头上。

    那轻然的一吻,却重重的落在她的心间,烙上专属于他的印记。

    苏溪眼眶湿润了几许,伸手抱住他的腰肢;“啊齐~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你的一举一动,每一句话都让我感同身受,是连带着灵魂都在燃烧的颤动着,要是没有她,待他如她?

    陆云齐满头大汗的抬起头,微微一笑,极度的忍耐让他疼得青筋暴起,薄唇微启,粗鲁的含着她圆润可爱的耳垂喘息道:“真想快点结婚!”

    “唔……冷静,来我们一起数羊!”

    感受到tui间那物的jian拔弩张的存在,苏溪整个人顿时红的像煮熟的虾子一般。

    圆睁杏目,曲长的睫毛投下一抹如扇的剪影,龇牙咧嘴的急切道。

    陆云齐哼了哼:“怕是你得数到自己睡过去。”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伴随着她甜美柔和的声音,陆云齐也闭上凤眸,渐渐的也冷静了下来。

    再睁开眼睛时,身下的苏溪果然又是睡着了!

    “这傻丫头……。真是哭笑不得”

    在临安的日子总是过的无忧无虑,有陆云齐宠着,苏溪不用考虑太多的杂事。

    除了想办法把京城中的铺子开起来,其他都不用她操心。

    “小姐,王妃给您下帖子了!”小夏拿着一封请柬高兴的跨入院门,台阶处,苏溪正百般惬意的吃着普通。

    用帕子擦了擦手,方才接过那红色烫金的请柬,上面印着端王府的徽章,一朵盛开的海棠华丽而热情。

    “小姐,要去吗?那送请柬的小厮就在门口等着回话呢!”

    苏溪点点头,将请柬放到石阶上“自然得去,小夏,你去给我准备一些鲜花,我要亲手做一份礼物送给母妃。”

    “小姐要做什么?”这个季节很多花都凋零了,又是北方,哪里有南方那么多的品种。

    “花露水!”

    啊?这个又是什么?小夏怔楞的呆在原地,怀着一堆疑问下去准备东西。

    ------题外话------

    本宝宝的厨艺,真是…不堪回首,所以,只能意淫一下女主是个厨房高手了

    大家可以积极发言,都喜欢什么菜系,我们云齐明天就吃这个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